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青云为了讨好那丫头,连节操个性都放弃。

    青风嘴角不由抽搐抬眼看天,眼不见为净心中则鄙弃:老天爷,你看清楚了,这只是跟我兄长长的一样,对人家小姑娘又卖萌又狗腿,只差低身给人家舔鞋的男人,他绝不是我兄弟。

    白衣男也没想青云为了讨好这丫头这副嘴角,嘴角微抽,跟着抬眼,心中狐疑:自己让他搞定这件事,过分吗?

    “少跟我这副表情,你不恶心我还恶心呢。美男计和装可怜对我没用。我还是那句话,我和你们早无瓜葛,请吧,反正有车,天黑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到集镇。有钱还怕住不了客栈吗?”

    果然青云这反映,林月凤也不觉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一本正经,虽然笑起来像个笑面虎,但也没必要讨好自己这副嘴脸吧。

    虽然那男子的伤看来伤的不轻,她可不想找麻烦,更不想跟他们再有关系。

    这不,青云的靠近,林月凤一脸嫌弃推开他的脸,很不给面子的道,再次向自己房中去。

    “凤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

    青云和白衣男的话还有女儿的回应。林大山和刘氏一边听半天都没听出个名堂,刘氏看着这几人的穿着,没来由上前拉住低问。

    “没什么,他们就是之前我在集镇救过的那人的家人。”

    刘氏的上前,林月凤不知为何刘氏问着自己满眼的担忧和忐忑,还是安抚介绍。

    “这样呀。”

    刘氏有些不相信,看着她疲倦的神色,还是放开她的手低喃。

    “凤儿,这丫头,原来弄了半天弄错了,几位在这等下,我这老婆子去喊她来。”

    林王氏此时总算明白过来。

    她还纳闷这些人说是大海的朋友却不理会陈氏。本来她也懊恼着苗苗的手受伤不便见人,要见了,上。

    就这些人的穿着和周身给人的感觉,苗苗嫁过去那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就算当不了什么正室,做个小妾通房什么的也比那秀才爷好。

    要知道那刘秀才虽然在村中长相出众,家底也不错,跟这几人比,那可是云和泥的差别。

    原来是这些人认识月凤这丫头。

    虽纳闷这丫头怎么会认识这样尊贵的男子,林王氏看她不客气进屋,讪笑说着向林月凤房中去。

    “不用劳烦老人家了。这事本就是爷的失礼,爷亲自去找她。”

    白衣男对林王氏这多变的反映,加上进村前提前打听到的那些事。对这林王氏没什么好看法,说着,起身,抬脚向林大山和刘氏所在的房门前去。

    “公子,请留步,毕竟是姑娘家闺房,还请公子自重。”

    锦衣公子虽然长相俊郎,气度不凡,可以说百里难挑的人儿。

    林大山和刘氏看他说着就到自己屋门进,两人及时挺身挡住他的路道。

    “林月凤,你就这么铁石心肠,看着我死不救吗?”

    林大山夫妇的阻拦,锦衣男凤眸微迷,身体晃了晃,没有再上前,却抬手捂着胸口,几乎咬牙切齿对屋内道。

    “切。”

    屋中正给水水洗着桃子的林月凤听到他这话,身影有些咧撅。

    臭不要脸的,她和他很熟吗?说的好象她抛弃了他一样。

    想他不过想引自己出去好给他治伤,她不屑低叱,为水水削着桃子皮。

    “林月凤,你个没良心的,对我做出那样的事,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锦衣男没想自己这么说,她还是不出来。

    看林大山夫妇神色狐疑,想身后青风两人对自己的看法。

    面容有些尴尬,胸口处的伤好象再次裂开,他这么站着都能感觉包着伤处的绑带再次浸透,但想着到来的目的,他还是咬咬牙,再次道。

    “这。凤儿,你和这公子你们……”

    这话一落,刘氏果然忍不住。

    转身进去,看向林月凤。

    “娘,没有的事。我出去打发他。我说你到底够了没?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清楚,何必说的那么暧昧不清?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给你看病,姑娘我心情不好,不看,就算你说破嘴我也不看。你走吧,别站在我家门口。”

    娘的询问,林月凤想着男人说出这么的话。

    再也难以平静,其他人的看法她不在乎,可爹娘的看法和想法。她不想他们担心,长凳上起身对刘氏安抚,说着一把拉开里屋的门,对着门口看自己出来眼神带笑的锦衣男很不客气下逐客令。

    “我不会走,你都脱过我衣服,难道我不该找你吗?呜,你个歹毒的丫头,我……噗……”

    看自己这两句真把她逼出来。

    锦衣男回身对青风和青云露出个得意的笑靥,还没发现这丫头这么惧怕她爹娘的反映,压低声音看着她,可说出的话明显让林大山听到。

    看林大山跟着而变转向她的脸,锦衣人正想大笑出声。

    飚悍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丫头依然转身,抓起旁边的扫帚向他抽来,锦衣男看扫帚而来,慌张躲闪。

    这一动,扯到伤口,连同体内一直压抑的内伤跟着激化。

    脸色突变说着的同时,“噗”得对着眼前吐出一口血,身影跟着向地上倾去。

    “公子,这……”

    林大山虽狐疑甚至有些愤懑这公子当着自己的面说女儿的话。

    看他满口的血更重要随他身体下滑,胸口月白锦衣上渗出的血。

    虽茫然,还是及时去扶他。

    他快,青云青风两人更快。

    “主子,主子……”

    看着靠在自己臂弯,脸色煞白,嘴角含血,胸口伤口再次崩开的主子,青云怨恨看了林月凤一眼,挤开林大山抱住他连连呼喊。

    “臭丫头,我家主子本就受了伤,你还动手打他,我跟你……”

    青风本就是个脾气暴躁的,看如此,再难平静,说着,手中长剑一拔向眼前林月凤刺去。

    “快让开,凤儿……”

    林大山被挤在一边,看黑衣人说着拔剑向女儿刺来,想都没想上前推开她惊慌提醒。

    “你要敢伤我爹分毫,我死也不会为你主子看伤。”

    林月凤扭头看长剑已向老爹心口刺去,双眼迸发浓重的怒意和寒意清冷低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