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林苗苗满脸的怒意,说到这些恶心又快发呕的样子。

    林月凤柔柔的笑了,这就受不了,相比你们对我做的事,没要你们的命我已算客气了。

    看爹娘因她这话跟着看向她们,林月凤心中冷笑,面上装傻什么都不知晓问。

    “苗苗姐你们房门被人放了马桶?难道你们房门晚上不上着拴??”

    “我,你还敢狡辩,你敢说不是你,这个家也只有你会做这样的事。除了你能是谁?”

    林月凤脸上的笑,想着昨夜到今早的难受和身上无论怎么洗都隐约的臭味,林苗苗周身微颤,看到她笑的开怀微弯让她整个人看来更加俏丽的一张脸,恼恨斥问。

    “我?苗苗姐你不会搞错了吧。我昨天在山上打那头野猪又拖回来,又困又累的,早早就睡下了。怎么就是我?”

    林苗苗恼羞成怒,对自己发火却只能咬牙硬嘴的样子。

    林月凤心情更好,脸上笑意更大,指点自己鼻子不置信反问,对她的话明显揶揄。

    “你,不是你,难道是鬼不成?昨夜儿,我和娘只出去了会儿,回来房门上就被人放了马桶,就连被子中也被人放了砸的稀烂的蛤蟆。你敢说不是你?我……”

    林月凤满脸笑意,说着还对自己吹口哨,林苗苗心中怒意再难平息。

    上前一步指着她的鼻子怒斥说着,抬手向眼前笑的一脸开怀的林月凤脸上抽去。

    “我怎么了?我就感觉你说的好笑就错了不成?不对,刚才你说了,半夜你和你娘出去了,大半夜的你们不睡觉,不会是……”

    林月凤轻松抓住她伸来的手的手腕,淡笑反问,很不厚道说明,对她刚才的话,狐疑反问,对她们母女半夜不睡觉出去,眼中的揶揄和猜测更深。

    “你,你少胡说,放开我……”

    她眼中的猜测和笑意,林苗苗想着昨夜半夜的事,心头发虚。

    紧张阻止,随她话落,感觉手腕上的力度跟着增大,手腕上的疼痛让她脸色突变叫嚷出声。

    “哎呀,我都忘了。马桶放在你们房门上,你们回来,说不定你们这不但头上,身上就连手上都有屎尿。可真是,我刚洗了手,还真恶心。呜,好臭,等下又得洗了。”

    林苗苗疼的尖叫又叫嚷,林月凤开怀轻笑。

    却一副才想到的样子,慌张放开她的手人也跟着连退几步,说着,闻着自己握过她手腕的手嫌弃皱眉。

    “你,你,我……”

    林月凤这欠抽又讨厌的表情,林苗苗尖叫怒骂,再次向她抽来。

    “闺女……”林大山和刘氏门口听她们两吵闹。

    听林苗苗这样说,心中多少有些了解。在听到林苗苗说她们半夜遇到的情形,对女儿的行为,她们是越来越感觉难以琢磨,更多的是欢畅。

    正吵着,看林苗苗叫喊着向月凤再次抽来,厨房中正要烧水的林大山,担忧说着就要去阻拦。

    “别,凤儿这丫头不比之前,不会吃亏的。我们还是做饭吧。她们能偷猪腿,这点惊吓和苦也是活该。”

    正拿着窝窝向锅上热的刘氏,及时出声阻止。想女儿的不一样,再想着那对母女半夜做的事,刘氏劝慰自家男人,对林苗苗母女半夜既被马桶泼又被蛤蟆恶心的遭遇,释怀也解气道。

    她这么一说,林大山跟着回去。

    “想打架你得掂量下自己的能耐。大伯母也起身了,头发也洗了,被马桶泼了嘛,也难怪。”

    林苗苗叫嚷上前,林月凤轻松后退,嘴上气死人不偿命戏谑,看一边林苗苗她们所住的房门跟着而开,看着从里走出的陈氏也洗了头发,打着招呼的同时不忘再恶心她们。

    “你……”

    陈氏一想自己和女儿出去回来满身的屎尿,之后又被砸的稀烂的蛤蟆恶心和惊吓。听到她这半是戏谑半是开怀的话,周身微颤,指着林月凤的鼻子半天说不出第二个字。

    “我怎么了?大伯母你们也真是。大半夜的你们说你们起来做什么?对了,厨房中我爹娘放在锅中的两条猪腿不见了,你说你们出去也不关好门,这贼人进来,不但拿走了东西还在你们屋中弄出这样的事。你们说……”

    陈氏连连颤抖却说不出话的样子,林月凤关切又无奈看向她们说落。

    “你少给我装蒜,不是你,会是谁给我房中弄那些东西?”

    看她不但装傻,还抓着她们被马桶泼蛤蟆惊吓和恶心的话不松口。要说这些事和她没半点关系,陈氏是打死都难相信。

    一想到她们起来,这丫头随后做的这些,她就恨不得撕烂她的嘴。

    “大伯母,你这就冤枉我了。你们出去我怎么知道。再说你们晚上睡觉难道不关房门吗?不是你们开门出去没关好,又如何被人进来。对了,你们晚上大半夜的出去做什么?凤儿真的好奇。”

    陈氏的反映,林月凤一副寻思的样子一本正经道。

    “我们出去关你什么事。”

    她的话,陈氏更是恼怒,自己半夜出去做的事,再听她说猪腿被人偷走。心虚又恼恨不知如何回应,只是看着她颤声怒道。

    “是呀,我个晚辈确实没资格过问你们的事。不过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两母女灯也不点。偷偷摸摸的,出去要干什么,还真让人悱恻呀。”

    林月凤看两母女慌张又气愤的样子,点头了然,说完意有所指看向两母女,嘴中也啧啧出声。

    “你,我们只是睡不着出去走走,怎么在你嘴中就这么见不得人了……”

    林苗苗看她这表情,眼下她更能确定绝对是她趁她们母女半夜起来在她们房中做的那一切。看林王氏和林老头跟着起身,想着她们半夜出去做的事,还是心虚解释。

    “苗苗姐,我只是随口说说,看你紧张的,莫不是你们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想想,这见不得人的事嘛,无非是偷东西或是跟人幽会。”

    林苗苗因气恼通红的脸,林月凤脸上笑意更大,突然看向她道。

    果然她这么一说,不但林苗苗,就连陈氏都脸色巨变。

    “啊,我想到了,不会咱家厨房的肉就是你们偷拿着出去的吧?”看两人快被自己吓跌坐地的样子,林月凤心中得意,突然想到什么样猛拍大腿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