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过以娘的手艺,我想我们还是去下曹氏绣楼看下,娘,你说呢?”

    虽然她不想让她再继续操劳,看刘氏充满期待的眸子,林月凤有些不忍心拒绝。

    点头应许,想着娘刘氏的手艺,实在不明白娘明明手艺不赖怎么不去好的地方非留在那小绣坊,林月凤还是对刘氏建议。

    “这,曹氏绣坊人家那要求那么高,娘只会些皮毛,这样去,合适吗?”

    说到曹氏绣坊,刘氏表情有些尴尬。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之前的绣楼你每天那么辛苦,绣那么多东西才得一点点钱。我看你的绣工在那些绣品中可是上品,老板想给也给不出高价钱。我们可以去问下,人家上,这工钱也会多出很多,走了。坐好了,我们这就去曹氏绣坊。”

    刘氏的话,林月凤不理解道,招呼车后的她和水水,打驴而去。

    “凤……”

    女儿的坚持,刘氏忐忑出声。

    “娘,其实娘的手艺比之前绣楼中的人好多多了,为什么不去更好点的绣坊呢?”

    就在刘氏焦虑寻思着要阻拦林月凤时,水水拽上刘氏的手撒娇摇晃问,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她。

    “这,好吧。那咱去看看也成。”

    小女儿的不解和直问,刘氏紧咬唇瓣虽为难,还是点头默许,但那紧攥的手还有紧锁的眉头,还是显出她心中的紧张和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