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月凤之前还没感觉出,这一回来,才发现头晕脑重。

    虽她很想告诉他们,自己没事,可头晕脑重,让她就这么昏睡过去。

    不久,隐约感觉身边有人握上她的手,说了一些话。

    就在她昏睡的时候,被她所救的黑衣人也被人找到。

    “主子,手下护驾来迟,还望主子赎罪。”

    为首的当先跪下,对睁开眼衣衫不整的黑衣人恭敬请安。

    黑衣人被手下扶着坐起,看着周身的狼狈,想昏迷前遇到的那丫头,特别是脚边几条青黑身材圆滚吸饱血依然丧命的水蛭。

    剑眉紧蹙,强压下挖了他们眼的戾气,他从没这么狼狈过。

    脸色不悦“离开这儿再说”,说完再次昏迷过去……

    林月凤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

    阳光透过一边的窗户照进来,让她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勉强适应。

    “醒了,可否感觉哪里还有不适?”

    刘氏见她醒来,扶起她,看她就着自己手中的水碗喝了些水,扶她再次躺下问。

    “除了有些力虚,并没什么大碍。爹呢?”

    看自己身上已换了干净的衣服,刘氏和水水都眼巴巴看着自己。

    喝了碗水,喉咙中的干涩些微缓和,林月凤虚弱安抚,看林大山没在,自觉问。

    “你爹上山给你打野鸡去了,虽说你脑后的伤没什么大碍,毕竟撞到脑袋。可是还口渴?”

    虽然他们欠了牛柱叔一些医药费,听他说女儿脑后的伤除了失血有些气虚只是中暑才昏迷,刘氏还是担忧。

    “好多了。娘。医药费可是奶奶给爹爹的?”

    感觉头上正缠着圈布,想昏迷前爹问奶奶要钱的事,林月凤借着刘氏的手坐起问。

    “唉……”

    刘氏轻叹。

    这时,林大山提着只野鸡随手扔在院中进房。

    “真是气死我了,那些混蛋,气死我了……”

    林大山拿起房中水壶中的水倒了满碗,端起来扬头大口喝后,这才轻喘烦躁低骂。

    “怎么了?”

    丈夫的话和神色,刘氏虽茫然,还是接过他喝空的碗问。

    “不知哪个狗娘养的,竟在村中传,传我们凤儿和猪头三不干不净,我……”林大山一想从山上回来听到那些的闲言碎语,淳厚的脸上盛满怒意。

    “谁这么大嘴巴,让我知道我非撕烂她的嘴。”

    刘氏看丈夫脸色通红双眼喷火要跟人拼命,同样茫然,还是愤然附和。

    “不好了,二叔,二婶……”这时,林苗苗风风火火到他们门口道。

    “苗苗,进来吧。出什么事了?”

    对这林苗苗,刘氏虽没什么好脸色,想她毕竟昨天告诉他们女儿受伤的事,看她慌张失措的样子,强笑招呼她进屋问。

    “二叔,婶子,是村中,不知谁说月凤妹妹和猪头三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我怕……”

    林苗苗入内,看林月凤坐在床上,林大山夫妇都面带凝重看向自己,说到此,停下担忧看向林月凤。

    不是她眼神看着自己有那么点心虚和闪烁,林月凤真以为她是真心担心自己。

    “有什么不妨直说。”

    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又为自己“担心”什么。

    林月凤看了眼身边爹娘道。

    “月凤,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和刘秀才定了亲,这要让他知道……”

    林苗苗看了眼刘氏和林大山,看向月凤提醒。

    “这……”她这话一落,林大山和刘氏神色一变,跟着担忧起来。

    林苗苗的话,林月凤脑中跟着浮现道身影。

    身材修长,长相白净,弱鸡样的书生。

    刘书顺刘秀才是村中唯一的秀才郎,是她从小定亲的对方,但和林月凤林中见到的黑衣人,就是云泥之别。

    印象中刘秀才对自己一直冷冷清清的,林苗苗的话让她茫然。

    这时,沿村中间的路上过来四个人。

    为首的是位少有着长衫的妇人,她旁边是个一年轻同样长衫面容白净的男子,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人。

    路过村中边天热常有人坐下乘凉的树边。

    “这不是刘秀才和他娘吗?这是要去长发叔家。看来有热闹看了。”

    几个平时就嘴碎的妇人看几人过去,其中个俨然想起一大早村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传闻,找到乐子样说着,起身跟上看热闹。

    刘家和林家分居林家村两侧,很多人都知道刘秀才和长发叔家的月凤定有亲。

    可说林月凤家,林大山听刘家来人,看了妻女一眼,抬脚出去。

    “刘家来人了,我出去看看。”

    “二婶,这,我还是出去看看吧。月凤你可要想开些,相信刘秀才也是关切你才来的。”

    林苗苗看林大山离开,刘氏和林月凤两人跟着不语。尴尬出声,离开时,特意回头对月凤安抚。

    “关切我?切,娘,你出去看看吧,我想睡会儿。”

    林苗苗的话,林月凤不屑翻了个白眼。

    关切她会进来就找老爹说她和猪头三的种种吗?她又不是聋子傻子,听不出外面那些人说什么。

    这些人的心思,林月凤懒得猜测,轻嗤出声,面有疲色对刘氏道,跟着闭眼歇息。

    “那你歇息会儿,娘出去看看。”

    刘氏听着外面刘秀才和他家人对丈夫说的那些话,担忧看了眼爱女,轻叹出去。

    “林叔,林婶。你们也知道我是秀才出身,更是我刘家一脉单传,这要娶了月凤,对我刘家还有小侄的仕途大有影响,之前的彩礼我自双倍奉,所以小侄还望林叔和林婶能够成全……”

    刘秀才看两人都出来,倒是说明来意。

    “刘夫人你怎么能这样?当初凤儿和你家书顺的事还是你们家提的,凤儿又没做错什么,你们这……”

    刘氏听刘书顺这么说。

    虽然刘夫人穿着长衫家境也不赖,他们算是高攀了人家,可一想这场婚事的决定,加上女儿并没出什么事,这家人对女儿的猜测和羞辱,刘氏还是出声抱怨。

    “林夫人,大山兄弟,我家书顺以后可是要做官老爷的,就算你们凤儿没和猪头三有什么。俗话说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人家怎么就没说其他人呢?我看这亲事咱就算了。好聚好散对谁都好,你们说呢?”

    刘夫人看刘氏这样,特别是林大山夫妇周身破烂带补丁的衣服。

    眼中鄙弃更深,话语为难,神色怎么看怎么张狂。

    月凤本不想理会,可声音不断传入耳中。

    来退婚,先不说她儿子只是个秀才爷,就是官老爷她也不放在眼中。

    但刘夫人这半是威胁半是嘲讽的话,让她再难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