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你们这是做什么?”

    老爹这反映都够林月凤不淡定了,娘刘氏也如此。

    爹娘这是发现自己不是她们女儿了吗?

    但也没必要看猴子样抓着她左右走着看吧。

    “好歹只是衣服上有血,没受伤,凤儿,你告诉爹,这野猪你……”

    在她忐忑寻思着要如何化解他们的纠结时,林大山的声音释怀传来。

    “你这孩子你要吓死娘吗,满身的血,娘真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告诉娘,这猪你是从哪弄来的?娘知道你不一样,但这么大头猪,就你一人之力你……”

    刘氏一把抱住她,含泪连问。

    看林月凤蹙眉推开她的手,悻悻抽手,对她带给他们的震惊忐忑问。

    “我这一路从山上回来,又渴又累。你们等我缓口气再说,好不?”

    爹娘这反映,林月凤跟着长出口气。

    两人要真问她怎么会这么大变化,她还真难解释,好歹他们只是关心自己身上是否有伤。

    对两人紧张又忐忑的表情,无语蹙眉,她还生气着好不?

    但念在两人是真心紧张她,她还是无奈恳求。

    “水,姐,来喝水。”

    随她话落,年幼的水水端来碗水递给她脆声道。

    “水水真乖。”

    林月凤这一路真的渴坏了。

    初夏的天虽不很热,但她之前吃了烤鸡又从山上一直拖着野猪回来。

    身子骨本就弱,这么的折腾还真又累又渴。

    端起水水递来的水碗,扬头“咕咚咕咚”喝个底朝天,她这才抬袖擦擦嘴,拍上水水的小肩头称赞。

    肩头的大力,水水眉头紧皱,身影有些摇晃:姐呀,你力气这么大,好歹你老直接一下就拿开,要不妹妹我这小肩膀恐怕要报销了。

    “……姐,你还喝吗?水水再去给你凉些水。娘说,女孩子家喝水要喝凉凉的烧过的水。”

    顿了下,她才强笑看向她问。

    “是呀,月凤,你这野猪到底哪里来的?你不会是偷人家打好的猪拉回来吧?”

    刘氏附和,对女儿拖回来的猪还是不放心。

    女儿这变化她可以理解,毕竟她的身份不一般,可她要偷别人打回来的猪,她就必须管。

    “不用了,喝了一碗好多了。爹,娘,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凤儿是偷别人东西的人吗?这猪是我打来的。”

    水水的懂事,虽林月凤不知小丫头在自己拍上她肩头为何皱眉,她窝心又体贴的话,还是轻笑道。

    看娘这么说,爹跟着严肃看向自己,无语翻了翻眼皮,抱臂臭屁又认真道。

    “什么?”

    早知道他们会不相信,可两人嘴巴大张异口同声震惊又诧异的表情,林月凤还是满头黑线。

    爹娘这是不相信自己也是怀疑她了?

    “你,你说这猪是你打的?这么大头,就爹一人恐怕都难应付,你个毛丫头,你……”

    林大山看月凤满脸的无奈,当先回神。虽之前她打刘家人的反映让他们够诧异,她现在的话,他真有些承受不住。

    “是我打的。不过是我和刘风兄弟一起打的。”

    爹娘一副见鬼样震惊又困惑的表情,林月凤无奈,还是向他解说。

    爹娘不相信正常,谁让本尊之前那么弱,好歹山中她遇到刘风兄弟,倒可以拿他们做借口。

    “刘风兄弟?你见了他们?”

    月凤这话,林大山总算回过神。那两兄弟倒是一对打猎好手,可这么大头猪,女儿独自就得了一头,还是让他意外。

    “是的,他们还有另外两个我不认识。我们抓了一窝猪。我就分了这头。”

    爹释怀依然怀疑的表情,林月凤虽有些内伤,还是顺着他的话道。

    “一窝野猪?你们也真厉害。不管怎样,这野猪是你的功劳。饿坏了吧?闺女,晌午没吃到饭。爹这就砍些肉给你做好吃的。”

    月凤的话,林大山总算回神,赞许着她。

    想她晌午没吃饭,说道,转身出外。

    “爹,唉,爹什么时候变的这样风风火火的。娘,麻烦你给我烧些热水,我想洗个澡换个干净衣服,周身是汗又带着血,怪难受的。”

    老爹的反映,月凤无奈挑眉。

    爹这变化虽有些逗比,对她来说倒是宽慰。男人嘛,三十来岁,老气横秋的,看着都让人心累。

    看刘氏只是宠溺看着她不语,这才嫌弃看着身上脏又带着血的衣服提醒。

    “好,那你歇息会儿,娘这就给你出去烧水。”

    月凤的话,刘氏点头,跟着出去。

    “姐。你真厉害。你看奶奶听爹说是你打的猪多高兴。”

    水水看爹娘都出去,听着外面林王氏听林大山说是她打回来的野猪,那大嗓门带着欢快自豪又带笑哟喝喊着陈氏母女去给月凤做饭的话,崇拜道。

    “你这丫头,我倒没想到,奶奶因我打回来头猪就这么不一样。太阳都从西面出来了,平时他们母女她可半点都舍不得支配,今天不但给我做好吃的,连娘给我烧水她也亲自揽下。以后我们的待遇会不会一直这么好?”

    妹妹满眼的崇拜,听院中林王氏大嗓门的哟喝,连娘去烧水也被她婉言拒绝。

    林月凤只觉天格外的蓝,满心感叹,还是调侃笑问跟着进屋的刘氏。

    “丫头真能干,比个小子都能干,这么大头猪……”

    随刘氏进来,院中还响着林老头得意又自豪的话。

    “可不是,真比小子都能干。看什么呢?我家孙女用命打回来的山猪,你们再看也分不到一口。翠蛾,苗苗快些,凤儿晌午没吃饭,快些砍些肉做饭。我给凤儿烧水。老头子,你帮着砍些,咱们晚上好吃顿。”

    林王氏得意自豪的话,关上院门也把在自家门口看热闹的人杜绝在外。说完这些,又催促陈氏母女,自己向厨房走去。

    “你这奶奶可真是,希望以后她都能这样好眼色。答应娘,以后可别一人去山上,那些混小子们经常在山上跑倒没事,你个姑娘家,要真出什么事,你让娘怎么办?”

    刘氏看月凤和水水听着外面婆婆的话,看着她们脸上期待的笑容。

    感慨叹息,抓着月凤双肩担忧又恐慌道,眼圈跟着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