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男人,仗着有些身手就这么戏谑姑娘我,呼呼呼,这身体还真够弱的,看来我得抽空弄些药什么的调理调理它才好。”

    林月凤拔腿向前面一条小巷去。虽然只一两百米的距离,以往这距离对她丝毫没什么影响,绝对能前后速度一样的快。

    可她跑过去就觉双腿重如灌铅,更重要这么一番奔跑,感觉喉咙好像被掐着,胸闷心快从喉咙中跳出来。

    撑着发软的双腿,她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粗喘连道。

    这时,清冷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

    “戏耍了人还想跑?”

    “你……”

    惊骇抬头,看着站在她面前脸色铁青的紫衣男。

    双腿酸软,因之前拼命跑,到现在双手拳头都有些麻木。

    这家伙倒好,半分钟不到的工夫就甩开那些大娘大婶们的纠缠,前天见他还有伤,如今他却面不红,气息均匀站在她面前。

    苦着脸,林月凤粗喘看他迈着长腿一步步向自己靠来。着急又憋屈,更坚定了回去好好调养身体发挥自己特长的想法。

    要不别说眼前的他,就他之前那黑衣手下,再遇到她就难应付。

    虽然她天不怕地不怕,别人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招惹她人,加上她性格睚眦壁报,向来不吃亏,为我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