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林月凤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好好的不能动,你这个魔鬼……”

    林苗苗看她这么离开,而自己想离开,却动都不能动。

    这种好象被鬼魂附体的惊秫感,让她脸色煞白,周身血液都快凝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颤声发问。

    可她后面的话没说完,本转身要离开的林月凤扭身。

    “不想死你大可以继续再给我嚷嚷,我不介意变成魔鬼,让你生不如死……”

    林月凤的手快如闪电掐上林苗苗的脖子,表面看两人靠得很近,就像搂在一起。

    可她对着林苗苗耳边说着的话,让林苗苗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知道错了?就好好在院中反思反思,两个时辰你自可恢复自由。”

    看林苗苗真切被自己震慑住,林月凤这才放开她。

    回身进屋,对房中担心她还没睡的林大山道,伸着懒腰回房。

    “我,我……”林苗苗想动不能动,只有眼带企求又惧怕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僵站在那。

    “真是个傻丫头,你再有气跟她置能得什么好处?这么晚了,站外面做什么,走呀,快跟娘回屋睡觉。”

    满肚子埋怨的陈氏,看说女儿不听她反而出外找林月凤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