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这天的晚上,逗子按排好酒楼的事宜,就牵着他的大黄狗,沿着春江河的岸边散步。

    今天天气不错,仰头看皓月当空,光泻万里。

    由于春江河地处繁华的闹市,又赶上现在是旅游旺季,所以,夜晚的春江河更是景色亮丽光艳。只见夜幕垂下,华灯初上,片片彩灯把春江河两岸照的如同白昼,江岸上杨柳依依,随风飘舞,各色花卉争奇斗艳,江面上波光粼粼,不时地驶过游客的茶船小舟,茶船上客人谈笑风声,小舟上情旅荡起双桨。两岸酒楼林立,歌声笛声此起彼伏。在京剧大戏楼的戏台上,正在上演窦娥怨一场,台下的京剧迷们掌声不断,不停地发出喝彩声。

    逗子自从养上了大黄,遛狗成了他一早一晚的必修课,每晚,他总是牵着大黄顺着春江河的南岸绕过市中心广场,再沿着一条林荫大道回到他的酒楼。

    今天大黄格外精神,甩开四蹄,摇头摆尾头前带路。

    逗子牵着大黄走到风荷桥的跟前,大黄忽然停下,举着鼻子兴奋地向桥上嗅,口中还不停地低吟,接着就拉扯着狗绳向桥上走,凤荷桥是设在春江河一股小迴流的景致,汉白玉石砌成,小巧俊秀。

    逗子很纳闷,他知道大黄可能嗅到了熟人,他一边拉住狗绳,一边向凤荷桥上看,只见桥上凭栏依靠着一位年青的女子。

    逗子听见姑娘的囗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在背诵着一首古诗:“别后相思泪涟涟,何时再相伴,春江酒楼半年缘,事事绕心间,……”声音宛转忧伤,似有隐情。

    逗子听清楚姑娘的唱词,不禁暗自吃惊:咦?这姑娘的唱念中咋提到俺春江酒楼哩?从她的话中听出意思,这女子一定是为情所困。这女子面对河水胡思乱想,可不是什么好事。要说逗子就是一个热心直肠的人,就向那女子走去,想看清楚她到底是谁。

    岂料这姑娘呆望着江水,没看逗子就说:“你來了吗逗老板。”

    逗子打个机灵吃了一惊,他一把带住大黄,仔细看那女子:“你?你是……”

    那姑娘转过身來,泪眼惺忪……啊!……竟然是君琦!

    “君琦,你咋了,在这里干嘛?”

    君琦把发丝一甩,一脸忧伤地看着逗子说:“我想喝酒,你能请我喝两杯吗?”

    “喝两杯……请……可是君琦,你遇上什么事了吗?”

    君琦不答话,扭头就向桥下走,逗子望着她的背影,犹豫再三,但还跟了上去,这就是美丽的吸引力在作怪,再者他也是想问问君琦发生了什么事。君琦走到一处酒吧店,她先进去了,对酒吧内一个男服务员说了什么,那个服务员就奔出來,对逗子施礼道:“老板您好,请把您的狗交给我保管着。”

    这个服务员说着,口中念了句什么,就见大黄乖乖地趴在地上,看着他。

    嗨呦,怪了。

    逗子当然最了解自己的大黄,大黄主动趴在地上就是表示服从。平日除了俺逗子,谁敢靠近大黄?何况是生人,今天大黄咋了?

    逗子疑惑地看看大黄,又看看那个服务员:“能行?”

    “放心吧老板,我干过训狗师,您的狗很聪明,他一闻我身上的味就明白了,所以他立刻听我的话。老板尽管放心进酒吧,把它交给我就行。”

    逗子把绳递给服务员,就见大黄一声不吭地跟着服务员走向后院。

    呵!真特玛邪乎,奇事都让俺遇到了!

    逗子进到酒吧,在君琦的对面坐下,点了好酒佳肴,见君琦低着头也不说话,只是抿酒夾菜,看上去心事很重。

    她一定是为哪个帅哥失恋了,为情所伤,逗子心中肯定地想。

    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感使逗子对君琦道:“君琦,你遇上什么事了吗?给哥说说看,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君琦再呷一口酒,放下酒杯,她突然一下抓住了逗子的手,泪眼矇眬地说:“逗子哥,虽然你和嫂子已经给我陪礼,但我仍然惦记着那件事,我刚大学毕业就去你们酒楼打工,没任何社会经验,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嫂子为何那样对待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难道是我在色诱你吗?”

    逗子抽出手说道:“君琦,你今天是为了这个,没事吧?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何心再纠缠,我觉得你挺好,都是我媳妇婷婷玉立……”

    “什么婷婷王立,典型的一只母老虎!”

    逗子一听这话,紧忙四下察看,心想如果被媳妇听到或者有熟人听了告诉他老婆,那可要了血命了。

    逗子连连摆手不让君琦提他媳妇。

    君琦点点头,又说:“逗大哥,你知道,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尤其是像我这样个性强的人更不好找。有些老板不好,像您这样实在的老板太少了。”

    逗子一笑点点头。

    逗子架不住一句好话,听眼前如此一美女这样说,更是得意洋洋:“没什么,再说你也很好。”

    “是吗?”

    “是呀。”

    “哦。”

    君琦擦擦眼露出了笑:“逗老板你待我真好,天下难找。”

    “一般一般。”

    ……

    再说那个酒吧服务员牵着大黄向酒吧的后院走,见逗子进了酒吧,就诡秘地一笑,牵着大黄折返身來,向着逗子來时的路走去……

    酒吧内,逗子和君琦聊了起來,君琦说道:“逗大哥,可惜,我再也遇不上你这样的好男人,自从离开了你的酒楼,我只好随风飘摇,走到哪步算哪步了。”

    君琦反复说逗子好,让逗子心里酸流流得蠢蠢欲动,在逗子的记忆中,婷婷玉立从没说过他半句好话,总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而眼前这位;能令所有男人馋涎欲滴的娇娘,口口声声就是认定自己是个好男人。假如今天她是为俺烦恼成这样,俺……俺特玛该怎么办呢!

    “你说。”逗子忍不住问君琦,君琦玉手拨一下发丝,低眉顺眼,轻启小红嘴,娇滴滴说道:“逗子哥~我不想为别人打工,也不想离开你的势力范围,我有个想法,不知你愿听不听?”

    “你说你说,俺听着呢。”

    君琦又抓住逗子的手,逗子浑身颤抖一下,他心慌得四下乱揪,最怕熟人在场。

    逗子不禁抽回手,伸脖子过去,悄悄对君琦说:“最好不在这里,碰到熟人就不好了。”

    “到哪里去?”君琦双眼亮晶晶的。

    “是……是到外面,对,是到外面……”

    “好。”

    于是,逗子结了帳,两人走到酒吧的外面,君琦拉逗子同坐在一把摇摆椅上。

    君琦说:“逗子哥,我有个想法,我想,你也开个酒吧,你投资,我给你张罗着保管很好,你信不信?”

    逗子一听,把头拨弄得比较快:“唉?那可不行!让俺那位知道了,呵!”

    “你傻呀!逗子哥,咱俩的事,你能让那个婷婷大玉立知道吗?咯咯……”

    两人正悄悄地谈着,就见一辆轿车嗄然而至,从车上下來几人,先有一人牵着逗子的大黄下了车,接着就有二个姑娘搀着一个胖大的妇人下车,这妇人正是婷婷玉立,逗子见此情景大叫一声,撒腿就跑!

    才下心头,

    又上心头。

    一场好戏在后头。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