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逗子讲完杀人案件故事,就听见耳机内传來赤子星人的掌声喝彩声,逗子美滋滋得,摇头晃脑地对着电脑麦克风说道:“主持人雨赢赢小姐,请问俺讲得怎么样?”

    主持人雨赢赢一跃进入画面道:“不错呀!逗子先生你讲得不但很生动,而且同步形象流画也很流畅清晰。”

    “好啊!……”

    赤子星人齐声喝彩。

    嗨吔!逗子非常惊喜,心想:外星人居然也能理解我们地球人的日常俗事,也能同我顺利的交流。

    雨赢赢立刻道:“逗子先生不用疑心,须知宇宙生命同一起源,万命万物同源同心,赤子星人更善于理解,再加上我们同步翻译的十分贴切到位,所以我们之间的交流不存在任何障碍。”

    就在这时,妙笔生花文生突然出现在视频窗中,他激动地眉飞色舞,举着大拇指对着逗子赞叹道:“呵!逗子大哥,我十万个没想到,你讲得这样好!我有个比喻,就像一个口吃的人,平常讲话不顺畅,但一上台唱歌,却很动听感人,一鸣惊人!好呀!主持人雨赢赢小姐,因为逗子大哥正在兴头上,所以我提议让他再來一段好不好?”

    就听赤子星人发出一片掌声,雨赢赢咯咯笑着,示意逗子再讲一个故事。

    “真的?”逗子喜出望外,忙看看坐在一旁的媳妇婷婷玉立:“俺咋样?!”

    婷婷玉立手指戳在逗子的额头上:“美什么美,不知姓什么了!别人不了解你,俺还不明白,如果你不会编故事谁还会编?你在俺面前哪天不编瞎话,每时每刻都在编,为了让俺相信你,还编得那么生动了不起!俺心里有数,二油哥更了解你,所以让你加入宇亩三界故事会,懂吗!编呗!”

    逗子一听,避开电脑缩脖子伸舌头,对着媳妇一通嬉皮笑脸,桌子低下暗伸大拇指,他悄悄地说:“俺那姑奶奶,你小声点,外星人什么话都能听明白,不能让他们看咱地球人的笑话,嘻嘻。”

    婷婷玉立一努嘴:“快对人家说话呀,你的君琦妹在等着你开口呢!”

    逗子一瞪眼:“说什么说,人家是外星人。”

    逗子对着麦克风要说话,婷婷玉立拍他胳膊一下说:“傻瓜慢点,先把这个梨吃下去清清嗓子再说。”

    逗子一笑,抓过梨啃了两口,然后还给婷婷玉立说:“谢谢夫人。”

    逗子清清嗓子开讲:“赤子星的各位老师,主持人雨赢赢小姐,下面我应大家的要求再讲一个故事,这故事的名字就叫(大巴掌)。

    话说在一个小区里,有个年青男子,人们都习惯称他傻柱子,为什么叫他傻柱子呢,他的确有些傻,因为他小时得了一场病,由于吃多了药,刺激了大脑神经,所以从此木纳了点,脑子反映比较慢,但他就是反映慢,可不是真傻。

    臂如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出了一道智商题,想考考哪个学习智商高,说是一个孩子的姥爷的舅妈的弟媳的同学的街坊是:请选择答案,一,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二,白菜和白菜属什么品种?

    同学听了个个搔首皱眉,有回答是亲戚加朋友关系的,有回答是同类关系的,也有胡乱答的。

    柱子连题目也不看,反正也看不懂。他托着腮无动于衷地看着窗外,窗外树上有两只什么鸟唧唧喳喳地,聊得挺开心的样子。

    就在这时,只听那位老师喊他:“柱子同学站起來,请问你的选择答案是?”

    同学们一看老师让傻柱子回答这个问题,立刻哄堂大笑了。

    柱子当然紧张,连忙支吾道:“不……不知道。”

    同学们再次哄堂大笑。

    可是,老师却本着严肃的面孔高声宣布:柱子答对了!

    同学们个个呆住,显然被灵异穿越了,有个同学瞠目结舌对着柱子大声道:“大智若愚呀!”

    柱子因为脑子慢,从小就吃亏,同学伙伴们常拿他开涮耍弄哄骗他,等他明白过來,事过境迁再去找人家算帳,人家都不称认了,所以柱子常常吃亏,只好忍气吞声作罢了。

    柱子的叔叔看到这种情况就很心疼又气愤。

    柱子的叔行武出身,取得过市擂台赛的散打冠军,他根据柱子的情况,就教给柱子一招:左右手开弓用巴掌抡番搧树。柱子当然听叔的话,从此天天与一棵大槐树叫上了劲,他抽空就去搧门前的那棵大槐树。那时柱子家住平院,独门独户。

    门前那棵老槐树栽种几十年了,一人搂不过來,高大挺拔,枝繁叶茂。

    柱子每天左右开弓,啪啪啪,抽空就站在树下抡圆巴掌一个劲直搧,他脑子执拗,想法不多,身体又壮健,他干什么都一直干下去。

    柱子搧树上了瘾,一天不搧够上万次巴掌就奇痒难受,天天如此从无间断。

    两年多后,柱子一巴掌能打得那树哗哗作响,再看柱子的两只巴掌格外粗大,青筋暴跳,满是老茧。

    柱子的父母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地担起心來。柱子的父亲就把弟弟找了來对他说:“他叔呀,我为柱子过么个练法有点担心,咱柱子的脑子里只一根筋,如果哪天谁惹着他,犯在他的手上,他上去给人家一巴掌,嘚!我看那人非栽到在地上不可,轻则脑震荡上医院,重了后果不堪设想!……”

    “哥,你过于担心了,没事的,你不知道,现在谁还敢欺侮咱柱子,躲着他还唯恐不及呢!”

    “我又怕别人利用他。”

    “没事没事,我教育他,给他说明白就是了,哥放心,咱柱子这里并不傻。”柱子的叔指着自已的脑袋说。

    柱子的父亲见弟弟如此说心想也是,就说:“好呗,你就多教育他。”

    柱子的叔叔点头答应,果然对柱子教育了一番,柱子一一记清楚。

    柱子初中毕业后就一直跟在叔叔开的健身武馆里打工,干些粗重活,全不惜力气,一干就是十年,叔叔待他当然很好,一切顺利。

    这一天傍晚下班,柱子骑着他的电瓶车,正顺着春江河的北岸行走,突然,一辆轿车紧急刹车橫在马路上,立刻从轿车的驾驶室内,跨出一个年青漂亮的女子,这女子一边跑一边高声叫喊:“土匪流氓打劫了!”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这轿车猛一停车,又侧横在路边,正挡住柱子电瓶车的去路,柱子刹车慢点,等刹住电瓶车,电瓶车的前轮就这么个皴劲,就在这一刹那间,门子打开,一个男子急着迈腿下车,由于柱子电瓶车的前轮一顶,唉哟哟正挤住那人的右小腿,呵!那人嚎叫着愤力推开门,倚愣歪斜下了车,竟然手中举着一只明晃晃的大刀,逗子反映慢,等他明白过來,再迈腿下了电瓶车,那人的刀就已架在他的脖子上,那人尖叫道:“找死呀!”

    柱子岂能不明白刀架脖子是咋回事,知道遇上了凶事,多亏他从小忍气吞声无数次,具有一定的忍受心理基础,于是就梗住脖子不动,瞪着那个人,看他要干什么!

    ……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