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那个戴墨镜的人坐立不安地在亭子里摇來晃去,一直盯着小区的入口处,大约一个多小时,他等待的一辆红色轿车终于驶进了小区,他扔掉烟蒂,立刻地整整衣角,表情冷峻。 ̄︶︺sんцつ

    那辆红色轿车停下,从车上迈腿下来一美女,这美女正是在颁奖晚会的舞台上;与柱子相对的任妮姑娘。任妮锁上车门将长发一甩,双手抄在口袋里嫉步向单元入口走去,当她快到单元入口处的地方,突然,斜着走來一人挡住她的去路。

    任妮停住脚步猛抬头,见一个戴黑镜的人冲着他只笑,那人摘下墨镜对她说:“任妮,还认识我吗?”

    “是你,强槐!”

    “嘿嘿……”那人惨笑一下。

    “你出來了?”

    叫强槐的人点点头:“整整三年。谢谢你还没有忘了我。”

    任妮顿了一下,略一想,摆头说道:“嗐,无所谓!”

    “刚才的颁奖晚会,我也在现场,看到你在台上的一举一动,说的那些话比那个主持人还……”

    任妮又摆了下手:“无所谓的,那是我自已的事。

    强槐,三年前咱就己经说开,咱俩人之间没有什么呀,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天下美女有的是,你何必一厢情愿强人所难呢?!”任妮刚要迈步,强槐再次挡住她。

    “任妮听我说,前几天我一出狱就寻找你,终于打听到了你,昨天我去你工作的银行,见到了你,但没同你打招呼,怕影响你的工作。”

    强槐再次惨笑地说。

    “强槐,我告诉你,这样不好,请你不要纠缠我,你我绝对不可能!”

    强槐把墨镜摘下來,借着灯光我们看到,这个叫强槐的人脸上愣角分明,五官非常标志,再加上他颧骨上的一条伤疤,更凭添了几分严峻气质,可以说单从长相上讲,他的模样气质不亚于任何当红的硬汉演员,如果他走上影视界,毫无疑问会成为影视中那些冷峻硬汉的形像。

    強槐三年前是家百货超市的老板,经人介绍认识了刚从大学毕业的任妮,强槐一见钟情,在短时间内反复请任妮吃了几顿饭,起初俩人聊得还可以。

    但是,与强槐在一起,敏感的任妮心里总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这种感觉來自强槐的身上。

    强槐的眼睛长得标志,无可挑剔,但是每当他同任妮说话时,总是在她的脸上身上扫來扫去,或者不经意地斜视她一眼,露出精明透视的光,他的这种眼神在任妮看來,就像眼腈后面还有一双眼晴,一双窥探的眼。

    有一次强槐对任妮说:“我在网上玩狼扑羊的游戏一绝,我喜欢狼追羊的过程,在一舜间扑到羊的那种快感!”他一边说一边作出一个猛然扑捉的动作。

    虽然当时任妮也咯咯笑,并为他举大拇指表示点赞,但心里咯登一下害怕极了,強槐的语言和动作证实了任妮对他的直觉,对方的内心具有一种强悍的攻击力,这种攻击力阴险凶猛而且令人恐惧。

    从小到大,任妮做为独生女一直生活在非常安逸的家庭中,任何不安的感觉就会引起她的严重不适和警惕!所以在后来,任妮仅凭下意识地;就拒绝了强槐的几次拐弯抺角的试探性的的“要求”。

    但是,强槐对任妮自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就如同羊在狼奔扑它之前,是不会自动跑掉的,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丛林法则——合理的距离使狼和羊都有机会!警惕,留恋,堕慢的心理交织在任妮的心中,奔扑和逃逸的关健时刻随时到來。

    來了。

    在强槐第六次请任妮吃饭时,强槐喝了不少酒,他面红耳赤,两眼放光。

    从酒店出來,强槐当着一些路人,就迫不及待地突然猛地抱住任妮要吻她。任妮吓坏了,但挣脱不开强槐那强力的双臂,脸上被强槐吻了个遍。

    任妮愤力地挣脱。她或者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因为恐惧,或者是真切地感到了强愧的凶猛,当着路人任妮就蹲在地上抱头哭了,这情景几乎惊动了路人。

    任妮一口气回到家,关进自己的房间,仰倒在床上,两眼直视天花板,她想着刚才突然的一幕,身子不由地振颤,她到卫生间洗了两遍脸,看着镜子里那付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那张由于紧张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任妮知道,到了她该作出决定的时候了。

    任妮想好之后就到母亲的的房间,把与强槐相处的事说给了母亲。

    母亲认为任妮对强槐还不了解,所以把持住是对的。母亲笑盈盈地对任妮说,她能及时告之母亲交朋友的事,母亲很高兴,就说如果强槐再约她时,母亲要父亲和她一起去,暗地里见见这个小伙子再说。

    于是,当強槐再约任妮的时候,隔着一排饭桌的坐位上就坐下了两位“火眼金晴”。

    任妮的母亲刚一见強槐,眼晴一亮,不错呀,一米八的个头,五官帅气精神,气质很阳刚。母亲看任妮的父亲,任妮的父亲也默认。看着任妮和强槐俩个人说话,任妮的父母还点了两次头。

    渐渐地,任妮的父亲看出点问题了,怎么?虽然听不清谈话内容,父亲看出在任妮和强槐的对话中,强槐态度语气和动作特别强势,而任妮是守势只是呆呆的听着,任妮的父亲从男人的角度看,这个小伙子个性强悍而且很容易冲动,有一种江湖特色的味道,甚至具有一定的暴力倾向!

    看到这,任妮的父亲不禁皱起眉头,他想如果任妮和这个小伙子处下去,或者将來接婚成家,女儿不可能驾御了这个小伙子,可能要吃气,想到这他不由地为女儿担心。

    任妮的母亲也看出了这一点,但她认为小伙子长得好,男人气质足也不是坏事,所以当丈夫暗示她时,她对这点无动于衷,没有任何表示。

    由于任妮和强槐处朋友怀着矛值的;若即若离的心理,又愿父母看到真实的强槐,为她拿主意,所以与强槐吃饭聊天,就没有半点暗示他说话应当注意,而是让强槐自然的表现,当然任妮的这种作法我们不作评判,其实就是任妮对强槐不放心又留恋的矛盾心理所导致!

    强槐对于那天任妮跑掉的事认为很丟脸,所以今天他见到任妮聊着聊着就提到那天晚上的事。

    强槐皱了眉头说:“你真不懂吗?我们是恋爱关系。知道吗,男女爱情接……接吻他……特玛满大街都是…你让我当着人太丟份了!”

    任妮没敢说什么,心想为什么非要当着人呢?她扫了父母一眼,父母正向着这边盯着看。

    强槐一下抢过任妮的手,攥住不放,双眼闪着火花;几乎用命令的口吻道:“今天晚上可不能这样了!干脆你也不用回家!”

    “不不!我父母……”

    “你父母怎么了,恋爱自由呀!”强槐说的话声音大点了,竟然让任妮的父母都听见了!接下來情形就急转直下了!……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