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警官们介入鬼传说的调查,经过严格地调查和取证,时间不长,随着河中打捞上來的一具编织袋内的尸体,一启隐藏于鬼出没背后的杀人案件就浮出水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ω δwww..那个装疯弄鬼的张二哥——张望,果然是重大的也是唯一的嫌疑人,最终他被押上了法院审判庭,受到应有的判决:杀人灭尸,情节手段残忍,判处死刑,立刻执行。

    由于这启案件是在谣言四起的背景下侦破的,所以为了破除谣言,以正视听,案件公开审理宣判。

    宣判那天,无数人或在审判现场或通过电脑视频,清楚地看到了法院审判本案的全过程。张望当场认罪坦白交代。最后陈述,张望请求法庭同意他讲述一些犯罪过细节,尤其是心理情绪过程。法庭经过合议,为了达到最大的普法效果,震慑犯罪,所以同意张望的请求。

    观看这场审判的人,尤其是年青人听了张望的详细作案过程和心理的演化,人人惊叹震撼!

    为了把张望的陈述讲得更清楚,更居真实感,下面俺就从第一人称的角度,讲给大家听,张望说道:

    “我叫张望,街坊家见我长得比较老相,都叫我张二哥。

    我知道,我犯杀人重罪,刑检和法院出具的证据确凿,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同意法庭的宣判,我服法认罪。

    到了此时,我……我还有什么可隐瞒得,我想如实地坦白交待我的犯罪过程,尤其是我的犯罪心路里程,我想以此來奉劝那些和我当年一样的年青人,千万接受教训,不要落到我这种下场。我的叙述可能过细或时间长点,想请求法庭同意。

    下面是张望的坦白和交代的详细内容:

    “我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了我们同级的,另一班的同学梦园园,我当时在我们那一级里是被公认的美男子。

    梦园园就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她的长相穿着,学习成绩都一般,没什么特别的。

    但是,梦园园却自有一种吸力,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好像是一种能引起周围同学内心共鸣的强大磁场。凡接触到梦园园的男生都能心领神会,虽然表达不清什么原因。同学们都愿同她说话。

    梦园园不爱说话,但她的面目表情和肢体动作,却比说话表达得更清楚,更令人明爽入心。

    我就是这样被她吸引的。

    在一个偶然机会,发生了一件小事,但梦园园却一下子引起了我很大的感觉,就像一箭穿心。

    一次在饭堂打饭,我端饭菜的盘子没掌握好平衡,一只米饭盒就要倾斜下去。就在这时,一只小手挡住了饭盒,又轻巧地向盘内一推,一个女生长长的柳叶眉一挑,甜美的对我一笑说:`小心!’,那声音特别亲切入耳,如同母亲嘱咐自已孩子,或者姐姐嘱咐弟弟的那种声音,她说完就一闪身走到我前面去,她的动作爽快灵巧,给我那样一种感觉,我无法形容,或者是性感吧,我不由地砰然心动。

    如果说漂亮的女生都差不多,长相精美标致如同雕琢一般,高不可攀。而梦园园却是一种流动的活力之美,就像是炎热的夏天一弯涓涓细流的泉水渗人心肺,她似乎善于给予而无所求。刹那间我对梦园园就是这种感觉,一种极强的亲切感,一种对于母亲和姐姐的那种温情的依赖感,这种感觉是那么奇怪,这么迅速強烈,一闪就抓住了我的心,给我留下很深的印像。

    从那之后,我很注意她,同时感觉她也很注意我了。有一次我注意到,她和几个男生说话时眼睛一直看着十几米远的我,我就更确信这一点。

    一天晚上,我在校图书馆里查阅资料,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没带雨具的我一时走不了,我走到图书馆门外的檐沿下,猛得看见梦园园也在一边站着,她见到我,举着手中的伞笑着说:`过來大个子,为我举伞。’她的声音仍是那么甜美亲切,就是招呼自已的弟弟的那种不容置疑的声音。我连忙举着伞,和她向宿舍楼走去,我把她送到女生宿舍楼的栏栅门外,她把伞一推就说:`大个子,谢谢你,伞归你了。’她说着双手一撩裤腿,一边捡着水浅的地方落脚,一边咯咯地笑着,拐了两个小弯,跑进了宿舍楼……

    `大个子,大个子。’

    `伞归你了。’

    她的亲切声音始终缠绕在我的耳边。

    我从七岁就失去了母爱和姐姐的爱,因为我母亲和姐姐在那一年,被一次车祸夺去了生命!

    我需要梦园园这种待人亲切,温亲脉脉又非常体贴的女孩,冥冥之中我找到了母亲和姐姐那种深情之爱的感觉,继尔我认为梦园园就是我要找的女朋友。

    我想梦园园是否也愿与我处朋友,难道她在图书馆的檐下是专门等着我?!

    我准备请她撮一顿饭。

    但是,我是多么幼稚可笑愚蠢!

    当我第二天晚上在校饭厅等着她,要请她到校外的饭店去时,忽然看见饭厅对面的路上走过一对男女同学,两人肩并肩亲切地聊着走着。我一看那女生正是梦园园,再一看那个男的心中立刻凉了半截!

    那男的比我高两级,马上毕业,他是我们在校学生中大名鼎鼎的张亦四!他长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谁敢着他一指头?

    张亦四花钱如流水,万儿八千不当什么,学校的美男靓女,胳膊根粗得都快让他请便了,是名符其实的校霸,如果他喜欢上了梦园园,我彻底没戏,我的心当时就悬了起來。

    我心胸狭小,好记恨人,遇上不痛快的事就怨恨别人,这就是我的罪胎之源,如果当时我扭头作罢,想到梦园园恋爱自由,管我什么屁事,张亦四也不认识我,人家约梦园园去吃饭,同样与我无关,那么岂有今天!”

    说到这,张望捂脸痛哭。庭长止至道:“张望,控制好情绪。”

    张望抺了两把眼泪继续说道:“当时,一种极端自私狭隘的情绪控制住了我,我想梦园园就应该属于我,你张亦四算什么东西!

    当即一种魔力紧紧地扯住了我,让我转不了身,停不下脚步,我就不远不近地跟在张亦四和梦园园的身后,一直跟他俩进了一座大酒店,上了二楼。

    我坐在一楼大厅的待客沙发上,捧着一本刊物装着读上面的文章,这才发现,张亦四不仅是请梦园园一人,而是七八个人,那些同学都陆续到了酒店,在酒店服务员的引领下上了二楼。我坐在大厅,心里一阵阵酸楚又悲愤!

    是呀!我家没钱,我更没钱,我是个穷学生,穷光蛋!美男子,酷有个屁用!哼!如果我比张亦四有钱,就能把钱甩在他的脸上,让他闭嘴,这顿饭由我來请!

    我胡思乱想,强烈地悲愤让我按耐不住,我萌生了一个危险的念头,我要让那个张亦四难堪!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