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顺,你个混蛋,你怎么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

    他们入内,就看到幽暗的月光下林苗苗沉痛看着眼前正抱在一起的一对男女。

    刘书顺下身只着一条短裤,上身披着件衣服,怀中紧抱着个人。

    虽然那人没抬头,林月凤却看得真切,那人应该是没来得及穿衣服,趴在刘书顺怀中,怀中抱着一堆衣服。

    “刘秀才这……”

    林月凤看到,她身边的林大山也看得真切。

    看刘书顺林苗苗还有另外个女子这样,震惊的说不出话。

    “爹,你冷静,看好戏就成。”

    看这爹先是一惊,接着起身,林月凤及时抓住他的手提醒,父女两就这么躲在草丛中看着这一切。

    “苗苗,你听我说,小红你去穿衣服,快……”

    林苗苗的责怪和质问,刘书顺脸上尴尬,想着是大晚上除了他们没什么别的人。

    就这么穿着短裤伸手向林苗苗安抚,同时低对怀中女子交代。

    林小红被他护着到一边草丛中穿衣服。

    林苗苗冷眼看着这一切,想自己这些天对他的痴情,换来的是这样的对待。

    又怎能忍下这口气,一把推开挡在自己眼前的刘书顺,转身朝他身后侧草丛中正穿衣服的女子而去。

    “林小红,你个贱人,你明知道刘书顺和我是一对你却勾引他,你个贱人,我打死你……”

    林苗苗对刘书顺又怨又气,虽听他对自己连连道歉,看他对他身后的女子那么呵护。

    女人妒忌起来也是疯狂。

    这不,冲上前一把抓住刚穿好内衫的女子,看到是林小红,发狂向她挥舞着拳头同时向对方的脸抓去。

    “你……”

    林小红意外又愤恨,让她就这么忍受林苗苗的漫骂和捶打也绝不是她的作风。

    这不,两女子很快扭打成一团。

    “你们,你们……”

    刘书顺看如此,神色虽慌张无奈,转瞬就冷静下来,匆匆穿着衣服向林外冲。

    没走几步,就被几个打着火把的人拦个正着。

    早听了林月凤交代等候多时的猪头三带着一帮人打着火把到前。

    “这是,刘秀才,这两女子是……”

    猪头三虽意外,还是招手让自己带来的那帮人围上几人。

    好奇宝宝样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火把光掩映下的三人。

    “你个贱人……”

    “你才是贱人……”

    刘书顺被围上也被追问,人群中正发火抽着对方的林苗苗林小红还不知原委的抓着彼此的头发干着架。

    “这是……女孩子家家,这样成何体统?”

    “可不是,你说,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衣衫不整,衣服都没穿齐的站在一帮大老爷爷们跟前还这么不知廉耻……”

    ……

    周围跟着响起的话,让林苗苗赫然回神。

    “你个贱蹄子,都是你,都是你……我……”

    意识到自己胸口的衣服被林小红抓扯到一边,露出大半个白嫩的胸口。

    虽然林小红比自己还狼狈,只着个肚兜和垫裤,那肚兜一边的带子也被自己扯断。

    林苗苗还是慌张放开林小红,脸色铁青漫骂转身整理自己的衣服。

    这一转身才发现周围都是人。

    又窘又羞愧,干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坐在地上,趁哭着的同时整理自己的衣服。

    “啊,顺子哥,这些人,这些人……”

    林小红先是得意,想着她放手自己可以放开手脚对她捞回一程。

    猛然惊厥周围不一样,意识到周围都是人,听着耳边那些不堪入耳的议论和指点。

    想着身上的穿着,惊恐人群中看,当看到一边被猪头三截上的刘书顺,想都没想,冲上前,拽过他披在肩上的长衫就向自己身上套。

    “不像话,真的太不像话了。也难怪人家凤丫头那么嫌弃他……”

    “可不是,你说堂堂秀才爷爷做出这样的事,这不是有辱读书人的斯文吗?”

    “谁说不是……”

    三人的反映,虽然他们及时遮掩,但三人之间的种种还是被大家看得清楚。

    有人当时就指着圈中的他们议论指点起来。

    不是说着刘书顺的种种,就是说着林苗苗和林小红的不是。

    林月凤这才拉着老爹缓缓出来人群。。

    “这是,大山家的凤儿来了。就看这丫头怎么处理?”

    随林月凤出现,众人再次低声议论起来。

    “哟,秀才爷这是玩双飞呀。一个姑娘不够还两个。这就是秀才爷跟我退亲的原由吗?”

    虽然林小红和林苗苗低头站那。

    林月凤还是陪着林大山入内,扫视了眼刘书顺身边的两女,轻佻笑问。

    “我,你……”

    刘书顺虽不清楚自己和小红约会的事怎么传出去,不但惹的林苗苗发现到来,就连猪头三和他们都到来。

    被人这么指点议论,刘书顺俊脸一阵青红皂白,想反驳却说不出什么。

    两女子之前的打闹争吵,还有刚才的事,他想解释已解释不了。

    “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你敢说你不是因为这两人才跟我退亲的吗?苗苗姐好象之前就告诉了我,就连我之前在山上被人发现和猪头三先后出现在山上都是你的计谋,是也不是?”

    想刘书顺这渣人对自己的算计,看他被众人围着狼狈不堪的样子。

    再想着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林月凤抱臂清冷看着他问。

    “你,我……”

    刘书顺被她这么问,脸色更是煞白。

    他到秋季可是要去参加考的,这件事传扬出去对他的资格就有影响,要是这丫头的事也牵连进去,他是再也别想去考试了。

    “不是的,不是的……”

    刘书顺的为难和支吾,林苗苗虽然恼恨刘书顺对自己的背叛,想着这样下去的后果,连声反驳。

    虽然亲眼见到刘书顺做出这样的事,但这件事要是自己说出去,他和自己还有机会吗?

    “不是?那苗苗姐你告诉我,不是他是谁?我当时在山上的时候可是看到你就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不是他,难道是你?为了这么个男人,你就在山上用棍子打晕我算计我这个堂妹,你……”

    林苗苗的话,想着之前自己调查想明白的事。

    虽然只是猜测,林月凤还是看向林苗苗一字一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