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记得,救命之恩你这笔帐可不能不算。这样吧,看你还算诚实的份上,我也不要多,就两百两,两百两换你一条命,你还赚了的。”

    林月凤蹙眉看了下头顶的天空,天这么热,这人穿着几层,可没一点热的感觉。反倒她,热的直想把身上的长袖长裤脱掉,只穿着小热裤才清凉。

    带着羡慕更多的不满,甜笑说着,向他伸手索要报酬。

    她人本就是这样,加上如今她真的需要钱,要两百两算是很客气了。

    “两百两换爷的命,爷还真的赚了。但你却拿了爷的玉佩,那玉佩价值千两,这笔债姑娘又要如何算?”

    酱紫衣男看她没有丝毫惧怕自己,反而跟自己说这些,唇辫微扬,带着抹弧度反问。

    “果然那玉佩是好东西。你也说了,我对你有救命之恩,可你却让你手下跟我抢玉佩还差点伤了我。这笔债这样一算算是抵消。两百两拿出来,咱两从此路归路桥归桥,各不相欠。”

    林月凤没想酱紫衣男表面冷清,还是个能说会道的。

    唇瓣飞扬,说着的同时再次伸手要钱。

    “你这样说倒有些道理,但你戏谑了我手下,我那手下可是堂堂男子,身手不赖被你戏谑,我还真怕他会想不开抹脖子。如今他人还没见,他对我的价值可不比玉佩低。”

    酱紫衣男看了看她的手,低沉不急不慌的声音再次传来。

    “连我这样的人都应付不了,你说的他珍贵倒让姑娘我见教了。既如此,那我就不还你玉佩,你当如何?”

    看他倒给自己一套一套算起来。

    想那人说掏钱买,自己没同意就动手来抢。

    林月凤眼带嘲讽看着酱紫衣男,干脆耍赖。

    当铺时那掌柜看到玉佩的反映,加上这男人穿着不俗周身气度不俗他本人也对这东西这么在意。她就更不能轻易还给他。

    先不说救命之情,就是这人还有他手下的无礼,她都决定从他们身上榨些血,到时候看心情再说。

    “你说呢?”

    酱紫衣男好象有些意外她的无赖行为,看她扭身而走,身影一闪,出手朝她袭来。

    他的到前,林月凤才知这男人身手的快捷。

    要知道刚才说走,她可是拔腿而跑。她跑的时候他根本没动。可呼吸之间,他就挡住自己的路。

    住脚,看着眼前挡着自己的男人,心中虽震惊,面上依然甜笑。

    “等等,你确定要拿回玉佩?”

    “本是我的,难道我不该要回吗?”

    “我知道我根本不是你的身手,那好,东西就在我肚兜中,你自己拿吧。”

    林月凤瘪嘴:小气的男人。但她还是认命样微迷眼道,还故意挺了挺胸部。

    她的反映,酱紫衣男傻眼:这丫头不但大胆狂放,难道她都没点女子该有的矜持吗?

    “不拿?那我就当你不要了,走了。”

    林月凤睁眼,看酱紫衣男凤眉微蹙,一副见怪物样看着自己。

    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只要达到目的,她又何必放在心中。

    妩媚一笑,说着特意抚了抚自己微突的胸,大方而去。

    直到她离开,酱紫衣男才意识到被耍了。

    他刚到前,还没出手。

    哪知,正一脸妩媚淡笑的女子,突然转身,纤手一扯,露出半截浑圆纤细的皓臂,连她贴身的灰绿色肚兜都清晰可见。

    “就在这里面,你只要伸手进去就可拿到。你要确定伸手进去吗?”

    看酱紫衣男伸到前的手顿住慌乱收回。而他本冷清矜贵的脸上,虽然他的表情没变,但把明显红了的耳尖。

    林月凤天真无邪站在那,还故意抬起那边皓臂秀眉纠结问。

    “你……”

    她的狠辣,嚣张跋扈,他倒可以接受。可眼下她无耻,面带纯洁的笑,说着还对自己眨眼睛,酱紫衣男凤眉更是蹙的紧。

    就在他迟疑瞬间,林月凤突然转身。

    “来人,救命,救命呀,有人非礼了,非礼……”

    拔腿快速向前面人多两边都摆着菜的大街上走,同时扯着自己拽下的衣袖大叫。

    “该死……”

    她这么一说,当时就有几个买菜的大娘大叔过来。酱紫衣男人脸色急变,低斥跟着上前。

    “大娘,大婶救命,有人非礼,就是他……”

    他还没抓到她,就看她已冲到几个热心正过来的一行人前。面带惊恐挽着其中个大娘的手慌张求救,还向他们指点正从一边过来的男子。

    “姑娘别怕,这些登徒子们,仗着家世不错,就大街上欺负良家女子。大家伙们,咱们今日就为咱临江镇的良家女子讨个公道。”

    大娘侧头。

    虽意外,这男人长得可真俊,穿着不凡长相也是少有的俊朗。他们在临江镇摆摊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长相这么好的男子。

    可挽着她手臂的林月凤,那满脸的恐慌,因害怕充满泪花的盈盈水眸,特别是她肩膀上那处红爪子印。

    对眼前男子的美色迷惑瞬间崩塌,有的是说不出的愤恨和怒意。

    这不,大娘当时就拍着她的肩头安抚,帮她拽拉着已扯的快破的衣服,看向周围那些街坊哟喝。

    这大娘一哟喝,加上林月凤刚才到前的情形。

    本是醇厚的人,当时就义愤填膺向酱紫衣男叫嚷。

    “打死他个登徒子……”

    “看他长的人模狗样的,却做出这样的事,打死他……”

    ……

    “你……”

    酱紫衣男刚到前,就被这些人一涌而上。

    “虽然你能耐不错,但跟姑娘我比计谋,耍手段你还嫩了些。慢慢享受这些大娘大婶们的热情吧。告辞。”

    男人阴冷带着微怒的眸子看向人群中装可怜却对自己淡眨眼,还对自己用唇语说话的小女子。

    看她说完趁乱要溜,嫌弃挥去那些围着他还向他身上扔的烂菜叶,轻松掠起。

    “人呢?姑娘和那男人都不见了……”

    她速度极快,发挥百米冲刺速度向前;他速度更快,瞬间就没了踪影。

    那些人扔去烂菜叶什么的,只觉眼前身影一闪。

    一切平静,除了地上他们扔的烂菜叶,之前的一男一女早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