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第二天早上酒楼刚开业,打门外进來一人,只见这人:

    蓬头垢面矮小瘦,

    衣不遮体露皮肉,

    一双烂鞋指探头,

    手柱拐杖一身臭。ω δwww..

    这人腰腿还不太好,拄着拐杖晃晃悠悠,往脸上看,小鼻子小眼小嘴巴都“撮”在了一起,他不但长得丑,还分辩不清有多大年纪。

    这人进到店的前厅,把拐杖一柱,大大咧咧叉腿站定,他乱发一甩,仰脸看见酒台内的君琦,就指着君琦道:“嗨!姑娘长得真俊唉!”又问:“姑娘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找没找婆家?如果没找,待俺给你找一个婆家。”

    君琦没理他。

    不用君琦答话,早上去两个男店员,指着这人喝道:“干嘛的?充什么大尾巴狼,看你这熊样找揍呀!快滚!”

    要说,俩位店员对这人的态度也不算过份,都什么年月了,及便是流浪汉叫化子也没这人这付模样的,进了门还这德行。

    两个店员向外推这人,可是意外出现了,无论两个店员怎样推,最后都吭吭哧哧用上了吃奶的劲,也推不动他,这人挺在原地,就像栽在地上的石柱,纹丝不动!

    俩个店员十分惊疑,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对付他。

    就在这时,楼梯上有人大声叹息,大伙看去,只见逗老板挎着老板娘婷婷玉立,一步一步下楼來。

    店员们立刻静了一下,心想请示老板,看这事如何处理呗。

    婷婷玉立今天描眉画眼,一脸的艳妆,她今天的艳妆不禁令店员们惊讶。为什么?因为婷婷玉立的五官长相本来就是粗眉大眼大嘴唇得,让她再这样一描画,那眉眼口鼻都成了特大号的,让人感到她的气质里蕴含着一种气势威力,一种杀伐决断。这种力量不容置疑!

    婷婷玉立在逗老板的搀扶下走到酒台跟前,她扫了众人一眼,又睥了那个进來的人,最后把眼光落在了君琦的脸上盯住不放。

    君琦自从來上班,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娘,这会凭她的直觉,立刻感这位老板娘是个脾气大的人,自己还是小心为妙,他见女老板盯住她不放,就抬眼甜甜地媚笑道:“老板娘你好,我叫君琦,是……”

    婷婷玉立一摆手:“还介绍什么,我早有耳闻,是学公关的毕业大学生吧。

    俺虽然文化不高,但依俺的理解,你学的就是那种善于攻取男人心理的学问吧。”

    “你说什么?我不懂!”听老板娘话中带“刺”,君琦不禁一愣。

    “真不懂吗?听说你作的很好呀!”婷婷玉立说着,回头瞪着逗子,顺便戳了他额上一指头,逗子一甩头道:“什么呀?你这是咋说!”

    “老板娘,你的话我不明白,我何时攻取男人的心了?”

    君琦感到有些违屈。

    “可是,”婷婷玉立说:“我看你作得很不好。心里只惦记着老板!”她一指进來的那个人道:“就这么个叫花子,你还攻不下來,我在楼梯上听到了,人家是來找你的,要给你找个婆家,你们一定是亲戚。如果这样,你要懂事就应该先和他一起出去,谈妥了把他打发走再说,何必让这么个叫化子站在这里啰嗦,脏了我的店!”

    君琦一听顿时两泪汪汪,感到受很大的侮辱,她瞪着逗老板道:“逗老板,她这是什么意思?!”

    逗子把头一垂,臊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何曾想到婷婷玉立來这么一手,他当即急了,忍不住冲着婷婷玉立喝道:“你什么意思,犯什么神经病!”说着,他实在脸上挂不住,不知从哪里來了勇气,竟然鬼使神差地打了婷婷玉立一个耳光。

    要说婷婷玉立疑心太重,从昨晚醋意大发,这会犯起神经病也不过份。

    婷婷玉立哪挨过逗子的巴掌,她见逗子打她,心想你护着她,登时火冒三仗,甩手回击了逗子一记耳光,又突然隔着酒台冷不丁打了君琦一记耳光。事情灵异突变,真是:

    急变丧理智,

    冲天魔力起!

    祸从天上降,

    无明火千里!

    君琦捧住脸嚎啕大哭,婷婷玉立倒在地上撒泼大滚,叫喊着孩子也不要了,要死要活得,店员一起拥上來搀扶婷婷玉立,极力劝说,逗子急得捶胸顿足直蹦高,那个进來的人却一脸诡异冷笑地看热闹。一切乱了套。

    头一波來吃饭的客人们聚集在门口:怎么了?老板和老板娘打起來,老板娘和那个俊姑娘打起來了,一定是出了小三。怎么还有个脏兮兮的叫化子也掺在其中?

    逗子叫喊着,冲着进來的那个人奔去:“都是你这个傢伙惹起來的!”他上去就揪这个人的衣领,这个人突然把柱着的拐杖举到逗子的眼前,逗子拔脖伸头,两眼逗住了:“咦?!这不是二油哥的那付拐仗?!是啊,没错!”他再盯睛看这个人的模样,还没等看清,这个人突然淡去,在空气中消失!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众人惊骇不己!门口看热闹的人暴发出轰然喊声:“快看天上!”他们看到一溜白光向天上飞去。接着众人的头一摆又发出一声喊,大家手指着酒楼的牌扁:“牌扁上的酒楼名称变了!”

    逗子跑到门外,一看那镌刻着春江大酒楼的牌扁上的字变成了“赤子星灵异大酒店”!

    “俺娘唉!”逗子心里惊呼道。

    酒楼里所有店员都奔到店外,婷婷玉立让人搀着也出去观看,君琦也停止了哭声跑到店外。那两个男店员吓得直哆嗦,说:“刚才我俩使足了劲推他,他竟然纹丝不动,就知道不是一般人,难道是传说中的外星超人?!”

    ……

    这件灵异的事是发生在大众广庭面前,传到网上引一片哗然,由于众人來不及留下音像资料,所以没有真凭实据,只是传说而己,记者來釆访逗老板,逗老板直摇头:“哪有这事,扁额上的字是我根据网上编的,这样不是更吸引顾客吗哈!”

    这件事发生后,逗子的酒楼名声更响了,每天吃饭的客人爆滿。后來,逗子夫妇专门请君琦陪礼道欠,没过几天君琦就离开酒楼另谋高就去了。

    再说,发生了这件事,婷婷玉立受的刺激很大,当天晚上,她联想到家里发生的这一些灵异,急切地盘问逗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逗子就把如何与二油去中南山,把路上发生的一切合盘对婷婷玉立说了,说到二油的事,婷婷玉立惊骇不已,最后逗子对婷婷玉立说:“我感觉二油哥最近常常穿越來酒楼,一方面在保护我们,又好像在干预我们,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呀,难道他对我们有着一个未來的按排。”

    “是啊!”婷婷玉立说:“刚才听你说,当时你在中南山的大地缝中,你的选择是一家人幸福生活的在一起,但我却认为,我们现在发展的有些过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的钱赚的越多,我们的家却更不安定,更危险。”

    “你是说,依我们的能力只能承受这些?”

    “我看是,如果没有灵异之能,就这些也不会有!你说,你对君琦是不是己经有意了?虽然人家无意,我错怪人家,但是你瞒不了我,你肯定对人家已心存邪念,难说今后不会出乖露丑!你这样作就违背了你的初衷;一家人幸福生活的选择,所以,天理不容,二油哥不答应,让你出乱子,你懂了吗!”

    逗子嘿嘿一笑:“哦!我似乎明白了!”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