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凤躺在床上看爹娘过了会儿从里面出来。

    本想把心中早想好的解释向他们说明,没想他们并没再问自己,只是安抚着她,让她别想不开,说刘秀才那样的人,她要放在心上不值得。

    两人这样,林月凤心头的石头跟着落地。

    “爹,娘,我没事,那样的人,凤儿才没放在心上。只是凤儿让你们丢脸又担心了。”

    古代本就人言可畏,自己被人毁清誉,上门退婚,她还打了人,估计以后出去,他们都要被人指点。

    想之前自己的莽撞,她惭愧向两人道歉。

    “傻孩子,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刘家这样的人,不要也罢。你做的对,咱人虽然穷,但不能被人指着脊梁骨看不起和肆意羞辱。”

    林大山虽是粗人,但也清楚,女儿要答应对方退亲,只会让之前山上的流言落实。

    这人穷,志气却不能短。

    “爹娘,谢谢你们。不过我倒好奇,到底是谁在村中传出那样的谣言?”

    老爹之前回来那么说,月凤本不想理会。

    刘家人这一闹,想着污蔑自己清白的人的用心,林月凤对这件事的传播者困惑低问。

    “不管谁,让我知道是谁胡说八道,我一定撕烂她的嘴。”

    前一天刚发生,第二天就发生这样的事。

    虽女儿打了人,刘氏却没半点责怪她的意思,只是恨不得把那外面散播谣言的人抓起来扒皮抽筋。

    “别担心,这人早晚还会出手。”

    爹娘明明是性子软弱的人,却对自己这么爱护。

    林月凤顺了下穿越来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脑中有个大致猜测。

    宽慰爹娘,唇边笑靥更显。

    不管谁,让她知道这么算计她,她一定让她后悔得罪她。

    “你能这样想就好,娘还真怕你因刘秀才退亲想不开。”

    刘氏看她没放在心上,欣慰轻叹。

    “那样的人,我才没放在眼中。亲早晚要退,不过时机没到。我有些饿,爹,娘不是说你去山上打野鸡了吗?可是打到了?”

    说到自己和刘书顺的婚事,月凤清冷淡笑,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她才不会放在心上。

    感觉肚子有些饿,撒娇看向林大山问。

    “你不说我都忘了呢,打到了,很肥的一只,之前你喜欢踢毽子,爹今天特意打了只公鸡,估计有三四斤,我们去收拾着煮给孩子吃吧。”

    林大山看她这样,特别是她脸上熟悉撒娇的笑靥。

    对身边刘氏道,两人出门。

    “怎么了?”

    两人刚出外就回来,对他们的去而复返,月凤诧异问。

    “你奶和你大伯母说她们煮。我出去走走。”

    林大山表情有些难堪,强笑说着出去。

    “你爹也不容易。你睡儿吧,娘再绣几针,明天可以去集镇卖了。多少也能赚几个钱。”

    刘氏看林大山说着出去,有人做饭,自己则拿过针线篮,绣着手中还没绣好的东西。

    这边安静了,倒是厨房中的陈氏看林大山出门,对在一边拔鸡毛的林王氏嘀咕。

    “什么玩意儿,还真当宝了。你说,这样惯,丢的还不是咱老林家的脸。”

    “好了,娘就别唠叨了,快些煮饭。我都好几天没吃过肉了。”

    林苗苗在一边,看娘抱怨,奶奶林王氏跟着放手听她唠叨。

    平时都是刘氏做饭,今天要不是看在二叔打了野鸡的份上,她还真不想在厨房陪着她们。

    “看你嘴谗的,奶奶和你娘等下一定让你多吃些。确实不能再这么由着她,等下吃饭我们得说说,她秀才爷看不上,咱苗苗可是要嫁人的。”

    林王氏出言打趣,看林苗苗说完回房,看向林陈氏低笑揶揄。

    “这丫头。不过咱苗苗要嫁人,必须比她嫁的好。”

    “娘,你老就这么宠着她。不过苗苗的事,晚点媳妇我得跟你细说细说。”

    陈氏对林王氏对女儿和自己的不一样,她比谁都清楚。

    自己在老林家,不但有苗苗还有铁柱这个男丁,刘氏虽然长相比身段什么比自己好,但她来历不明,和大山进门就抱着月凤。

    虽然她会识字,会刺绣,但她在林王氏和公公林老头面前可一直不待见。

    这不,对婆婆的话,陈氏笑着阻止,说到女儿明显卖着关子。

    “好,好,好。”

    虽然陈氏平时是个懒惰的,但给她老林家添了个男丁,更重要会哄自己,听她说苗苗的事,林王氏当场笑花了脸,连连应道。

    晌午饭做好了。

    刘氏本想让月凤在屋内躺着她端来给她吃,月凤坚持自己只是脑袋受了轻伤又不是坐不起来,跟着他们一起到正屋吃。

    “吃饭了。”

    看刘氏扶着月凤,大山拉着水水入内。

    林王氏坐在桌边抬了抬眼皮招呼,筷子却不停在桌中央除了一个青菜唯一的鸡肉盆中向身边的林苗苗陈氏还有林老头碗中夹。

    “苗苗,翠娥,来,多吃些。”

    林月凤坐下,看林王氏不但把林苗苗母女就连林老头的碗都夹的满满的,转头继续向自己碗中夹。

    三四斤的鸡,真正肉也没几块。

    神色虽不满,还是拿起筷子去夹鸡肉。

    “水水,来给你,你年纪小多吃些。”

    就在她给水水夹了两块,准备给爹娘每人都夹块时,林王氏突然拽过放在桌中间的鸡肉盆到自己跟前,挑着向自己碗里放。

    “这……”林大山没想林王氏这样。

    看林月凤伸手去夹,鸡肉盆被人拿走,她伸出的筷子顿在当场脸色阴沉难看的表情,刘氏神色委屈更多的是气愤。

    婆婆见不得自己,只因自己没给老林家生个带把的就没少找自己麻烦。

    想毕竟是大山的长辈她一直忍耐,再大的委屈她都打掉牙向肚中吞。

    女儿昨个儿换衣服时脖后一大片血,这鸡也是大山打来给月凤补身体的。

    虽然大山经常打到野鸡,真正吃的次数不多,婆婆这样,刘氏气的掐了把身边林大山示意。

    “娘,你做什么?”

    林大山看老娘筷子飞快给苗苗夹过,给陈氏夹,又给老爹夹。女儿刚夹两筷子,她就直接把盆子拽到跟前挑。

    脸色阴沉,起身反问的同时,出手去拽林王氏放在身边筷子正在里面翻找鸡肉的鸡肉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