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回村直接到了一家院门外。

    随她拍门,对方并没反映,不知她对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就有人开门,随她进去大门跟着关上。

    林月凤和老爹走在集镇上。

    “爹,往常你打的猎物一般去哪里卖的?”

    想老爹经常到集镇卖东西,月凤看着眼前满眼迥异的古代集市问。

    “一般爹都是去你大伯做工的酒楼卖的。毕竟是一家人,价钱好商量。”

    林大山乐呵呵笑带她前行。

    一处两层阁楼的酒楼外,她们到来,酒楼还没开张,父女两停下步伐。

    “凤儿,你在这儿看下车,我去找下你大伯。这么大头猪,要我们在集镇摆摊或去其他地方卖,还真不好卖。”

    林大山把车停在酒楼边的路边,对林月凤交代,到了旁边的角门喊门。

    过了会儿,一个身穿长褂收拾得干干净净,四十来岁,怎么看都比老爹年轻保养很好的男子过来。

    “大哥。”老爹对那人的称呼,林月凤这才意会到这人是自家大伯林大海。

    这大伯比老爹大了七八岁,长相明显比老爹年轻的多。

    想老爹为那个家操劳,这大伯虽说在集镇做事,平时回去没给爷奶奶几个钱,自己的妻女也靠老爹养。

    而他本人却吃的白胖满面,穿着也是得体光鲜。

    她穿着林苗苗的旧衣倒没补丁,老爹肩上的衣服还有补丁。

    看到这大伯,再想着老爹在家的艰辛身上的穿着和待遇。

    林月凤只觉得心一阵堵得慌。

    “凤儿,见过你大伯。”

    林大山带着大哥到前,乐呵呵对月凤交代。

    “月凤见过大伯,大伯这身上的衣服,还有这气色,红光满面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呀。”

    林月凤乖巧给林大海施了个礼,看他看了自己一眼点点头算是招呼,皮笑肉不笑恭维。

    “你这丫头,你大伯给人家酒楼做事,少不得得穿得光鲜些,要穿得跟咱们一样,估计客人都吓跑了。”

    林月凤的话,林大山尴尬笑着解释,拍着车上的猪肉对林大海道“哥,这是昨个儿弄的野猪,猪腿我卸下来放家中留着吃,这猪身子,你看你们酒楼……”

    “凤儿这张巧嘴是约来越会说了。大伯这也是不得以呀。这猪可真大,好,真能干。今天采卖的还没回来,不过我可以先进去问问。你等下。”

    林大海讪笑寒暄听弟弟这么说,说着,转身回去,但他跟自己说后,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悦,林月凤还是把握到。

    “爹,万一这掌柜的不要,怎么办?”

    虽然说有熟人好办事,林月凤对这林大海,还是不放心

    这时代她没卖过东西,还真怕卖不出去,毕竟不是野鸡或兔子,这么大头猪。

    “你大伯在这酒楼做了七八年,相信他在这里的人脉一定可以卖出去。我们等着就是。”

    相对林月凤的担忧,林大山倒是满脸自信。

    “好吧,那边也有个酒楼,我去那边看看。”

    老爹对大伯的信赖,林月凤茫然:这大伯真能让人相信吗?

    扭头看着对面街上不远处一家已开了门的酒楼,她说着,转身而去。

    “姑娘,你是吃饭也是……”

    牌匾上写着“许氏酒楼”的酒楼,前堂擦着桌子的小二,看她到来,打量了她一眼,倒没嫌弃她身上的穿着有礼招呼。

    “吃饭等下再说。我想问下你们可要野猪肉?”

    小二的有礼,囊中羞涩的林月凤有些尴尬,还是礼貌问着。

    “野猪肉?纯野味吗?

    “昨天才猎到的,大概两百来斤,你们要不?你们如不要,我可以去别家问问。山上打的,肉多油少。”

    林月凤说明来意,对自家野猪肉很不自信打了句广告。

    “好,你等等,我去问下掌柜的。”

    小二看她穿着布衣,长相俏丽,虽有些闪神,还是说着转身上楼。

    不一会儿,许氏酒楼的掌柜下楼。

    “姑娘,是你有野猪肉卖?”

    掌柜的是个肥胖,小眼睛闪着精光的中年男子,到前,狐疑问着她。

    “是,是我家打的。也许我问的不是地方,但常吃那些家养的猪,偶尔吃些野猪肉,还是能吸引些顾客的。”

    毕竟有求他人,林月凤乖巧应道,讪笑讨好。

    “要真是野味,老夫倒可以要些。你说你有二百来斤?”

    许掌柜小眼睛微迷,沉思了下又问。

    “一头二百来斤的。不过猪腿我家砍了留下来吃了,猪身拿过来。掌柜的要要的话,我们反正靠山,可以经常打些野味来卖。”

    听掌柜的要,林月凤也不隐瞒真切告诉他,生怕他不要,跟着补充。

    “还可以有其他野味?好,那我要了。不过这价钱……”

    许掌柜听她说还有其他野味,做酒楼的自然清楚野味对那些吃惯了家常菜的客人不一样,豪爽应道,对价钱看向她问。

    “我还真不知这价钱呢。不过我倒知道家猪的肉不管瘦肥,均起来大概一斤12文吧。我也不要多,30文一斤,毕竟是山货,打着有危险也难得。”

    许掌柜的豪迈,林月凤心虚:她还真没问过野猪往常价格多少呢。

    想到村中杀猪头家卖的猪肉价格,顿了下说了个价钱,讪笑解释着野猪来的不容易。

    “30文,还真有些贵。”

    许掌柜听说,为难低语。

    “掌柜的,不贵了。毕竟那么大头,打着不但冒险也难得。野猪肉有嚼劲,越吃越香,且猪皮能助消化,更对小儿发育有好处。如果你要的话,下集我再给你拿些别的野味。你看怎样?”

    听掌柜的并没直接拒绝,林月凤心中嘀咕,这价钱没亏吧。

    但想着一斤肉30文,200来斤,这样算下来也不错,还是说着活话。

    “好,丫头就冲你这话,30文就30文。不过,丫头,下次再有其他野味直接到我这,我保证给你比外面的价格高。”

    掌柜的顿了下应道。

    “好,你老等下,我爹去其他酒楼问去了,还不知别人收不收呢,我这就去喊他来。”

    林月凤虽不知自己要的价钱是否合适,毕竟是第一次卖东西,还是欣喜道。

    “好,老夫就在店中等你。”

    许掌柜神色微怏,还是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