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胡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拿厨房的肉了?”

    她这话,陈氏脸色一沉,看林大山夫妇过来,慌张反驳。

    “不是你们,那谁拿的?天杀的,院门闩着,厨房什么东西都没丢,就丢两条猪腿。看到这么大头猪会不偷,只偷两条猪腿。以我看这贼也是个傻缺,你说进来了,这个大头猪没偷只偷两条猪腿,也真够眼皮浅的。”

    陈氏的慌乱,林月凤心头暗笑,还是愤恨指桑骂槐低骂。

    “谁知道,你们做饭的快些,我们要烧水用锅……”

    陈氏母女被林月凤这么骂,脸上表情尴尬又难堪。

    这不,陈氏看她骂后跟着出去,跟着进来,语气不爽对灶台前后的林大山催促。

    “你们这些臭东西先拿出去好不?端在门口也不嫌熏人。我们做好自给你们用锅。真是,哪个缺德的,本来我还想两条猪腿留下来多少还能卖些钱,就这么被小贼偷了。这小偷不但该死,也真够挨千刀的。”

    刘氏正给月凤和林大山摊着饼,看她说着把满盆的脏衣服和被子放在门口,很不爽回应。

    她虽不清楚这对母女到底遭遇什么,眼下两条猪腿她倒可以肯定就是她们偷的。

    “也是,你说这小偷就偷咱家两条猪腿,不但眼皮浅缺德,老天都不会放过她。真香,娘你手艺真好。”

    看刘氏说着快速在锅中翻着饼,林月凤附和点头,看她已摊了两张,闻着香味轻叹道。

    “今天弄的面多了些,给你们爷儿两多摊两张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