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和水水你们喊爹他们出来卸东西,我有点事。”

    林月凤母女三人到了村,差不多天已黄昏。

    院门口,林月凤停下车,对刘氏和水水交代,抬脚而去。

    “凤,这丫头,水水,看着点东西,娘这就喊你爹,山子,快出来拿东西。”

    刘氏摇头轻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对水水交代,当先到门前边推着门同时对屋内的林大山呼喊。

    “来了。”

    林大山应声出来。

    刘氏和他一起很快把东西拿回去。

    “凤儿呢。”

    车放好,驴子也拴好,林大山这才发现大女儿没在,狐疑问。

    “她说出去有点事,大哥回来了。可是回来商量分家的?”

    刘氏说着,听陈氏那边屋中有林大海的声音。

    对这可有些日子没回来过的大伯子,想丈夫和女儿回来说他坑蒙丈夫打猎所卖猎物的钱。

    对这人她没什么好看法,想他这时回来狐疑问。

    “不知道。晚饭后再说。”

    说到大哥,林大山黯然轻叹,两人一起回房。

    林月凤直接到了刘书顺家。

    “刘书顺,你给我出来,出来……”

    想到这混蛋男人在集镇找人对付自己,林月凤就恨不得阉了他。

    但她还是强忍怒意,上前拍着刘家的门呼喊。

    她这么一喊,当时就引起那些黄昏没事在村中路树下乘凉的妇人的注意。

    “这老林家的丫头可真厚脸,人家都跟她退亲,又做出那样的事,她又找上门来了……”

    “可不是,你说这老林家丫头长相不错,怎么就一直这么想不开,非要吊在这名为秀才其实却人品低下的刘书顺身上呢?”

    ……

    “谁呀,林月凤,你来做什么?”

    一边人的议论指点,林月凤全无理会,只是用力的拍着门。

    就在她快发火抬脚把眼前的门揣开时,眼前的朱漆门被人从里打开。

    刘书顺开门,看到眼前的她,一想到她前一天算计自己的种种,加上一大早村中传着关于他和林苗苗,林小红的种种,脸色阴沉问。

    “看来昨天我离开时的话你真忘记了。要退婚我成全你们,但五十两一个字都不能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你在村中做的那些事,你说我要是传到你读书的学院,你们山长会怎么想你?”

    看刘书顺看到自己满脸怒意,却因忌惮自己敢怒不敢言。

    林月凤吃吃低笑,明明是敲诈的话,却说的跟人谈论天气样轻松闲适。

    “你……”

    刘书顺看她还真问自己要钱,想村中传得沸沸扬扬的议论,恨的俊脸含青。

    “你别急,本来我今天已去了集镇,但想着你们刘家和我们林家毕竟一个村,所以我才决定回来再给你最后个机会。”

    看刘书顺含恨带怒,林月凤笑的更是甜美可人。

    明明是自己要挟人家,却说得自己多宽宏大量的样子。

    看刘书顺那张脸更加阴沉,拳头都攥在一起,毫不在意他对自己的愤怒和憎恨,再次提醒,还娇嗔推了把他笑问。

    “钱尽快给我凑齐,我也好给你休书退婚,从此咱两各不相欠。以后你跟谁在一起也不会有人再对你说三道四,我这可都是为你着想,刘哥哥,你说呢?”

    “你,你……”

    眼前的女子,笑颜如花,甜美可人。

    可做的事说出的话,刘书顺只觉得周身血液都要冲破脑门,放在身侧的拳头紧攥。

    又气又怒,蹩得他心窝子疼。

    怎么有人会这样没脸没皮,明明是她算计自己,还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倒说得跟他多亲近多为他着想的样子。

    双唇颤抖,手指轻颤,刘书顺指着她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你这样生气被人看到可不好,那边的那些八婆可看着呢。记得你好象说过,好聚好散,对谁都好。这样的折腾反正丢的是你的人不是我。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凑不到钱,我就去集镇告诉你们山长……”

    刘书顺咬牙切齿却说不出话的样子,林月凤脸上笑容更深。

    算计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被人算计的结果。

    淡笑,拍下他颤抖指着自己的手,说着,后面故意打住。

    “你……”

    她的话,刘书顺更是感觉胸口沉闷,一口老血在喉。

    “三天后我一定把休书写的完好无缺,保证对你的名声没半点影响。走了。”

    不理会他渐渐变的铁青的脸色,林月凤毫无所觉交代,转身而去。

    “林月凤,你……噗……”

    直到她离开,刘书顺才反映过来,咬牙怒道,对着眼前吐出一口血。

    “顺儿,你怎样了?顺儿,快回去,回去……”

    林月凤离开不久就听到身后刘书顺吐血还有刘夫人慌张的惊问声。

    想自己做的手脚,唇边邪气微扬。

    算计她还嫌弃她,她要不给他送份大礼,她林月凤就倒着写。

    林月凤进屋,林大山看她回来。

    想她们去集镇后他去做的事,看女儿的样子没受丝毫影响,对那刘书顺也不怎样,但他还是决定告诉她一声。

    “凤儿,回来了,刘书顺和你的亲事,爹给你退了。”

    “退就退了。你们在做什么?有事情?”

    对自己和刘书顺的关系,林月凤淡淡回应,看爹娘都神色怪异看着自己,坐下来问。

    “你大伯回来了,爹想去问下看他是否答应分家。”

    想自晌午回来就钻进自己房中的大哥林大海,后来娘林王氏也过去,几人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虽不知他们到底在商量什么,林大山还是看了下外面坐在院中抽着旱烟的老爹林老头,提说着这件事。

    “明天吧,明天找村正来说说。不成的话咱过两天就去集镇。这个家没什么好稀罕的。”

    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实在想不到林王氏跟她那儿子媳妇能有什么好说的。

    看林老头只是坐在那满怀心事闷头抽着烟,林月凤沉吟了下对林大山道。

    她可不认为那些人会轻易答应跟他们分家,但那些人她真的没心情理会她们。

    不想让那些人搅了兴致,林月凤看向老爹道。

    “也好。”

    女儿的话,林大山虽失落还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