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金掌柜的回春堂,林月凤直向之前给自己打制暗器和防身小玩意常用医学器材的铁匠铺去。

    铁匠铺掌柜的也是那儿的打铁的,姓贺。

    所以一到那铁匠铺,林月凤就对贺铁匠打着招呼。

    “贺大叔,正忙着呀。我上次让你打制的东西,打制的怎么样了?”

    “哦,林姑娘来了,你那些东西我打制了些,还有几样没打制好。你先看看。”

    她的招呼,贺铁匠抬头看眼前是个一身粉衣,只用一支竹簪别在头上,长相俏丽不俗的女子。

    有些呆楞,瞬间想到她是谁。

    放下手中正打的东西,对她招呼,带着她入内。

    “这些打制的还不错,边角都很精致。还有几样继续帮我打着。反正不急,慢慢来。”

    随他入内,通红的火炉边,林月凤接过他递过来打制好的零部件。

    想着自己之前拿过来画好的那些东西,看着满意点头交代。

    “好。”

    贺掌柜看她这样,爽快应道,两人商定,10天后林月凤来取剩下的东西。

    从贺掌柜那儿出来,想到如需做手术要用的线,还有输液用的管什么,她转身找了宋奎。

    宋奎本忌惮她,听她并不是来找事的,反而有求自己,而且还给自己价钱不低,倒是接下她交代的活。

    交代了他们制作自己所需要的手术线还有输液所需要的东西,应有的步骤和方子。

    得他拍着胸口保证说尽量给她弄好,林月凤这才满意笑拍了拍他的肩头离开。

    回春堂的时候,街上顺便买了些点心,果子,还有两串糖葫芦和两个糖人回到回春堂。

    “炎西,水水,看姐姐给你们买了什么好东西。”

    一进门,她就对着里面明显玩开来的两小家伙呼喊。

    “姐姐,好多好吃的,炎西,来,你也一个。”

    水水好不容易有玩伴,见她买了一包好吃的回来,欢喜接过来,拿过林月凤递给自己的糖葫芦自己一根也给金炎西一个。

    “好甜,谢谢姐姐。”

    金炎西虽有些羞赧,还是接过水水递给自己的糖葫芦,舔了口,大着胆子向林月凤道谢。

    “慢慢吃,这些都是你们的。”

    抚了抚两人的脑袋,林月凤又给他们每人一根糖人,这才走向屋内。

    “凤儿,你回来了,刚才金掌柜交代你办的事都办好了?”

    刘氏正在金掌柜在回春堂简易的灶台边烧水。

    看她回来,虽不知她能为人家金掌柜办什么事,还是抬头笑问着她。

    “好了,那这样,我们也该走了,金爷爷,这是一些点心,留些给小炎西。我和我娘,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林月凤看了眼一边的金掌柜,对他对自己的掩护感激点头,手中特意分开来给小炎西的点心交给了金掌柜。

    “这丫头,你娘到我这还帮我烧水忙,你这破费什么。好,好,我收下,收下就是。那小老儿我就不挽留你们了。水水,你娘和姐姐要离开了。”

    林月凤的客气,金掌柜接过她手中递过来的糕点盒,嗔笑推却,

    看刘氏和她一起坚持,这才收下,送着他们到院中,同时招呼一边正和孙子一起玩耍的水水。

    “爷爷,我不嘛。炎西还想水水姐姐陪我玩,你是不知道水水姐虽跟我年纪相当却什么都知道。我要跟水水姐玩嘛。”

    金掌柜的叫嚷,小炎西虽跟着水水过来。

    听水水要走,当时就不依拽着爷爷的手撒娇阻挠。

    “炎西乖,姐姐有时间再来陪你玩。我娘和我姐要回去了,不然我们回家天都黑了。”

    小炎西的不满,同样少有玩伴加上天热一路跑过来的水水,通红着一张小脸安抚炎西,小大人样劝着他。

    “好,那你要答应我,下次再来集镇一定要来找我玩,我还要听你说你们村中有趣的事。”

    炎西得水水宽慰,虽不舍还是拉着她的手,两小家伙还互相按了手指口头发誓后,这才依依不舍互相挥手告别。

    “走了,下集还带你来见炎西,等过些日子,姐就带爹娘和你一起到集镇住,到时候你就可以经常和他在一起玩。”

    看妹妹少有和人难分难解的神色,林月凤和刘氏一人拉着她的手。

    对这两人难得的情谊,林月凤轻笑看着她。

    “是吗?过些日子,咱就一起到集镇来住?”

    水水本来有些不舍,听姐说以后带他们来集镇住,满脸欣喜更多的是开怀问。

    “恩,姐答应你。娘,我们买些东西再回家吧。”

    水水满是欢颜的笑脸,林月凤没提东西的手点着她的小俏鼻子,对刘氏说着,母女三和金掌柜祖孙挥手告别。

    “凤儿,你真要过些日子带我们和你爹一起到集镇上住?”

    刘氏和水水之前样坐在车后,林月凤坐在车前赶车。

    想着她安抚水水的话又想着她之前和林王氏说的那些话,刘氏狐疑不置信问。

    “恩,我们以后住在集镇,就你和爹我们共同努力,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爹要担心爷奶的话,我们可以过节的时候买些东西回去看下他们。这样分开住也安生些,娘,你认为呢?”

    刘氏的狐疑,林月凤沉着点头,说着心中的打算也是自己的决定。

    “恩。娘支持你,这样也省得那么多麻烦事。娘就怕你爹舍不得你爷。”

    女儿的坚决,刘氏想了下点头附和,说到自家男人的心思为难提醒。

    “爹要舍不得爷,咱也可以经常接爷爷跟我们一起住。至于交租什么的,我可以在离开前和村正商量提前支付。好了,先不想这些,这天真的好热,我们在这喝碗茶再走。”

    说到自己那老爹,林月凤有些无力。

    还是向娘安抚,说着不经意看向一边,当发现正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后面跟着她们,看她扭头,连忙扭身装模做样看着一边街边的摊子上的东西。

    对这陌名的跟踪者,林月凤心头暗笑:又有皮痒的来找死来了。

    面上却不动声色看向刘氏,母女三人就这么拿着包袱到了一边的茶炉处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