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逗子夫妇开酒店,也遇到一些有趣的事,

    这些事都是逗子从前没遇到的。

    就像前文中讲的大强來挑事是一例,还有一事也挺有很有意思。

    那天己经很晚,酒楼的一层只剩下一位客人,店员小刘发现这位客人是位七十多岁的白胡子老头,他己经吃完喝完了,却不停地在桌上地下寻找什么,小刘过去问:“老大爷,你在找什么?”

    老人说:“我在找牙,我的半嘴牙不见了。”说着他就张大嘴,小刘看清了,老大爷的下牙一个不少,上牙床却空空如也,就说:“老大爷,你一定是戴的假牙吧?”

    老人点点头说:“是呀!小伙子,你们的饭菜和肉汤作得真好,我吃喝完就觉得胃里顺畅,一股荡气冲出來,我打了嗝,又打了两个嚏喷,两个嚏喷打完,一闭嘴,嗯?不对劲,就觉得嘴里空,一想准是我的上牙飞了出去,就满地找牙,找到现在也没找到。”

    店员一听暗笑:“说得这么热闹。”

    老人嘬着嘴对小刘说:“你一定帮我找到,这嘴牙花了我十个月的退休金才镶上的!”

    “大爷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嚏喷能把假牙喷到多远?放心。”小刘就低头找,桌上地上包括周围,找了半天也是没找到。

    小刘一头雾水,心想大爷的嘴又不是大炮,还能把牙喷到哪里去?于是,他就疑惑地问:“大爷,你弄准戴着那假牙來了?”

    老人一听着急:“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故意蒙诈你们?”说着,一把抓住小刘的胳膊:“小伙子你懂吗?不管怎么说,牙是在你们店里丟的,必需给我找到,找不到就让你老板赔!”

    “大爷,我不是这意思。请你放开手,我们再仔细找。”小刘解释着,老人放开小刘的胳膊。

    小刘坐在老人坐的地方,模拟着老人打个嚏喷,咦!这地方直冲门口,可是足有七八米远的距离呢。

    小刘就顺着朝向,向门口一路寻去,來到门外,忽见他的逗老板正牵着大黄狗在门外抽烟遛跶,逗老板扬眉锁目,好像在考虑什么重大事情,忽然,大黄狗停下不走了,甩头摇尾,吭吭哧哧直叫,小刘借着光亮仔细一瞅,狗嘴里正含着一付弧型假牙,嗨呦喂!

    小刘连忙踫碰逗老板,指指狗嘴,又指指在门里站着的老人。老人也跟到门口,但他眼花,没看到什么。

    逗老板经小刘一指点,看准了狗嘴的东西,又看看那个嘬着嘴的老人明白了,立刻暗示小刘先去屋里稳住老人。

    逗子向狗要那付假牙,这才发现那付假牙竟然卡在狗牙上了,皺劲不是!逗子用手指抠弄了半天,差点被狗咬破了手指,最后终于把假牙弄了下來。

    逗子把假牙递给小刘去消毒清刷干净,这才还给了老人戴上,老人戴上假牙反复咀嚼感觉几次,忽然纳闷道:“奇怪了,过去戴着老是磨上嘴皮,现在不磨了,难道刚才你们拿去给我矫正了一下!”

    逗子和小刘哈哈一笑。

    老人不知他的假牙刚刚经历了什么。

    逗子送给老人价值三百元的就餐券,说是包赔他的精神损失,还为他叫了的车交上租车费,老人有些喜出望外,高兴地走了。

    回到店里,小刘对逗老板说:“真是怪事,这假牙让狗咬了不但没坏,反而更合适!”逗老板听了,竖起一个指头神秘地说:“小刘你不懂,一切皆有可能!”

    逗子老板说得不假,“一切皆有可能”,最近就有一件“可能”就冲着他來了,他因此内心动荡不安,几乎成了心病。

    事情是这样:

    一个亲戚给逗子推荐來一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这位姑娘二十几岁,在大学是学公关专业的。

    这位女大学生就是那种一心要走到舞台中央,驾御仰脸客的;善于表现搧情的美女,她天生丽质,一脸俊美身材苗条,谈吐落落大方,肢体语言更是大胆泼辣,激情抖颤,光亮四射,她说话、动作和眼神灵气十足,善于诱导且很有分寸,她适合穿各种款项的衣服,充分体现出成熟姑娘的女性曲线。

    她的名字叫君琦。

    逗老板按排君琦在前台工作,是将她作为吸引顾客,尤其是回头客的招牌,给她的薪水不错。

    君琦暂时來这里上班,是作为一种职业过渡,想在这里先实践锻炼一下,然后再谋求大发展。

    不妨说追君琦的小伙子不在少数。

    自从君琦來酒楼上班,她的“招牌”效应可想而知,她小嘴甜巴巴的,客人们眼盯着她不放,尤其是年青的帅哥们,都想找岔和她多说上两句,嘴上说着别的,心里却在试探:美女美女我行吗?

    自从君琦來上班,也一下子紧紧地吸引了我们这位逗老板。

    逗老板何需人也,过去被媳妇管得严,就是有点小心眼也施展不开,何况“兜内空”。

    现在可不一样了,因为经营这座酒楼,每天,经逗老板手的钱就像流水,哗哗出去又多多回來。过去,逗子没接近过美女,现在,这位美女是他手下的一名员工。

    人有了钱最易胡思乱想。

    君琦热情大方,对谁都有很强的“自來熟”吸引力,有着强烈的支使人的那种魄力,与其他店员不一样,她见了逗老板从不客气,有什么事就扬手招呼:过來,告诉你应该这么办那么办!

    逗老板就马上“听令”,几乎样样照办。逗老板的媳妇婷婷玉立也常这样招呼他:你过來,我告诉你……可那些结果都是指责喝令他改过。

    逗子心烦,理智告诉他,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可是他的心却被君琦“提溜”起來。

    这天晚上,他在酒楼陪着朋友喝酒聊天,很晚才回到婷婷玉立的,那晚逗子喝了不少酒,心中荡漾,在媳妇面前就哼哼唧唧唱起一首艳曲,婷婷玉立猛地搡他一把:“这么浪!遇上什么高兴的事了?”

    “啊,店里來的这个女大学生可真行,人长得漂亮,还很会吸引顾客,为咱店里增益不少,我准备给她加薪哈。”

    “呸!恐怕她也把你吸引了吧!”婷婷玉立手指戳在逗子的额头上。

    “什么话?哪能呀!”

    婷婷玉立什么人,当即警惕,她对丈夫了如指掌,逗子肚子里的那点蛔蛔虫,在婷婷玉力眼里好似明镜一般,她早己听说前台來了一个漂亮的女大学,但由于自己身孕在身,不便公开出面,所以,并没见到那个女大学生,今天听逗子唱艳曲,又见他谈起那女大学生声情并茂,心里就打了个机灵:我还是防着点,据说男人有了钱,心里就像猴子的脸,说变就变,无论如何,明天我也要下楼一趟,去会会那个女大学生,该敲打就敲打几下。

    这正是:

    美色搔情乱,

    魔念惹是非。

    灵光闪怀里,

    儿盼父心归。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