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这样吧,你跟我去下回春堂,我借那儿掌柜的笔墨给你开副药方,照药方吃上段时间,你的病自然会痊愈。”

    想她病的并不是很严重。

    虽然林月凤爱钱,眼下,她还是看向老人,就这么赶着驴车,她步走带着老人去了回春堂。

    随她们离开,人群跟着散开。

    “没想这丫头还有这样一手,青雨,你还要抓到她把她拔皮抽筋吗?”

    人群散后,一边的客栈中出来两个人。

    其中个正是一身白衣的青云,另外个则是身着绿衣,长相俏丽中透着冷艳的姑娘。

    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青云问着身边一脸冷清的青雨。

    他们都是从小跟随主子的贴身护卫。

    除了他,青风,还有惊雷,闪电,青雨是太后收养的女婴更是主子的忠实随从。

    平时在京照顾着主子的衣食住行,这次他们和主子离京并没让她知道。她也是初来,因她对主子近乎痴迷的保护欲,所以主子才让他把那出手狠辣却有善心救人,处处透着邪气的乡村丫头带去茶楼。

    没想主子去后不久她就知道了。

    之后他们就发现被点着穴道,昏迷在地的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