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丫头可真是个贪财又心狠的。我听你爹说了原委,那钱我马上给你。你快去洗脸。”

    金掌柜看她一回来就说钱。

    嗔怪笑道,虽不知她为何脸上会带着他人的血。这丫头的不一般,他还是释怀,说着给她指点后堂让她去洗脸。

    “爹,我回来了。金大夫的医术果然了得,这么一下就让你好了。我们也走了。”

    洗了脸,确定身上干净看不出来。

    林月凤这才去了老爹之前所在的里间,看着正躺在一个长凳上跟金大夫说着话的老爹,轻笑道。

    当然金大夫的钱在她进去前给了她。

    “金大夫,可真谢谢你了,我爹被你这么几针下去,再加些按摩。这进来还脸色铁青气息不稳,出来就整个变了个人。哟,有客人了。金大夫快帮人家看看。金大夫这妙手回春的手艺可真不是盖的,爹,你说呢?”

    出了外面,林月凤看有个人扶着个老者进来。

    回头对金大夫道谢,声音足让那两人听到,还回头淡笑问着老爹。

    虽不知女儿为何这么说,看金大夫听女儿这么说谦虚回应,林大山跟着附和。

    “是呀,金大夫你可是我们父女的救命恩人。我们父女当着当街在场的人给你鞠躬道谢了。”

    老爹的上道,林月凤得意轻笑。

    对金大夫眨眨眼,看他对自己摇头却无奈的样子,笑道。

    说着,父女两到了门口,看着药铺前那些路过的路人,林月凤再次扶着老爹的手对金大夫鞠躬道谢。

    “这是怎的了?请问姑娘,你们是……”

    他们这样一做,就有人好奇问着原委。

    “这样的,大伯,我爹之前身体有恙,脸色铁青,走路不稳……但被金大夫治好后,你们看,整个好转这样。我们父女虽是穷人,但真的感激金大夫的医术高超。”

    看着人群外在内堂正招呼着客人为客人看病的金大夫,林月凤回身,看向问话的那人道。

    “这样呀……”

    虽然他们离开,身后还传来众人议论评价金大夫高超医术的话语。

    “这丫头?大家别挤,别挤,慢慢来,排队……”

    金大夫本有些医术,看她免费给自己打广告。

    看随他们这么说,跟着到前来找自己看病的一波人。

    满脸堆笑,心道:这丫头还算有良心,看着拥挤的众人,金大夫耐心交代,一个个给人看着病。

    “凤儿,金大夫今天间接帮了我们,接下来,我们要直接回家吗?”

    林大山两人拉着车被挤到人群外,看着蜂拥去回春堂看病的那些人,

    对女儿的行为,他满意点头,想着接下来的事自觉问。

    “先不回,我们先去买些东西再回。我想了,给娘和我们都每人买匹布回家做新衣服。既有了钱,我们干吗亏待自己,光顾别人呢。”

    想着怀中的钱,林月凤说着自己的打算,生怕老爹不同意道。

    “我也没想你大伯他会这么对我?我们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呀,他却这么对我。你说我,我养着你爷奶奶,他不养就不说了,我还养着他老婆女儿呀,他还这么,我……”

    月凤本是询问的话,听在林大山耳中,却别有一番滋味。

    一想到自己为那个家操劳,大哥他不养老人他从没说过他,连他自己老婆女儿他都养着。他还这么对自己,林大山只觉一阵心塞。

    “好了,你别纠结了,这样的兄弟还要着做什么。我看呀,回家就让他老婆和女儿单独开灶,让他们自己吃自己的。老人我们养,凭什么他老婆女儿我们也要养?”

    老爹这样,林月凤虽不知怎么安慰人。

    还是看着他,对于那大伯一家,她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划的干干净净。

    “唉,话是这样。可你爷奶奶,特别是奶奶那里难说。再说她们吃也吃不了多少,我只是气他这么无情,为了这点事,还要把我送进衙门。我……”

    说到肩上一直承载的压力,林大山表情有些难堪。

    出来他住的那里,他真有这种想法。可想着一直把苗苗和陈氏当宝的娘林王氏,想着林王氏的闹腾,他一个头两个大。

    强忍下这念头,还是说着心中对林大海的不满。

    “好了,只当出门踩到狗屎,倒霉认错人了。好香,是家酒楼呀。这香味,爹,我们要不要进去吃顿?”

    老爹顾及两老人的反映,林月凤虽无奈,还是安慰着他,

    正说着,闻到股香味,这香味让她熟悉让她沉醉,脆皮鸡,这可是她之前时代最爱吃的一种美食。

    拉着林大山的衣袖,抽着鼻子道。

    早上出门,只吃了一张饼喝了一碗粥,虽在许掌柜那儿吃了几块糕点,加上打人浪费了些体力。她还真有些饿。

    “这,这地方一看就很贵。我看我们就不进去了,你想吃咱们可以去其他地方买个包子或是吃碗面也成?”

    女儿这样,林大山有些无力。

    抬头看了眼眼前的酒楼,三层,就外面的装饰和房子就比昌和酒楼也比许掌柜的酒楼豪华。

    他这过惯了穷日子,虽知道今天女儿的鸡和猪肉都卖了个好价钱。但在这么豪华的地方,他还是本能拒绝。

    “可我想在这里吃,闻着好香。爹你一定也没吃过这里的饭菜,对吧?咱今天卖多了些钱,就在这吃顿。我只要两个菜,两个菜,成不?”

    老爹的为难,知道他平时节俭够了,更重要还从不舍得在这种地方吃。

    林月凤蹙眉,虽然她们现在生活真的很窘迫,但她还是想让跟他一起去尝下这好吃的。

    抱着林大山手臂撒娇,同时伸出两手指讨好。

    “你呀,不过这里一顿饭要好多钱,咱虽然手中有些钱,可也不能这么浪费呀。家中人吃的喝的都不宽余,这……”

    看女儿少有小女儿姿态对自己撒娇。

    林大山有种女儿又回来的感觉,嗔怪摇头,明显不舍得。

    “放心了爹,就一顿饭咱还吃得起,凤儿现在能挣钱了,一定会让咱家生活越来越好过。走了,爹。”

    林月凤无奈,还是安抚着他,硬拉着他朝酒楼门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