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婷婷玉立和几个人下了轿车,正看见逗子和君琦坐在摇摆椅上谈笑,大黄兴奋地撒欢上來。逗子惊得失魂落魄,不由地撒腿就跑。

    但是,没跑几步,逗子突然止住脚步,脑袋里“咣!”得一声猛然惊醒:乖乖!俺可不能再让媳妇生气,她肚里怀着的两个孩子不几月就生了,如果把她气个好歹,是要出人命的!

    逗子仰头长叹,五官扭捏得实难形客。一阵风吹來,面前的柳枝刷刷作响,似乎向他发出了嘲笑声。逗子慢慢转过身來,见君琦不知去向,就见他的婷婷玉立也不让人搀扶,自己双手掐腰,迈着特有份量的;稳妥的步子,向逗子一步步走來,神态气势壮重严肃,让逗子感到震撼愧疚。

    此时的逗子有口难辩,只有点头哈腰带惨笑的份。其他几人站在轿车旁,不便过來。大黄可不管这一套,欢快殷勤地摇着尾巴,向逗子身上一个劲嗅。

    婷婷玉立手指一个暗处,示意逗子到那里去。

    唉,好,逗子就扶着媳妇走过去,一边说:“婷婷……你听我解释,大黄作证,我可不是故意约的……”

    走到黑影,婷婷玉立一摆手:“解释干嘛,没用,我今天也不给你生气,对,我现在是仨人同体,我得照顾肚里的兄弟俩,逗子,我不太明白,那天咱俩不是说得挺好的吗?最后谈到二油哥,你还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知你明白了什么?”

    “媳妇呀!”逗子向四下看看,说:“我保证。”说着就有个腿软的意思。

    “挺住!大老爷们的,又要出乖露丑,呸!”

    “唉,我是想说……”

    “说什么?”婷婷玉立示意逗子蹲下,伏在她的肚子上听听。逗子连忙蹲下,耳朵贴在媳妇的肚子上倾听,他听到了两个孩子急跳的心音,又感觉孩子在伸胳膊蹬腿。大黄也上来凑热闹,嗅着婷婷玉立的肚子。逗子站起來,一脚踹翻大黄:心想我还没给你和那个服务员算帳,这是咋会事,怎地让你把他们引了來!

    婷婷玉立说:“我什么也不说你,也别让人家亲戚看咱的笑话,你自己惦量着,走,咱们回家。”

    “唉,咱回家,媳妇,其实我对君琦没恶念坏意,今天遇上纯属偶然,她现找不上好工作,谈起她找工作的事……”

    “哦,在摇摆椅上挤着亲热着谈工作,是吧!”

    “唉……这……你慢点走……慢点嗨……”

    逗子和婷婷玉立回到了酒楼,逗子没好气地把大黄蹬进卫生间,大黄不明白犯了什么错,唧唧歪歪,很纳闷地回头朝里趴下,心想:我特玛今天够倒霉的,看來今后不能太对人献殷勤。哼!那个服务员是什么意思,把我弄回酒楼,他跑了,我却把女主人引回到酒吧,这家伙,不看在他是训狗师的份上,我咬他一口,哼!嘿!哇嗷呶由唉喉,呜汪……

    逗子小心翼翼地服侍着婷婷玉立躺在床上。

    婷婷玉立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没给你急?”

    “?”

    “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不愉快的事太玄乎了,我觉得都与二油哥有关系,就像那天晚上咱俩谈的,似乎他在冥冥之中控制着这一切,刚才在酒吧外面,你没看到,可能其他人也没注意到,我看到了,当你从摇摆椅上跑走的时候,那个君琦向黑影里冲了两步,竟然一闪就不见了,我当时心里就有了底,发什么火呀。”说着,婷婷玉立手指戳逗子一下:“你心比天大,就不动动脑筋想想,咱家里发生的这些灵异的事,其实都是外星人操作的!”

    逗子一捂头顶说:“对,我去问二油哥。”

    逗子來到一间屋,关上房门就问:“二油哥,灵斗佛,俺逗子有事相求,你也到底给俺说明白,要让俺干么,别只逗俺了行不。”

    立刻,金丝颤滑声再次响起,一个声音说道:“你联系文生,他会告诉你。”

    “好吧。”于是逗子给文生打手机,文生告诉逗子,手机里不能多说,让他明天去家里找他。

    笫二天,逗子就去了文生家里,文生见到逗子,双手一拱,当即口占四句:

    清风送友來我家,

    拱手相迎奉香茶。

    本是文缘聚才子,

    妙笔生花发春华。

    呵!逗子听了高挑大拇指称赞:“文生兄弟,你真不愧是妙笔生花!怎么样?最近挺忙吧?”逗子坐下,文生递过茶來说道:“今天我要好好与你谈明白,天龙大侠就是二油老师,他都对我说明白了。”

    “是啊!你说你说。”

    “是这样,赤子星的摩金那星主委派飞鹰金首成立联结金河系与咱们地球的文脉平台,由我们的天龙飞侠具体兴办操作,其主要成员是天龙飞俠,雨赢赢,还有我和你,将來还要包括你的婷婷玉立和三个孩子。”

    “啊?”逗子吃惊不小:“怎么会事?你有妙笔生花,我们能行?肚里没墨水,脑里缺根筋,不行不行。”

    “必须的,只要把听來的,看到的编排成故事就行,原汁原味最好,不用手写,口述也可,甚至想像都行,关于技术不成问题,现在我己成功地与金河系宇宙网络实现对接和兼容。下一步由我指导着你如何作,你一定能成。”

    “天呢!”逗子非常惊讶地问:“兄弟,我那酒楼怎么办?”

    文生打开了电脑:“逗子大哥,你來看看这个女子你认识吗?”电脑屏幕上出现字幕:金河系宇宙网络信息平台,接着画面一转,屏幕的金沙滩上出现了一个美丽漂亮的女主持,逗子一看这位女主持,惊得舌头吐出半截:“俺娘唉!这不是君琦吗,咋会事呀?”逗子盯住文生,急切地等待着文生的回答。

    文生笑而不答,指着屏幕示意逗子看下去。屏幕上那个女主持呵呵笑道:“逗子先生,我是在金河系的赤子星上与你对话,我是本频道平台主持人雨赢赢,是被赤子星科学家塑造的外星机器人。现在,我们是在私密空间对话。

    逗子先生,前段时间我被天龙飞俠派到你身边帮助你兴盛酒楼,后來又考验并诱导你开悟,确准了你的很多心理参数,现在我己完成使命,回到了赤子星上。”

    逗子扬眉瞪眼,继续听雨赢赢说道:“逗子先生,飞鹰金首己经实现了他对你的承诺,现在你的经济条件己经很好,下一步你要听从指挥,按照我指点你的步骤去作,必须的。”

    逗子听呆了,脑子发空。他端着茶杯的手,似乎凝固在嘴边,文生把他的茶杯拿下,放在桌上,指着屏幕让他再仔细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