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三怎么给这丫头拉人?”

    “可不是,村中谁不知道猪头三是个难对付的,那蛮横劲可是发火就拿杀猪刀的,如今却听这丫头的支配。”

    “是呀,只不过那木筏上的两人是谁?被猪头三拉着……”

    “这……”

    因猪头三含怨几乎想杀人的怒意难以发泄,树下几个妇人看他满头大汗,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打湿,凶神恶煞却被林家丫头哟三喝四的样子。

    虽茫然,面对猪头三几要杀人的目光,终究是没胆量问半句。

    这么几人以这样奇葩的形象到了林月凤家。

    “开门,娘,水水,我回来了,开门。”

    林月凤上前拍门。

    “姐,娘,是姐回来了。”

    水水听到她的声音,欢呼上前,同时喊着屋内的刘氏。

    母女两一起开门。

    “凤儿,这是怎的了?猪头三,你们,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刘氏看闺女在前,猪头三满头大汗粗喘快没了命的跟着她,他身后肩上还有个用藤条做的木筏,上面躺着两个人。

    狐疑看向闺女。

    “我,我,我……”猪头三这一路真的累坏了。

    大热的天,虽然日头已偏西,但他什么时候干过这样的苦力活。

    刘氏的询问,他连喘想说,终究因太累,眼前一黑,“扑通”昏了过去。

    “猪头三,这是怎的了?凤儿,这两人是……”

    媳妇和水水在门口和大女儿之间的话。

    林大山上前,当看到猪头三犹如一根断了桩的木头载倒在自己家门口,靠着他家的门框呼呼大睡,还发出粗重的鼾声。

    虽无奈,对另外两人则好奇问着女儿。

    “这就要问我奶奶和林苗苗了。我奶和林苗苗她们人呢?”

    看猪头三帮自己拉这么两个人就累成这副样子,林月凤嫌弃踢了踢他,让老爹拉开他,说到另外两人,语气不悦问着林王氏和林苗苗。

    “你奶和苗苗她们没在家,好象说晌午天热睡不着出去乘凉了。凤儿,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老头也被门口的吵嚷声惊醒。

    披着件褂子出来,看林月凤脸上让他陌生又心惊的寒意。

    想自家那糊涂婆子曾在自己跟前说的那些话,心惊颤问。

    “爹娘,不是凤儿我今天混帐,是那老东西根本不是东西。你说她整个抱着钱有什么用?为了那点钱,她竟做出这样的事。娘,你帮我端盆水来……”

    说到林王氏对自己做的事,林月凤心头不仅有火,更有连她自己都说不出的难过和寒心。

    是自己奶奶,对自己却这么算计狠毒。

    不怒反笑看着林大山,看都不看林老头尴尬的一张老脸,过去厨房舀了盆水,对着那两人劈头浇去。

    两人被她这么一浇,悠悠转醒。

    通过林月凤的交代,两人倒把之前在山上的话一字不拉向林大山和林老头刘氏几人说明。

    “这……”

    “这老混蛋,平时混就罢了,如今做出这样的事。我……”

    “糊涂,她怎么就这么糊涂,山子呀,爹对不起你呀,山子……”

    林大山惊呆了,他没想娘竟因那点钱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

    刘氏气的双眼通红,不客气叫骂,抱着林月凤眼中泪水连连。

    林老头也是脸色大变,这老糊涂她真的做出这样的事。眼下,他也只能沉痛含泪抓着林大山的手道歉。

    “爹,这不管你的事。我之前就说过,没想她真做出这样的事。既然她这么不把我这儿子当回事,也没把我闺女放在眼中,这样的娘不要也罢。我这就去找才村正,分家。”

    林老头沉痛说着拽着自己的手,对这个爹林大山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

    从小他就活的没一点尊严,这个窝囊只会安抚自己冷静服软老娘的爹,他不知怎么说。

    只是用无奈的表情劝说他,转身找村正。

    很快,村正带着几个林氏族人到前。

    问明是怎么回事,心中同样唏嘘。

    “山子,那你准备怎么分?”

    凡林家村的人都知道这长发家的是个混的,一直对林大山几口不好。

    可亲奶奶找人暗算孙女,还意图把孙女变相卖了的行为。

    在这些淳朴的乡民心中还是掀起了轰然大波。

    听林大山说要分家,村正没二话,直接看向他问。

    “我们兄弟两,有两个老人。那就我哥养一个我养一个。我娘她本就护着我哥,就让她跟我哥,我爹跟我好了。”

    说到分家,林大山深吸口气。

    第一次跟月凤去集镇他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可他一直有着幻想,想林王氏再怎么混都是自己的娘。

    不是她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他真的不忍心,大哥那样自己闺女老婆都不照顾的人,他可真不指望他能对他们多好。

    娘的行为让他寒心。

    这不,低头想了想,林大山还是抬头对村正道。

    “按理说兄弟两人每人养一个最好,长发哥,你说呢?”

    虽然这林王氏混,但在林姓族人中,林家当家做主有发言权的还是林老头。村正对林大山的话点头,还是问着林老头。

    “我,我看还是我们单独出来住最好。让两孩子每人每月给我们些吃的喝的,我们老两在一起也互相有个照顾。”

    说到分家,林老头心中满满的哀怨和疼痛。

    媳妇这么祸害山子一家,他是真的没脸面再为她说话,虽然她人没回来,想着老大一家的心肠,他还是看着村正道。

    “也成,山子你们看呢?要确定的话,我们就找人找大海回来就这么分了。不过房子,你爹娘的房子就不用分了,还归他们住。至于你们两人,想单独出来盖就单独出来盖,不想单独盖可以继续住在之前的房中。”

    村正想了下应许,再次说明。

    “等等,村正伯伯,我虽是晚辈,有些话咱们还是先说清楚的好;既要分家就要分个干净。我爷想单独出去跟我奶住一起我们没意见。若是他们两都年老,靠人照顾了或是得什么病怎样的,这当如何算?”

    对这样的分家条件林月凤没意见。

    这样最好,到时候她们一家四口,她可以爽快的盖房甚至带爹娘水水去集镇卖房都可以。但两老人要是生病什么的,她还是出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