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只听说前太医院院首退隐在这临江镇,可这临江镇这么大,我们要到哪找人?”

    虽然主子的心意坚决,想着京城中那些太医都无措的太后的病,青云难掩心中焦虑道。

    偌大的临江镇,就他们这样无头苍蝇样要找到个退隐的人,简直是大海捞针。

    “找不到也得找。先回客栈吧。”

    紫衣男怎能不知这目标的渺茫,可想着年迈的太后面容憔悴神色痛苦躺在床塌的样子,他微微闭眼深呼了口气,强压下胸中先前和那丫头交手后的不适,抬脚而去。

    几人跟着离开。

    “凤儿,你可回来了,没事吧?那些人没为难你吧?”

    林月凤到了和林大山约好的地方。

    林大山看她到来,再看她走路神色有些怪异。

    自觉是之前百味斋酒楼中的人为难她,大步上前,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急问。

    “没事,只是刚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扭到脚,还正好是昨夜儿我为救你踢凳子踢到的脚。我虽找人正了骨,还是有些不适。爹,你在这儿再稍等下,我去下那边的药铺。”

    想自己前不久经历的差点脖子搬家的事。

    林月凤淡笑安抚,虽然回来的路上她已自己蹲在地上把错位的脚踝归位,走路还是有些不适。

    对老爹说着,抬脚向不远处的药铺去。

    “这丫头……”林大山虽担忧,还是原地等候。

    进去药铺中,林月凤随口说了几味药说了分量,从怀中掏出一把碎银子问。

    “掌柜的,这些药总共得多少钱?”

    “这些药只是些普通的药,不算多贵,三两银子。”

    掌柜的虽困惑她进来出口说出的几味药,还是交代一边伙计给她拿药,把药包递给她。

    “多谢,掌柜的。”

    给了钱,林月凤提起掌柜的给包的几包药,再次向林大山等的地方去。

    虽然她不保证自己买这些药加上自己在山上曾见过的那些药吃,是否会让她身体大为改善,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调养。但三日后和紫衣男的约会,她必须做好准备。

    除了这些药,她还要去山上抓些毒物弄些防身的东西。

    下次见面,他们要再玩花花肠子,她绝对不会再对他们客气。

    当然她还要打制些自己习惯用的防身暗器,所以这次她还特意买了些硫磺。

    不但能驱除蛇虫,还能制做其他可以爆炸的东西。

    “凤儿,这些药都是你买的?”

    林大山虽担忧她的脚和身体,看她回来手中提着的足有快十个的药包,闪了闪神问。

    “是的,那大夫说我从小底子虚,加上我前天脑袋流血还有脚上的伤,所以给抓的多了些。我们回去吧。”

    老爹的诧异,林月凤笑了笑解释。

    父女两就这么跟之前一样,一人前面拉车,一人后面推着回家。

    “凤儿,你说你大伯和奶奶,为何就那么不待见我?”

    林大山虽感觉女儿的不一样,回家路上。

    想着从小自己就相信的大哥这么对自己,再想到从他出生好象到现在,娘爹特别是娘就不怎么待见他,对大哥和自己根本不是个层次。

    从小他干的最多吃的最少,就连他成亲的东西都是他自己置办的,大哥林大海什么都是爹娘包办。

    而他在家,除了养他们还要时常受他们的哟喝,这还不算,他自成家后带着秀兰回来,只要知道他们有一分钱,娘都能找借口要来。

    她说帮他攒钱,好给他一双女儿做嫁妆。

    解释是好的,可一想到自小女儿水水出生后,娘不但连他平时里生病或受伤的医药费都不愿出,对自己媳妇和一双女儿更是苛刻。

    虽然他问过她,她也回答说他那些钱她攒着怕他胡花。可她对妻女的不待见,加上这几天月凤从山上回来后发生的种种。

    林大山实在忍不住问着后面推车的女儿。

    “我也不知奶心中怎么想,好象你不是她亲生的一样,偏心的过分太厉害,对待儿子怎么跟奴才一样。”

    说到林王氏对本尊和老爹的态度,林月凤同样不解,但她还是说着心中的想法。

    林大山无声长叹,没在接话。

    “都是我胡乱猜测的,可奶对我们确实过分。偏心就算了,还这么针对我们。今天卖猪肉的钱,我决定回去不给她一分。手中有些钱,咱们想买什么也方便些。”

    林月凤知道一时半刻让他跟他们真切离心恐怕很难,但她还是说着自己回去的打算。

    “猪反正是你得来的,爹不插手。”

    林大山汗颜。

    自己和媳妇都能干又自问不懒,得到的那本就不多的钱还被老娘死抠着不放。

    之前他曾试过不给她钱,可她每次都各种借口,闹腾,直到把他手中的那一点点钱打算完,老人才消停。

    女儿的话,林大山蹙了蹙眉,倒是默许。

    就这样父女两到了村口。

    “爹,你先拉着车回家,我有点事想去找下刘家兄弟。”

    看着老爹身后空空如也的牛车,林月凤虽很想买几匹布给爹娘,水水和自己置办几身新衣,但那几个水蛭样的家人,她还是决定先不买的好。

    想自己在集镇遇到的紫衣男那伙人,还有老猫宋奎他们,她决定还是先去找林豹问个清楚。

    不管谁,敢这么找人招惹她算计她,就必须承担后果。

    林豹在村中向来是个无赖,她不好跟老爹明说。

    寻思了下,林月凤突然看向林大山道。

    “刘家兄弟?你找他们做什么?”

    女儿的话,林大山不解。

    “他们一直都在山上打猎,我想加入他们不成?放心了,我去问他们件事,很快就回来。”

    老爹的追根问底,林月凤有些为难,还是向他解释。

    “也好,反正天也快黑了,你早去早回。这几天那些针对你的事,爹可不想你再出什么乱子。”

    女儿的要求,林大山担忧。虽知道女儿和之前不一样了,可这几天出现的种种对她的不利谣言。

    看了下已快黑的天,光线并不太好,应该没人会注意,勉强点头隐讳提醒她,再次交代她要早些回来,这才拉着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