“姑娘,你说……”

    看着她放在手边的银票,曾大娘虽满眼期待,对她后面的话还是忐忑。

    “我的条件很简单,以后面馆你们两老依然帮我经营,我还会抽空教你们几样拿手的菜品甚至提供酒水。除了面还可以经营其他,工钱我同样给你们开,按天算。老板娘可以跟老板商量商量,要是可能。跟之前的卖家退了,我这张银票就是你们的了。”

    林月凤淡笑说明。

    “这,姑娘,你稍等,容我跟我当家的商量商量。”

    曾大娘听她这么说,想这样不但在集镇继续有营生,她们多年的积攒不用动,又可营救儿子。

    虽然她的条件不错,但她还是对她说着去后台找自己男人商量。

    很快那老板过来。

    “姑娘,你真容许我们继续在这面馆做事?”

    媳妇说的条件,宋老板面带欣喜问。

    “是的,你们不但可以继续在这经营面馆,咱们还可以一起把这生意越做越大,我让你当掌柜。我虽有些钱却不懂经营,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这条件总比让他们回去租人田种的好。

    林月凤淡笑点头,再次问道。

    “姑娘,你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呀。如此我们两老就多谢姑娘了,这面馆我们卖你,以后我们一定惟姑娘马首是瞻。老婆子,快,咱一起给姑娘行礼。”

    宋老板看她这样,欣喜连道,招呼身边老伴两人对林月凤低身便拜。

    “别,快起来。宋伯,曾婶。我也只是出些钱,以后生意咱一起做,这还需要你们两位多担当。”

    看两人说着对自己低身便拜,林月凤及时扶起他们道。

    几人当时换了面馆房契。

    通过他们之间的寒暄,两老人也知道她现在还住在林家村,准备出来找房子过几天就带家人搬过来。

    宋伯听说她要找房,就说正好遇到个头,有人让他帮找人卖房子。

    “那敢情好,不知宋伯你说的房子怎样?我的要求不高,房子不用太大,要一进院的,三四个房间的就可以。只是价钱。”

    虽然林月凤想租房,但他这话,就想着要自己买下,住着就更安逸些。

    林月凤点头问着宋伯说的房子的大小和价钱。

    “那人去京城做买卖,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所以房子价钱不高五十两,也是一进院的,房间倒可以。”

    说到自己所知道的房子,宋伯倒是诚恳。

    “五十两。宋伯你可以带我去看下房子吗?”

    五十两不是小数目,但想着他说的条件,林月凤还是吃完最后的面,起身问着老人。

    得宋伯指引,她们一起到了他说的房子处。

    “不错,够大够宽敞。这房子我买了。”

    见了那家留下变卖的人,看着一进院宽大院子的院落。

    除了水水和爹娘他们每人可以得一间屋,还有一排厢房。

    院中还有些空地,可以种菜种花。

    林月凤开怀点头,旁边的厢房她可以整个打通,弄自己的草药甚至自己的研究。

    林月凤当时和宋伯一起和那人去衙门交了手续,换了房契。

    忙完这一切,天已过午。

    想着她和村中两位嫂子约好的时间,林月凤和宋伯扬手告别,向金掌柜所在的回春堂去。

    就在她快到回春堂所在那条街的拐角处。

    斜地中冲出个人。

    “你……”突然冲过来的人,林月凤敏捷扭身。

    看清挡住自己去路的人,神色一凌。

    青风一身狼狈,青色的衣服上布满尘土,细看还有点点血迹,加上他本冷清常年冰山一样的脸。

    双眼满带血丝就站在自己面前。

    林月凤对他的出现,迟疑只是瞬间,后退说着的同时伸手入怀。

    “别,林姑娘,你听我说。我来不是找你麻烦的,我只是想你救救我们主子。林姑娘。”

    看她说着伸手入怀,青风蹙眉,还是快速上前,按压着她的手急道。

    “活该,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

    他的上前,虽然他出声恳求,林月凤手中的银针还是扎上他的手,跟着闪开。

    看都不看他跟着黑脸,而他之前对自己伸出的手指,一根手指已肉眼般的速度迅速肿大。

    肿的跟旁边的手指积压在一起,林月凤凉凉说道,慢条斯理收好银针。

    “在下确实不该对姑娘唐突,但我家主子真的很危险。只要你能救他,我就是被你毒死也无悔。林姑娘,我求你了。”

    她的反映,青风气的脸色铁青。

    想主子和兄长特意交代自己的话,表情难堪,还是僵硬着脸说着,矮身跪下。

    “被我毒死都无怨悔?”

    林月凤秀眉微蹙,对这人对黑衣男的忠诚,甜笑反问。

    “恩。”

    她的话,青风神色虽为难,还是恭敬应道,低头跪下。

    “好吧,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

    林月凤不仅有些羡慕,但她还是淡笑说着,手腕一转,一枚发着绿芒的银针向他面门刺去。

    “随便,但我只希望我死后你可以帮我救我家主子。”

    看着她手中的锋芒离自己越来越近,青风表情有些凝重,在林月凤以为他会畏惧求饶时。

    他却突然出声,跟着闭眼,任由她手中的银针刺向自己。

    “你,你不是说毒死我吗?”

    青风以为自己会就此命丧黄泉时,哪知他闭眼等了半天。

    都没有疼痛也没有一点苦楚,除了之前被她扎的手指有些肿疼并没一点异样。

    狐疑睁眼,看着在自己跟着把玩着手中银针的女子,诧异问。

    “以你之前对我的不敬,我本该直接杀了你。只可惜,你这样一点还手的想法都没,还真没意思。”

    他的反映,林月凤吃吃低笑,收回银针。

    “那你答应,可是答应救我家主子了?”

    实在不明白这丫头心中到底想得什么。

    青风想着她的能耐,欣喜起身问。

    “要有好处也许我可以考虑,要没好处的话,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他的话,林月凤嫌弃瘪唇。

    这人心志到底有多高,怎么连反话都听不明。

    清淡一笑,虽然他周身狼狈,想着自己最爱的钱,林月凤还是凉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