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支簪子?”

    接过林豹拿过来的发簪,倒真是陈氏往常带的发簪。

    林月凤一手拿着发簪,一手拽起他的衣领。

    “走,跟我去我家。”

    “我……”

    听她让他跟她去他家,想着自己做的事,特别是清楚林大山对她这个女儿的疼爱,林豹叫苦不语。

    但还是被林月凤拽扯着拉着向她家门去。

    “这是怎的了?”

    “是呀,长发叔家的这孙女这么拉着林豹去做什么?”

    “不知道,不会是林豹和她之间出什么事了吧?”

    林月凤前面拽着林豹过去,村口那些在树下坐着歇息的长舌妇,看到这情形,狐疑低问议论着。

    纵然如此,还是有好事者悄悄后面跟上。

    “凤儿,回来了,猪肉今天卖的怎样?这是,你拉着这混子回来做什么?”

    月凤到得家门口,随水水看到她回来欢呼的身影当先出来,林王氏跟着出来。

    满脸带笑问着她,当看到她手中拽着一脸狼狈一边眼有个黑眼圈的林豹,对这无赖,林王氏脸上表情跟着而变,语气不善问。

    “我拉他自有我的用意。进来,陈翠蛾,你给我出来,出来……”

    林王氏出来就问自己卖猪肉的事,林月凤轻描看了她一眼。

    她的那点花花肠子她懒得理会,但若她敢算计自己,她也绝不会对她客气。

    清淡看着她,拽着林豹入内,院中高喊着陈氏。

    “这是……”

    闺女回来,满脸寒意,还拽着林豹,这回来就喊陈氏,听到外面动静的林大山狐疑看向娘,更困惑闺女这样做的用意。

    “陈翠蛾,你给我出来,你要不出来,我今天拉也把你给拉出来,林豹你最好给我老实在这呆着,陈,我还以为你亏心事做多了,没胆量出来了。好了,林豹,她出来了,你把刚才跟我说的话一字不降给我再重复一遍。”

    看自己喊了几声,陈氏那边死了样没动静。

    想林大海对老爹的算计,她们母女还这么算计自己。

    林月凤清冷说着,抓着林豹的手一甩把他甩的跌坐在地,气冲冲向陈氏房门去。

    门口,看陈氏和林苗苗一起出来,清冷看着她,扭头交代一边林豹。

    林豹周身狼狈,本就打不过这丫头,再看到林大山一蹲铁塔样脸色铁青站在那,怂的一时不敢开口。

    “这是怎么回事?凤儿,不管怎样,翠蛾都是你大伯母,你怎么能对她这么无理呢?”

    林王氏本想问问她今天卖猪肉的钱哪里去了,没想她回来就拽着林豹,看林豹的样子明显被她打过。

    虽纳闷,看着站在门口神色局促的大儿媳妇母女,林王氏虽狐疑,还是上前俨然长辈般说落林月凤。

    “无理?我今天就明说了吧。苗苗姐三天多前在山上打晕我,如今她娘陈氏还找林豹到集镇找人对付我,不但要抢我卖猪肉的钱,还意图把我卖到青楼。你说,我难道不过问吗?陈翠蛾,你说,找他对付我的到底是不是你?”

    林王氏对陈氏母女的守护,林月凤轻蔑冷问,眼神犀利盯着陈氏母女。

    “这……”她话落,老林家院门外跟着看热闹的人都震惊了,接着低声议论起来。

    “我……”

    陈氏没想这丫头这么命大,不但能从那些人手中脱身还找来林豹。看她这么一问,不但林大山夫妇林王氏两人也跟着看向自己。

    神色局促,放在身侧的手紧攥,纵然心中慌乱,面上却装傻到底。

    “娘,爹,大山,我是凤儿的亲伯母,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

    “那林豹你说是不是她?你可要给我说老实话,不然……”

    陈氏眼带慌张却装傻到底的行为,林月凤抿唇一笑反问林豹。

    “是她,就是她……”

    林豹看她看向自己唇边带笑,可眼神中的冷意。一想到她拿蝎子对付自己的情形,再看一边林大山夫妇几乎要吃了自己的表情,突觉得肩上被蝎子蛰到的地方更痛更痒。

    他本就是个无赖,也只仗平时横些作威作福,真要涉及到生命危险,终是怂了,连忙指着陈氏指控。

    林豹的指责,陈氏看林大山夫妇跟着看过来责问的眼神,这个家,虽然林王氏做主,但这个家真正养她们的却是林大山夫妇。

    而林大山最宝贝的就是他那两个丫头片子。

    之前林月凤那贱丫头性格懦弱,就算在老人和她们跟前受了委屈,得她们警告再得林王氏闹腾吵嚷,最后在她的委屈中和林大山的无奈中就这么搪塞而过。

    如今这丫头的不一样,她们不但拿捏不到她,反而在她跟前处处受肘。

    她以为找林豹把她给卖到青楼,家中就会恢复到之前的不一样,那么女儿和刘秀才的事也会少了个绊脚石。

    陈氏虽慌张,还是死咬牙把一切怪在林豹身上。

    “你,你个混犊子,娘呀,你可要相信媳妇呀,媳妇虽然混,可怎么会做出这样没心没肺的事呢,二弟,二弟妹,你们要相信我,不是我,是这混蛋昨个儿见到我言语轻佻我警告了他几句,他含恨在心故意栽赃陷害我的。”

    陈氏这么一说,林王氏夫妇跟着把目光对准林豹。

    林月凤抱臂微笑清问。

    “是吗?”

    “我……”

    林豹想狡辩,看着一边林王氏和陈氏那恨不得冲上来撕碎自己的表情,这两女人在村中横惯了,虽然她们是女流之辈,但她们打其他人的事他却是知道的。

    虽然林豹也清楚林王氏对陈氏母女的偏袒,可真等着被她们打,他还是心慌。

    林月凤这么问,陈氏却慌乱起来。

    这丫头如今的个性,她要承认,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那大伯母,这样东西你可认得?”

    看到这时陈氏还在挣扎,林月凤微笑,手中举着枚发簪问着她。

    “这……”

    她手中自己的发簪,陈氏这才傻了眼。

    这发簪刘氏也知道,她这发簪买的时候,她曾跟林大山发过脾气。

    “这是大嫂的发簪。凤儿,这发簪怎么在你手中?”

    刘氏知道这发簪虽是银的,价钱却不低。平日里陈氏也最喜欢这枚发簪经常戴在头上,如今却戴还在女儿手中,看自家男人狐疑皱眉,刘氏上前一步问着林月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