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敢给我乱叫乱骂或是再给我惹事,我不介意让你永远发不出声来。”

    林月凤看林王氏被自己卸了下巴,嘴巴合不住,嘴里还呜里哇拉鬼叫着,更过分的叫着还硬着脖子向自己不怕死的冲来。

    林月凤出手,毫无怜惜掐上她的下巴,清冷如冰的眸子看着被她按压在墙上的林王氏低道。

    这老东西,她真想弄死她。

    “你,你……”

    看着眼前的她阴冷如鬼魅毫不感情和温度的眸子,下巴好象整个要掉下来的疼痛,让林王氏额上甚至周身大汗跟着涌出。

    只能嘴巴微张着,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后怕道。

    “最好以后都给我安分些,要不我会让你死的人不知鬼不觉。”

    看幽暗的灯光下被自己按压在墙上的林王氏嘴巴微张,满眼惊恐看着自己。

    林月凤另外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压低声音警告。

    “呜,呜……”

    她这话,林王氏惊恐摇头,挣扎后退,却被她捏着下巴,疼的呜咽出声。

    “喀嚓……”

    看震慑住她,林月凤甜甜一笑,一手抓着她下巴,一手用力一抬,把她给自己卸下的下巴归位。

    林王氏跟着惨叫出声。

    “凤儿,快些住手……”

    这声惨叫,正屋中本就忐忑的林大山,再难平静。

    几步冲到门前,看着正靠在一起她们两提醒。

    “给我记清楚了,要不我随时可以弄死你。奶奶,没事吧?看你这么大岁数,还这么不小心。放心了,我跟奶说事呢,她已经明白了。快些回去吧,奶,你跑那么快干吗?”

    身后老爹担忧的低呼,林月凤心底无声轻叹。

    再次拍了拍林王氏的脸低身提醒,同时高声说着让林大山放心的话。

    看林王氏听自己说让她回去,整个没命样而走,很无聊后面提醒,唇边却带着怎么看怎么都不厚道的甜笑。

    卸了她的下巴再装上,算是给她再一次的警告,要是她再过分,她真的不介意让她以后当个活死人。

    这不,看林王氏跟自己是猛兽厉鬼样拔腿而走,别说再进屋恶心他们争吃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林月凤这才扭身,脸带甜笑问着老爹,同时挽上他的手臂撒娇嗔问。

    “爹,干吗呢?不管怎样她都是我奶奶,我只是给她提醒了下之前的事而已。你不会认为我真对她怎样吧?”

    “你这丫头,爹只是想提醒你下,不管怎样她都是你奶。”

    女儿的撒娇反问,林大山尴尬轻笑。

    那样的娘,他真的很无奈,但女儿真要对她跟她对待其他人样对她,他终究是不忍心。

    想林王氏能快速而走,身影也没什么反常,林大山心头的石头这才跟着落了地。

    而林王氏虽仓皇回去,想着那丫头的狠劲,虽然哀怨的不成,却也只敢拿林老头发几句火泄愤。

    “苗苗姐,你出来下,我有事找你。”

    晚饭后,想着刘书顺和林小红说着晚上去村头小树林约会的事。

    林月凤也不知道这时候是否错过两人约会的时间,还是到了林苗苗他们所住的房门口,轻敲他们的房门道。

    “林月凤,有什么事你就说。”

    林苗苗听外面林月凤的话,虽纳闷还是不情愿出来拉开门道。

    “林苗苗,我想我之前的话说的很清楚了,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还要住在这里。但今天你的态度,如果再有这么次,我不介意履行之前的协议,赶你们出去。”

    看林苗苗还给自己脸色,林月凤清冷抱臂不客气警告。

    “有事就说。”

    她的话和眼神,林苗苗咬了咬唇,虽然心中不悦,终究咬牙服软。

    “我今天从山上回来的时候,无意看到刘书顺和林小红在一起,他们还说今晚在村头的小树林边约会,我也是看在你对他痴情一片的份上,好心告诉你。当然,你要不相信大可当我什么都没说。”

    对于林苗苗话服心不服的态度,林月凤不想跟她纠缠。

    淡看着她,说完抱臂回屋。

    “林……难道刘哥哥真的背叛了我?”

    林月凤的话,林苗苗想刘书顺看到自己满是深情的目光。

    本要反驳,可一想到,刘书顺每次面对自己的不尽兴,终究是没了平静的心。

    果然林月凤刚回屋不久,她就听到林苗苗和陈氏的低语声,接着是林苗苗出去开院门的声音。

    “爹娘,苗苗姐这大晚上出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想着等下有的好戏,林月凤回屋,看爹坐在外间,娘刘氏陪着她,好奇宝宝的样子问。

    “她有什么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女儿对林苗苗突然的在意,林大山不解看了她一眼反问。

    “不知道,我就怕她和奶奶又想着什么算计我们。娘爹,你们在家,我出去看看。如果她再不安分,我们家绝不容许她们再继续住下去。”

    林月凤不好明说,一副无奈的表情轻叹说着,起身向外。

    “这丫头。秀兰,你和水水在家,我跟着她去看看。”

    虽然女儿变化很大,可一想到陈氏那对母女的心思。

    林大山还是有些不放心,对刘氏说着,跟着出了门。

    “那丫头去哪了?”

    院门口,林大山看着刚出门口的林月凤问。

    “跟我走。”

    林月凤虽然眼前早没林苗苗的身影,还是低对身边老爹道,父女两就这么跟着去了村头小树林。

    “凤儿,你是不是看错了,这大晚上的,那丫头到这做什么?”

    树林边,林大山看女儿停在树林边。

    虽然女儿不一样,他也坚信女儿有武功,可想着大晚上的林苗苗一个姑娘家到这地方,这地方比较偏僻,距离村头还有段距离。

    林大山心中不由泛嘀咕。

    “等着就是。爹,你听,里面有动静。我们去看看。”

    本还担忧着是否错过他们约会的时间,没想林月凤竖着耳朵听,倒真的听到林中有争吵声。

    其中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她听得清楚,不是林苗苗又是谁。

    想着可能上演的好事,林月凤招呼老爹,和他一起猫着腰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