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怎样?打我也是骂我?刘书顺你给我听好了,就你这样的人渣,给姑娘我提鞋都不配,还秀才郎,我呸,山野村夫都不如,山野村夫还知道廉耻,你却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尽了。大家伙说呢?”

    刘书顺指着林月凤的鼻子话还没说完,林月凤出手抓住他的手腕。

    看都不看他因自己这么一扭,俊脸煞白额上冷汗直冒的样子,低对他交代,说完,用力推开他,看向周围的人问。

    她这么一推,刘书顺身影踉跄后退,他本就没穿稳的衣服跟着滑落,而他身边守护的林小红整个裸露在大家眼前。

    “顺哥哥,我,我……”

    林小红整个暴露在众人面前,惊叫出声,慌张抓起身边还没穿好的衣服,抱着凑近刘书顺哀怨道。

    “小红别怕,好,林月凤我答应你。今夜的事你最好别给我透漏半句,要不我早晚有你好看。”

    刘书顺慌张起身用光着的上身为她遮挡春光,咬牙说着,拉着林小红向人群外挤。

    “走什么走,一男一女做出这样的事,被人抓显形还有理了……”

    “可不是,还秀才郎,读书人的脸都被他给丢尽了……”

    “谁说不是,为了退亲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看他别说还有秀才名声,就这样的行为,参加秋季的考试都没资格……”

    ……

    随两人挤向人群,猪头三这些人推搡议论指点着,更有登徒子,说着的同时在林小红身上揩油。

    “你们这些混蛋,别碰她,别碰她……”

    刘书顺听到身边林小红的惊呼和尖叫,再看猪头三为首的这些人不讲理向他们拥来,不但拽扯他,还跟着拽扯林小红甚至在她身上揩油。

    这情形骇的刘书顺尖叫连连。

    “爹,我们走吧,明天我们去刘家退亲。”

    看刘书顺和林小红在猪头三这些人的推搡中连连躲闪又惊叫的狼狈样,林月凤邪气一笑,扭头对身边林大山道,抬脚而去。

    “凤儿,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伤神,不过这样不会出人命吧?”

    林大山跟着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

    虽不明白女儿到底什么想法,但他还是心疼宽慰,听着身后他们离开,猪头三那些人的嬉笑声还有刘书顺和林小红带哭求饶的声音,担忧问。

    “如真出事,只能怪他们自己想不开。回去吧。”

    想本尊可是被刘书顺和林苗苗几人陷害被用棍子敲的丧了命。

    刘书顺遭受现在的戏谑这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一边田塍上村中的人听到这动静跟着过来。

    虽不清楚到来的是什么人,林月凤却知道刘书成和林小红这样一闹,他刘书顺的秀才郎形象将大大折扣,而林小红的名声也好不到哪。

    她本就交代过猪头三,让他阻拦住他们起哄,要真是他们心理承受力量差,这也怪不得她。

    回到路上,想当时在身后敲晕自己可能的人选,林月凤沉默了。

    林苗苗,这个和自己有着血亲关系的白莲花,她要怎么处置?

    “也是他自己活该,不过你苗苗姐她又是怎么回事?她不会也喜欢那刘书顺吧?”

    林大山想女儿当时被人说落,各种有色眼光的注视和议论。

    眼下刘书顺被人议论和指点,只能算他活该。

    想到另外个在这场合出现的人,虽猜测,还是不置信问。

    “不知道,但最好她以后老实些,如果她们再背后给我搞什么事,我绝不会对她们客气。回去吧,夜深了。”

    只是猜测,所以林大山的询问,林月凤轻叹摇头。

    林苗苗和刘书顺的奸情她早知道,而当时身后打自己闷棍的人,没有证据,她还真不好说。

    只希望今晚的事后她能安分些,若她再搞什么幺蛾子,她绝对不会再对她们母女客气。

    父女两回到了家。

    “林月凤,你个贱丫头,你早知道刘书顺和林小红约会,却给我捎信让我去丢人,你……”

    林月凤刚回到院中,眼前突然冲过来个人。

    林苗苗满脸怒意,说着出手向她脸上抽来。

    “做什么?”

    林大山走在后面看林苗苗冲上来,对爱女说着抬手就朝爱女脸上挥来,想都没想,冷喝着上前阻拦。

    可林月凤比他动作更快,先一步抓住林苗苗挥向自己的手腕。

    “爹,这是我们小女儿家的事,交我们处理就好。你先回去吧。”

    及时出手拦住老爹,林月凤对他交代。

    看林大山虽担忧还是回去,这才一把扯过手腕被自己抓到难动分豪的林苗苗,把她整个人扯到一边角落处。

    “林月凤,你个野蛮人,你放开我。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用蛮力我就怕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为何要这么毁掉刘哥哥,你这是……”

    林月凤虽被陈氏带着回来,一想到刘书顺现在的身份,这要是今晚的事被好事者传出去。

    他这一辈子就毁了。

    想着心仪的男人,心仪的秀才夫人,林苗苗虽手腕被捏着,另一只空出的手还是不客气向林月凤挥着低骂。

    “跟我动手前你先掂量下自己多少能耐。林苗苗你给我听好了。别以为你平时安分老实,就什么事都没。你和刘书顺的那档子事,还有你和他为了让我有个正当的理由被退婚做出的那些勾当,我可一五一十都知道。”

    可她挥来的手,林月凤轻松一抓再次抓上她的手。

    一手抓着她两手,另外只手很不客气对着她肩头一拳。

    捶的林苗苗闷哼出声,也让她整个人彻底安静下来。

    林月凤这才嫌弃放开她的手,抬手抓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正视自己,轻启唇瓣,俏鼻几乎抵着她因周身不能动惊骇痴呆圆睁着双目的脸,一字一句道。

    “咱们是一家人,我不想怎样,如你再过分,就不要怪我不念血脉亲情。我会像捏死只蚂蚁样捏死你,甚至能让你死都不知怎么死。不要以为你背着我搞的哪些事我都不知道,我可都一一记着呢。”

    说完,对着她肩头又是一拍,拍的林苗痛呼出声,几乎要吐出血来,她才轻笑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