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口……”

    她轻佻毫无掩饰的话,紫衣男表情虽平静,眼眸中带着快崩溃边沿的盛怒低斥。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敢否认你没反映吗?没反映,它怎么就……”

    虽然林月凤之前看过很多岛国电视,也经常见过这样的事。

    都是为了利益或不得以出现在那些场合,眼下,手中赫然有些滚烫渐渐变化的物什。

    她心头虽陌名震撼,眼睛盯着对方,当看到他耳根那抹不自然的红晕,毫无自觉评价。

    “你……”

    她不但没有点女子该有的羞耻心,抓着自己兄弟侃侃而谈,紫衣男带着连他都感觉不到的羞愤和恼火,眸子微迷,眼中杀气大增。

    这时,不远处传来喊叫声。

    “主子”这声音让紫衣男神色跟着而变。

    “放开,我不再为难你。”

    “你先放手我再放,另外你想要玉佩的话就拿两千两银票来换。三天后,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此你我各不相欠。”

    身后声音虽陌生,但眼前男人跟着变化的脸。

    林月凤虽然脚疼的不成,还是不服输道。

    “两千两你打劫?”

    她的话,紫衣男放在她脖间的手松了松,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虽然一千两对他根本不算什么,可对眼前的她绝对不是小数目。

    对她的“狮子大开口”,不悦反问。

    “本来我是想见到你,只要你好言道谢,最好能给我些钱来答谢,我自给还你东西。没想,救命之恩我要两百两而已,你不但让你身手从我手中抢东西差点伤了我,更扭断我的脚。两千两一个子都不能少,少了的话,我就把东西卖给其他人。这东西,相信卖的话,绝对能有个好价钱。”

    紫衣男的指控,林月凤手并未丝毫松懈。

    这家伙此时占上风,他的人马上到前。

    自己好歹救了他,他不但这么和自己为难,更扭断她的脚。

    让她林月凤就此放手,她没讨到点什么,她绝不会走。

    大不了,她死,他的命根子废。

    “好,我答应你,三天。我放了,你也放手。”

    看这时她还从自己身上敲诈钱,紫衣男虽恨不得掐断她的脖子,命根子在她手中,更重要自己那些手下快过来。

    要被他们看到他和她这样,想到自己维持多年的形象就要破灭,紫衣男几乎是咬牙道。

    “你要保证,我放手后你不能再为难我。要不……”

    虽然对方已答应给她钱也答应先放手,想着这家伙的身手,林月凤还是不放心提醒。

    “我保证。”

    眼睛余光看身后的人渐渐过来,紫衣男无奈,还是点头。

    “你要发誓……”

    这家伙的保证,林月凤还是不放心。江湖险恶,谁知她一放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虽然她从不惧怕任何人,但她不想才穿越来就再次殒命。

    “我发誓……”面对她的刁难,紫衣男几乎快崩溃发誓。

    “好,三天后恩钱两讫。告辞。”

    得到自己想要的,要知道古代最在意誓言,林月凤放手,看他也放开自己。

    脚跛了跛,她还是强忍脚踝处的疼痛,看向他,说完,跌撞而去。

    “本王自出生还没见过这样的丫头。”

    看她转身而去跟着紧蹙的眉头,骨头错位之疼,就他这个男人恐怕都要皱眉。

    她却毫不迟疑走开。虽然她走路的姿势有些狼狈,但这倔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贪钱斤斤计较又睚眦壁报的个性,他还从没有见过。

    “主子。”随紫衣男轻吁扭头,身后到来两个人。

    看先被他派去跟踪小丫头的手下青风被青云扶着。他身上原本的黑色长袖衫,袖子被从肩膀生生撤下,而他的脸上一片青一片紫,嘴角也有些破。

    自己这手下什么身手,紫衣男可是清楚。别说那丫头,就算多几个,他也不会这么狼狈。

    虽然他早猜到他可能遭了那丫头的算计,因那丫头确实行为诡秘,心思让人难测,就连他都被她的种种假想迷惑。

    可眼前手下的狼狈,还是让他忍不住强忍笑意问。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那丫头太刁钻难对付了。虽然身手不怎样,可……唉。主子怎么在这儿?”

    青风一想到自己是主子身边的第一侍卫被人弄的那么狼狈。

    本来他衣服被那丫头扯掉双袖,反绑着他的手,又拔了他的上衣,都够狼狈了。

    她刚走,就有两个大娘路过,两人一看他光着上身站在那,当时就叫嚷过来几个人。

    这些人俨然把他当登徒子。

    想自己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什么危机没见过,什么风浪没见过。被个毛丫头弄得这么狼狈,青风尴尬解释,对主子的在这儿,好奇询问。

    他们路过听青云说好象看到主子,他本还怀疑,没想主子真在这。

    “爷在客栈无聊就出来走走,那丫头的饭钱从哪儿来的?”

    青风的心情,紫衣男感同身受。

    为了面子,还是装做无聊的样子,提醒着当时派他的事。

    “手下发现她去典当主子前天回集镇前丢的玉佩,没想遭了她的暗算,敲走了我积攒半个月的零用钱。手下无能,手下没能拿回主子的玉佩。”

    说到当时的事,青风满脸的纠结,想着主子的玉佩,惭愧低头。

    “那玉佩对爷来说又不算什么。回去吧。”

    紫衣男对于那玉佩,浓眉微蹙,说着抚了抚前一天受伤的肩头。

    刚才那丫头出手可是招招针对自己的伤处,好歹她除了身手诡异并不算高,。要不恐怕他就吃大亏了。

    “好,爷,你说我们前些天遇到的袭击,到底谁这么大胆攻击我们?”

    青风两人左右跟着他,想着前天的事,白衣的青云对于对他们下黑手的人充满好奇。

    “我们没离开临江镇,那人早晚会出手。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给太后治顽疾的高人,太后的病一日不愈,爷这心就一日难平呀。”

    两手下的困惑,紫衣男也烦躁皱眉。

    这样一想,他还真欠了那丫头。自己当时中的毒,他比谁都清楚,没有她出手相救,恐怕他还真不能继续站在这。

    本来他是秘密离京,刚离京就有杀手袭击自己,想着离京的初衷,还是唏嘘低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