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逗子接着讲:“俺为什么非要晚上去那条街上呢?这是因为,俺原意神秘冒险,甚至当时还想会会那鬼哩!英雄出少年呗!

    当天晚上,俺就学着福尔摩斯先生的作法,带上大功率手电筒、放大镜、长长的手捏子、小瓶子,拌好的石膏泥子和一块趴在地上用的麻布皮。

    当然,俺也没忘记戴上白手套。只可惜没有礼帽手杖,更没有华生大夫的陪伴。

    其实,俺原本想找个伴,可二……哥他不但不愿帮俺,还说俺傻得可爱。

    这天晚上天气非常寒冷,零下十五度,路上的一切都被冻住了,路两旁的高楼大厦座座冷颜挺立,窗口发出的光如同怪眼方睁。

    这么冷的天气,对俺來说却是遇上了好天气,探案集中说得好:从痕迹学的角度讲,天寒地冻最易保留案件的原始痕迹,是痕迹的天然保障,是最好的取证环境。

    我紧缩着脖子,哈着热气兴奋地疾步向前,來到那条街上,我想先确定一下张二哥是否真得來过那个角落,旁证一下他说的真实性,就找到了那条街上唯一的一个凹形角落,俺端祥一番,心想这个角落一定是张二哥讲的那个和鬼面对面的地方。

    这个角落极狭小,刚能容下一个人,如果是胖大的人也不行,我打开手电筒查看,认为假如不是遇到极为特殊的紧急情况,这个角落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來,因为这角落非常肮脏,腥臊恶臭,是路过的人尿急方便之处。

    俺再低头观察,地上确实有两只紧靠墙根的大脚印,俺判断在此站立的人是背靠里,脸向外。俺站进去试试,心想不错,能从旁验证张二哥在此处站立过。

    俺量了一下脚印,正想学着侦探方法,掏出石膏泥为脚印塑证,这才发现,石膏泥冷得成了石头。呵!咋就没想到呢!于是,俺只好放弃取证脚印,再打算到喝酒人说的那鬼站立的门洞下侦看。

    俺來到那座门洞,刚打开手电筒……忽然,听见头的上方发出一阵怪异的;唧唧呀呀的响动,这声音从街这头串过街那头,來回滑动。

    吃到这瘆人的声音,俺当即暗吃一惊:鬼來了!

    俺心里立刻咚咚地打起鼓來,那英雄少年的胆量似乎不翼而飞,头发直竖,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俺慢慢仰头,下死眼看上去,却见三层楼的一只窗口中伸出根竹杆,那竹杆橫过街道搭在对面楼上的另一个窗口,竹杆上悬挂着一件白色风衣,还有只红色风帽。风衣风帽随风摇晃,來回在竹杆上串动,发出唧唧呀呀的响声。

    看到这情况,俺立刻舒出一口气,静下心來,继尔脑子里飞出一连串的大问号。俺不禁心中惊疑:难道是这件风衣在作怪?它就是传说中的飘飞的鬼?又一想又很觉得蹊跷:及便那个喝醉酒的人说得不可信,但张二哥咋说得那样有鼻子有眼?,何必如此费心呢?另外,房顶上滚石走步又是咋回事?俺想,根据侦探学的原理推断,这背后肯定是另有隐情!

    俺正疑心重重地看着竹杆上的风衣愣神,大门突然吱啦啦被人拉开,面前响起一阵雷鸣般的吼叫:

    `快來捉鬼呀!!!’

    就见一男一女两个人,一手持木棒,高举铁锨,冲着俺就扑过來,娘唉!见到这俺的心差点炸了膛,撒腿就跑。身后捻得急,一只铁掀就擦着俺的头发梢飞过去,木捧扫着俺的后脑勺抽到墙上!那一男一女声嘶力竭地尖叫着,比鬼叫得还恐怖。

    各位,你知道咋是奔如脱兔,逃似狼追吗?幸亏俺年青步子大,气力足速度快,嗓子里呼呼蹿风,不信的话你试试看!”

    逗子讲到这,耳机内传來一起哄声,雨赢赢笑道:“逗子先生,最后一句删掉,别忘了我们有闪速之快!”

    “噢,好呗。”

    逗子继续讲道:“俺一气就跑出五百多米,听后面喊声消失,没了脚步声,这才停了下來,路上很多人都惊讶地看着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俺扶住一棵路边上的树,一口气喘了三百下,渐渐平喘下來。就在这时,有个骑摩托车的人在俺身边闸住车,双脚踏地。他向俺一扬手说:`兄弟用车吗,市里三百元行吗?’

    行,行什么行?俺走到他面前,猛地双手掐腮,作了个鬼脸:`鬼來啦!’

    那人吓得迈腿下车就跑。俺把受到的惊吓和逃命的心理压力向他发泄喊叫出來,感到心理平稳了许多。

    这叫嘛事?俺愿來是捉鬼的,却被当成了鬼來捉…奶奶也!”

    “最后这三字删去。”

    “删!”

    “俺接着说:当时,俺绕了个大弯回到家中,不敢对任何人说这事,上床就睡,作了一晚上的恶梦。

    第二天,街坊家们又传开了,说得更邪乎,说是咋晚那街上又闹鬼了,那个鬼在街上遛哒,手上还闪着光柱,刘大夫妇俩胆大,拉开大门,举起铁锨就劈,把那个鬼大半拉子脑袋劈下來,那鬼竟然顶着半个脑袋就跑,跑得真快,一会就没了影。有人问,那被刘大夫妇砍下的半个鬼脑袋呢?传得人说,那半个脑袋一闪就不见了,好像被风化掉了,不信你们看看网上呀,我们也是在网上看到的。

    听到这说法,俺也连忙回家打开电脑,一看果不其然,昨晚那场误会,竟然被传得花哩胡梢,没谱了!

    呵!俺本来想学习福尔摩斯侦探技术,弄清实事真相,不料却弄巧成拙,更加助长了谣言,无意形成了另一版本的鬼出没,这件事反而让俺添了堵,就像怀上`鬼胎’!不免产生了责任感,感到事情不太妙。唉!怨不得俺的那位二哥不愿参加,说俺傻哩!

    各位,俺心里无奈,反复考虑此事,终于下决心报告警官,俺就向学校请了假,到警局报告了此事,并把俺的种种怀疑说出來,接待俺的两位警官听了俺的汇报和分析,都很高兴,说俺挺好,还喜欢读侦探小说,一位警官当场送俺一本书,书名是《比比时小矮侦案集》,最后,俺就向两位警官打了两个敬礼,然后返校上学。这件事俺对谁也没说。

    后來俺知道,当俺去警局报告的时候,警官早己介入鬼传说的调查。那晚俺发生的事情,警官也已经知道。

    原來那晚刘大夫妇捻俺几十步,发现俺是真人,就不再捻了,他俩立刻报告了街道主任,因为怕铁锨木棒打伤俺,幸亏有惊无险。

    后來警官经过走访调查,取得大量证据,终于揭露了真相。原來这闹鬼传说的背后果然埋藏着一个巨大的隐情,一宗杀人案件!”

    ……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