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边安静下来,陈氏那边几人则满面愁容。

    “海儿,娘这真的帮不到你,我们都还要靠山子养着,你的情况娘真的没办法。”

    林王氏坐在凳上,大儿子才回来时的喜悦被浓浓的无奈和愁苦替代。

    想到他找自己说的事,林王氏心中则是哀怨,自己辛苦养大,疼如珍宝的儿子就这么不成器。

    孩子都快成家了,还每次回来都想问自己要钱。

    想着屋中自己存了那么多年的宝贝钱,她真的不忍心也没心情拿出来。

    “娘,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帮帮你孙子。要没有这些钱,铁柱他就会被人砍一只手。你老就忍心你唯一的孙子被人断手指吗?儿子求你了。娘。”

    林大海一身长衫,面带着少有的愁苦。

    听林王氏这么说,眼中闪现深深的烦躁和无奈,顿了下,还是起身看着她,说着,个大男人竟撩起衣摆对着林王氏跪求。

    “大海,你做什么?你,娘虽然积攒些钱,可那些钱总共加起来也不够十两呀,你要50两,娘上哪儿给你弄呀。”

    儿子这样,林王氏深深的无奈又辛酸。

    那些钱都是她的命,可孙子的情况,还是让她慌张扶着林大海的手道。

    虽然她这些年从林大山两人身上榨钱,但也就那么多,这可是五十两,就算她的钱都给他,也解不了急呀。

    “可人家说了,三天后必须交够,要不柱子,柱子的手就会被砍断。娘,儿子求你了,难道你真忍心让你唯一的孙子被人这么对待吗?”

    娘的为难。

    想林大山夫妇的能干,家中他们回来赶回来的驴车还有车上的东西。

    娘说没钱,林大海是不信。

    这不,虽清楚老娘的禀性,他还是满眼恳求向她哀求。

    “你这孩子,快起来,起来。娘真的没那么多钱。家中的车什么那是山子家的凤丫头买的,你让娘想想,娘想想。”

    林王氏表情难看,虽有些恨铁不成钢,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还是扶起他,说到这么多钱,蹙眉发愁。

    “娘,媳妇倒想起个件事。你听媳妇给你们说道说道。”

    陈氏对于丈夫带回来的消息同样犯愁。

    想儿子再不正干,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没想他竟去赌坊赌博。

    虽气的没法,想到对方的条件,终究是心疼。

    这不,看婆婆跟着发愁,突然想到个办法,低拉过几人低语。

    “这不妥,你让我想想,想想。”

    听媳妇说的办法,林王氏想都没想拒绝。

    虽然她偏袒心疼儿子,但她还是明白一点。

    要说出林大山的身份,更以她这么多么年对他的养育之恩做要挟,林大山也许真会给她钱。

    但这样下去以后她们两老恐怕就没这么轻松了。

    儿子媳妇的禀性,靠她们,她可真不敢想。

    时间就这样而过。

    一直到林老头煮好饭喊她吃饭,林王氏还是没想出个名堂。

    “这事别急,咱明天再想办法。”

    看着愁苦看着自己的儿子,林王氏心中恼火还是说着脱身而去。

    “你娘也就是个玩嘴的。真用到正道上一点用都没。”

    陈氏看她走开,想着好好的方法她,跟着起身不满说着林大海。

    “你个娘们你有办法你想这些钱呀?”

    林大海虽然无奈,陈氏的话让他不满说落,进去房间。

    这天晚上,饭后夜深了,林月凤正在屋中捣鼓自己的那些宝贝虫蛇。

    林苗苗他们所在的房子,靠后墙的窗户外,这天晚上响起轻微的敲窗声。

    三长两短。

    “苗苗,这是……”

    陈氏正和女儿坐在灯下,愁着儿子欠下人家的钱。

    看这声音响起,女儿跟着起身,及时拉住她的手低问。

    “是刘哥哥,我出去看看。”

    说到这暗号,林苗苗心中有些郁结。

    可想着刘书顺这时候来找自己,还是压低声音对母亲道,跟着去开窗。

    “等等,苗苗。你怎么这么糊涂,你个黄花大闺女,咱家虽然条件不怎么好,就你这条件,要找什么样的人不能找。他和林小红做出那样的事,到现在你还想着他。娘不许你去。”

    看女儿说着去开窗,想着那晚刘书顺和林小红做出的事。

    虽然她不清楚原委,但这一天村中人的议论,女儿虽被她及时带走,但刘书顺那样的人。

    虽然他是秀才郎,对他这时来找女儿,陈氏不满阻止她说落。

    “娘,我,我知道他和林小红的那档子事,可女儿对他。你就让我去见他一面吧。要过分女儿绝不再理他,也安心按你们的要求嫁人,好吗?娘。”

    母亲的阻拦,林苗苗表情有些黯然。

    纵然亲眼所见刘书顺和林小红在一起过,可内心多日的感情,她真的不甘。

    这不,说完,满眼哀求看着陈氏。

    “好吧。那你去见他一面。但苗苗,婚姻大事对女人来说毕竟是一辈子,娘希望你能慎重些。”

    女儿的心思,陈氏深深的无力。

    面对她充满哀求的目光,终究还是默许。

    心中也给自己安慰,就算刘书顺真跟那林小红之间有什么,只要她家女儿是明媒正娶,刘书顺以后考中举人或状元郎。

    女儿到时候也是大房,是大夫人,林小红终究还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

    这样一想,陈氏心也跟着变的好受些。

    “刘哥哥,你来了。有什么事?”

    得母亲默许,林苗苗看了眼另外间房中熟的正香的老爹。

    悄悄到窗边,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刘书顺狐疑低问。

    “苗苗,你爹娘都睡了吧?”

    想着和她住在一起的陈氏,还有晌午坐着村中车回来的林大海,刘书顺压低声音问。

    “我爹睡了,我娘还没睡。你找我有什么事?”

    说到屋内的爹娘,林苗苗压低声音回答。

    “我,你可不可以先出来下,我有事单独找你。我……”

    说到自己找她的目的,刘书顺有些汗颜,还是深情看着她低头不语。

    “这,好,你等下。”

    说到出去单独见他,林苗苗表情有些为难,可想着他和林小红的事,终究还是有些在意。

    这不,虽脸色不好应声,回去给陈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