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山鼻子向下流血,流的嘴巴上都是,看女儿不但不帮自己,还拉开自己训斥。

    带着怒意吼训林月凤,“你个不孝女,他这么打你老子,你不但不帮忙,还这么说我。”挣扎再次上前打林大海。

    林大海因林大山闪开,跟着起来,满脸恐慌跑到门口。

    大声喊叫,看林月凤拉着林大山,林大山还在叫骂挣扎着要来打自己。

    对这个平时软弱一副好欺的兄弟突然的爆怒。他不但没感觉自己的无耻和错误,反而扭头阴冷看着门内还和林月凤拉扯的林大山发话。

    “来人呀,快来人呀,打人了,林大山你今天打我,你给我等着,我要今天不把你送到衙门,我就不姓林。”

    “有种你给我站住,不是你先欺负我,坑蒙我,还打我,我怎么会对你动手。”

    林大海这恶人先告状,说着拔腿冲到院中,哟喝着让人去喊官员差的话。

    林大山气的周身发抖。

    他没想到这大哥这么没脸没皮,不但坑蒙自己,还这么坑害自己。

    怒火充斥通红着一张脸,对着人群中边擦着冷汗边指着他被自己打的黑了一个的眼圈对那些人说着的大哥叫嚣,挣扎着再上前给他好看。

    月凤对这拉都快拉不住的老爹,愤怒又无奈,干脆用力对着他身后一拍。

    身为唐门后人,精通医道和穴位的林月凤。

    这一简单的拍让林大山当时周身麻木僵站在场,她这才扶着他语重心长又无奈问。

    “爹,你冷静,冷静些,成不?你说你做事怎么就不想想后果。大伯在集镇认识的人比你多,如今外面那些人都是他认识的,你说你这样跟他冲突,就算你有理,你能讨到好处吗?”

    “你,可你爹的鼻子,这流的血要白流吗?”

    月凤的提醒,林大山倒是冷静下来。

    随林月凤再一拍,他的身体跟着恢复正常。

    林大山一想到林大海对他的坑蒙,想着他坑自己还动手打自己,不解气问。

    “我有办法。但你现在不能打他。等下你听我说……”

    老爹少有倔强认死理的样子,月凤之前心中对他的麻木愚孝印象总算有所改观。

    有脾气总归是好现象。

    可眼下,他们要不处理好,还真会被林大海抓住把柄反将他们一军。

    林月凤秀目微蹙,顿时有了主意,虽然老爹鼻子流血,流的让人心疼。

    但她按了按他鼻边的穴道,血顿时缓慢很多,但满嘴满鼻子的血,怎么看怎么的触目惊心。

    “我一直独自养着你爷奶奶不说还养着他的婆娘女儿,他却这么坑我。若让他再找官府对付我,我真不甘心。”

    林大山听她一翻说话,总算平静下来。

    虽然女儿的方法有些冒险,可以说有些肉疼,血要一直的流呀。

    可一想到林大海对自己的无情,他还是气愤。

    虽然他平时老实憨厚,但他知道,别说人,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他都准备把他送到衙门,让衙门的人收拾他,他要再跟他顾及兄弟之情,他可就真的是傻。

    “好了,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咱不但能平安离开,也让他随后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老爹的不甘和气愤,虽不知他是否真对这大伯寒心,他的做法,林月凤还是耐心宽慰着他,对着他一阵耳语。

    “凤儿,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女儿的话,林大山吃惊问道。虽然林大海对自己很过分,但女儿的办法,他还是心虚。

    “你不过分,难道就想他把你送进衙门。好了,快点,要装就装像些。”

    看老爹到这时还心软,对这样的大伯,要不是念着老爹和他是兄弟。

    她才不会这么委屈自己,这么让老爹跟着受委屈。

    “好,我听你的。”

    女儿的话,林大山听到外面林大海正拉着到来的官差连哭带号控诉自己。

    民不与官斗,他是知道的。更别说他这样的乡下人,要进去衙门,想出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

    听大哥恭敬招呼官差到家的声音,林大山心一横,默许林月凤,一头栽到地上。

    “爹,你干啥子呀……爹呀,你醒醒,醒醒呀,爹……”

    林大山这实打实的说完直挺后栽而下,林月凤慌张上前扶住他,扶着他慢慢倒下。对这实在的老爹嗔怪低道,催促他快闭眼。

    就这么跟着低身趴在已躺在地上,满鼻子和嘴巴都是血的林大山身边,推着他不动的身体,跟着哭喊哀号起来。

    当然她哭的时候,还顺便把爹流在嘴边和鼻子边的血不着痕迹在后脑勺也弄了些。

    既然做戏,那就要做全套。

    “官爷,你看他们就在我房中,这是……”

    林月凤正号哭的时候,当然她哭的时候顺便弄了些口水涂在眼皮。林大海已恭敬迎着两个官差模样的人抬脚进门。

    本想说就是他们上门找事,打他,还霸占他的家。

    却没想,推门就看到林大山躺在地上,满鼻子上都是血,嘴巴上也是,脸色也少有的黑青。林月凤就趴在他身上哭得满脸泪水,悲切异常。

    “唉,林大海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衙役看此情形,其中个不解扭头问着前面带路的林大海。

    “谁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差爷,就是他们两土包子到了曹掌柜给我们安排的住处撒泼,虽然他是小的兄弟。可小的住的地方什么都是曹掌柜给安排的,可他带着他闺女到来,看到小的住的地方比乡下好,就要跟着住下来。”

    “小的这都是托掌柜的爱护,住着掌柜家的房子,他们要住,我们爷儿两就没地方住了,不是吗?可小的跟他们解释,他们不但不听,还动手打小的。差爷,你看都把小的打成这样了……”

    林大海看其中个问,神色有些困惑。

    他出门的时候确实看到林大山鼻子流血,想着林大山往日的体魄,自己打那么一拳,又能出什么事。

    虽然他这心头发虚,还是讨好对两衙役道,同时伸过来头指着自己被林大山打的黑了一个眼圈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