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别怕,哥哥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看她总算意识到前面是胡同的样子,脸上带着得意淫亵的笑容。

    低个的胖子说着向她肩上抓来。

    “做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就算那地方再好,我也不跟你们走。你们,你们眼中还有没王法了?”

    林月凤心中冷笑,一闪轻松闪过对方的攻击,看两人再次向自己靠来,身影跟着向后面的胡同v深处去,面上惊恐更深假装色厉内荏清训。

    “王法?我们带妹妹去个好地方怎么就眼中没王法了。我看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要不哥哥们恼火,可有你受的……”

    林月凤的惊恐,在对方眼中更如入口的小羊,嬉笑说道。

    “受的?你们想怎样?我告诉你们,别再靠近了,再靠近,我,我……”

    心中冷笑,好受,就你们这样的弱鸡会让姑奶奶我好受。

    面上林月凤依然装做娇弱害怕的样子,直走到后面胡同的尽头,也是两边房子的房后墙角,再不能后退,她才止步恐慌警告他们。

    “喊人?有本事你喊,这种地方,你恐怕喊破喉咙都没人会听到。还是乖乖跟哥哥们走吧。哟喝,你个臭丫头,你还敢打人,看我……”

    瘦高个子,对她明明害怕却硬装胆大的样子。

    轻蔑冷笑,再次向她肩上抓。可他手还没碰到林月凤的肩头,已被她出手轻飘打开。

    手背吃疼,瘦高个子吃疼低呼,抬手朝眼前的她脸上挥去。

    要知道林月凤这一巴掌虽轻,力量却不小。

    “老猫,你做什么?卖家可是说了,这丫头身上不但有钱,还能卖个好价钱,被你给打坏了。还能值个屁钱。”

    瘦高个子的手被低矮胖子从中截下,矮胖子不悦看着他提醒。

    “可虎哥,她……”

    手背上的疼痛,瘦高个子虽被制止,还是抱怨看向前面的老大叫屈。

    “不就个毛丫头拍了你下,用得着你这么计较吗?丫头,不要挑战我们的耐性,你是要乖乖跟我们去也是让我们兄弟打晕你扛你去?”

    手下的抱怨,胖子不悦斥责。看自己这么说,兄弟虽没再出声但纠结明显不甘的表情,耐着性子问林月凤。

    “如果我两样都不选呢?”

    林月凤看两人明显把自己当弱鸡傻子样看,柔柔一笑反问。

    “你,虎哥……”瘦高个子看她这么欠调教的表情,不悦提高声音看向胖子。

    “我是大哥也是你是大哥?丫头,这可由不得你选不选?老猫,拿下她,这丫头看来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胖子烦躁反问,给了那瘦子脑袋一个暴栗。

    看他终于闭口,这才嬉笑看着林月凤,两人一起朝月凤出手。

    “如我敬酒罚酒都不吃呢?”

    眼前就是些弱鸡,却在自己跟前装老大充好汉,林月凤嘴角不由抽了抽。

    自己就这么弱?弱的她可以随意被他们欺负,被他们支配不成?

    脸上笑靥更浓,是那么甜美可人,可她轻飘的话刚说完,身影一旋,头一偏。

    不但轻松躲闪开两人的攻击,两手跟着而出,抓着他们肩头一拽一扯,两手合并一甩。

    两人就狼狈叠粽子样,撞跌在一起。

    “你,臭丫头,别以为哥哥们一时大意摔交,你就可以逃。”

    两人惨叫出声,胖子压在瘦子上面。

    自己都摔倒了,胖子还扳着自己在瘦子跟前的威严叫嚷,双手撑地起身,按得下面的瘦子一声惨叫,他看向已经闪在一边的林月凤,叫嚣着再次向她扑去。

    “虎哥,哎呀……”

    下面的瘦子倒是个有脑子的。

    之前那丫头给自己的那一巴掌,当时他只感觉一阵闷疼,接着他就感觉手背有些肿。

    然后他们两人一起出手,明明她根本没机会躲闪,她不但轻松躲闪,还抓着他们肩头的衣服一拽一撞。

    那情形只是瞬间,瘦子却清晰知道就是她动的手。

    看她撞倒他们两,抱臂唇边带笑,笑的一脸轻松又甜美的样子。

    他更觉古怪,正要提醒上面砸的自己老腰快断的虎哥。见他已起身,虽然瘦子很不爽的低呼出声,看他不怕死,一点都没意识到这丫头有古怪还向她动手。

    慌张出声,可他阻止的话还没出声,就见那丫头出脚对着虎哥胸口一脚。

    虎哥刚冲过去的身影,再次砸过来,砸的瘦子脸色大变,再次痛呼出声。

    “你,你……”

    胖子被瘦子气恼推滚而下,捂着被踹的闷疼的胸口,看着踹了自己一脚抱臂脸带甜笑走来的丫头,这才知道不一样。

    可他震惊的话还没出声,林月凤再次出手。

    一手抓着他衣领,暗影闪过,胖子回过神,脸上又中了一拳。

    吐出两颗牙齿,鼻子跟着向外淌血。

    看着揪着自己衣襟,笑的天使样的人儿,他这才知道害怕。

    “我怎样?说,谁让你们来算计我带我又是去什么地方?”

    胖子鼻子流血嘴角也跟着流血的样子。林月凤唇边微扬,满意点头。

    反问着,眼睛的余光看着后面跟着起身向自己而来的瘦子,抬脚一踹,一脚正中瘦子心口,踢的瘦子整个人向后直滑而去跟着吐血。

    看都不看他,林月凤清冷看着手中的胖子,另一拳头跟着挥起,大有他不老实,她就再给他拳头的架势。

    “我,我……”

    带血的嘴微张,血水跟着流着,胖子迟疑的话还没出声,林月凤再次给了他一拳,让他右眼多了个黑轮。

    “最好别给我耍花招,要不我不介意多给你几拳。姑娘我虽然人很善良,不会随便动手打人,但我脾气可不好,耐性也不好。所以……”

    林月凤轻笑,说着,后面的话没说完,胖子已连连点头。

    “我说,我说……”因他张嘴,嘴角和鼻子的血跟着涌出,有的还很让人恶心的喷到林月凤脸上。

    “真够恶心,说话就说话,喷什么血,你说……”

    意识到血喷到脸上,林月凤脸上笑容消失,给了他一拳。顺手一甩,胖子已整个如木头样瘫软倒地,再也没了动静,另外只眼也多了个黑轮。

    带着嫌恶,林月凤抬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走向一边还没起身的瘦子,纤脚踩上他抚着地的手背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