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却说,逗子与二油隔空对话,逗子唠叨了一大坨,请教二油搞个汤店兼卖饼怎么样,二油却哈哈一笑再无音讯。

    逗子刚回过神來,见文生要出院:嗨!不再观察几天?

    文生解释说:“逗子大哥,医师们说我完全康复,为此他们惊讶得下巴掉了二十回,他们把我列入生命科学的研究对象,要对我跟踪观察,为此因为我的配合,还要补偿我。

    逗子哥,他们见我的身体壮况一切恢复正常,甚至更健康,就完全同意我出院。

    逗子先生,及然如此我何必癞在这里不走呢,好像我是大富翁,在这里号钱玩?逗子哥呀,虽然医院很好,医生护士脸上常挂着笑,但这里毕竟是人体修理厂,进来的时候舒服,出去的时候兜里空,这里岂是久留之地,所以,我要出院,尽快投入网文事业。”

    “兄弟,你没事吧,听了你这番话,哥我有些不放心,过去你话很少,现在也变成了絮絮叨叨,和俺不相上下。兄弟呀,既然你决定出院,叔婶们也没异意,咱就走呗。”

    文生出院前,医师们又对他进行了胸透,文生胸部的“妙笔生花”影像很清晰,那只笔金灿灿得,不停地放烁着神秘的微光,医师们仔细看了又看,再惊讶了八回。

    那位“大板牙”立刻起草报告,题目是关于罕见病案,“妙笔生花”之情况汇报和测想。

    文生出了院,奔回家中去从事他的网文事业了,暂且不提。

    ……

    逗子也连忙回到家,见到他媳妇婷婷玉立,就把文生的事说了一遍,却不敢提与二油隔空对话的事。

    婷婷玉立听了文生的事,心里噗噗腾腾乱跳,她对逗子说:“我就像怀了鬼胎,心里害怕,这都是真得吗?咱那三棵`灵根’才用了一根就这么神奇,不知那红黄两根是什么情况。”

    “媳妇你说对了,咱再看看那两根能干什么?”

    于是,夫归俩把那红黄“灵根”拿出來,捧进厨房,一通折腾,把能够想到的饭菜花样作了个遍,一直忙到半夜,也没得出什么甜酸苦辣咸的结果。两人大汗淋璃,看着三桌子饭菜发了愁。

    还是婷婷玉立相当聪明,把围裙解下来一扔,抹着额上的汗对逗子说:“我记起名人一句话:大概是找不准方法硬去作,再努力勤奋也白搭!我看咱还是洗洗睡吧!”

    逗子看着红黄二根也只愣神,他记起的一句名人语录,大概是凡事“他”说了算,而不是“你”!逗子想这红黄二位“神根”与白根不一样,是普通的木根?

    俩人洗洗上了床,再议论一通如何开店的事,逗子一时來了精神,就兴奋起來……俩人一阵忙乱后才睡去。

    婷婷玉立作了一梦:眼前一亮,闪出两个白胖的娃娃,扬着小手扑入她的怀中,撒娇道:“亲爱的妈妈,你不认识我们了吗?”婷婷玉立看着这两个白胖小子非常惊喜,急问:“两个小宝贝,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呀?我有儿子了,他叫春树?己经十二岁了。”

    “妈妈,春树是我俩的弟弟呀。”

    “?”

    “是呀,妈妈,你忘了我们了吗?在有春树弟弟之前,那年你怀上我俩四个月了,那时你和我们的爸已经给我俩起好了名,一个叫逗春根,一个叫逗春芽。后來你因为不小心摔倒,就流了产,可怜我俩个尚未成熟的小生命,身体支离破碎,灵魂被抛入虚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成为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在无尽的黑暗冰冷中游荡,哭唤着妈妈,因为妈妈呀,我们一直强烈地留恋着你那温柔宽博的孕床。现在机缘已到,我们终于又找到了妈妈,就请妈妈相认我们吧!”

    婷婷玉立听了这番话,顿感心如刀割,一下子抱住两个娃娃,呜呜地哭起來,她哭得十分伤心。

    逗子猛得被哭声惊醒,他打开灯,见媳妇大哭,连忙推推她。婷婷玉立醒來,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奔到儿子春树的屋里,见儿子睡得正香,她弯下腰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逗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着媳妇的身后,他小声问:“怎么了?”

    婷婷玉立摇摇头,仍然泪花闪动,她推逗子一把说:“没什么,去睡吧。”

    俩人回卧室路过厨房,婷婷玉立忽然听见厨房内似乎有悄悄地说话声,厨房的门虚掩着,婷婷玉立走过去轻轻地推开,她一看里边的情景,惊慌地连忙后撤,逗子向前一看,只见那红黄白三棵神根站立起來,悄悄地正在对话,白色神根对红黄二根说:“你二位别再难为咱爸妈了,我们作为他三个孩子的命根,也是爸妈的心根,爸妈也挺不容易的,刚才你二位托梦给她,让妈妈很伤心。”

    红根说:“是啊,你二位听着,爸妈正在看着我们,现在我们就各就其位吧,使爸妈明了咱们的用途,尤其是我和春芽。春树负责汤己经定了,我春根负责酒,春芽是负责矿泉水。

    來吧,我们彼此彼此道声再见。”

    “再见!”

    “再见!”

    三棵神根彼此道声再见,随着那阵金丝的颤滑声,一闪不见了。

    婷婷玉立在逗子的身后,正搂着逗子的后腰,听见三棵神根的对话和一闪消失,惊得跌在地板上,把逗子也拽倒。俩人仰在地板上摇头晃脑一阵寻找,逗子指着矿泉水桶惊呼道:“快看!”

    婷婷玉立指着桌上的半瓶喝剩下的酒说:“你看呀!”

    俩人惊愕地看到红色春根不知如何进入了封闭的半瓶白酒中,黄色的春芽进入封闭的矿泉水捅中。

    白酒立刻泛起一些红色汽泡,矿泉水捅里也泛起一些黄色的汽泡。

    逗子和婷婷玉立从地板上爬起,吃惊地互相看着,突听背后有响动,俩人胆战心惊地慢慢转过身來,发现儿子春树站在他俩身后。瞪着眼道:“爸妈在干什么呀,是半夜练摔角吗?”

    逗子眼一逗:“啊……练摔角?……对,是该练练摔角。”

    婷婷玉立立刻甩膀子扭动腰肢:“练练,不练不得劲。”然后推儿子:“快去睡觉,明天还要上校。”

    儿子应一声转身回他的房间了,关门时嘀咕说:“有了,明天的作文题目是:爸妈半夜练摔角。”

    逗子一听鬼脸大作:“儿子嗨,咱不写这段嗨!”

    婷婷玉立说:“就写爸妈早晨练太极拳!”

    说着,逗子和婷婷玉立又吐舌头,再作鬼脸,看着那瓶酒和矿泉水就进了屋,两人再也睡不着,婷婷玉立把作的梦向逗子重复说了三遍,逗子似乎明白了,这三棵神根代表了他们的三个孩子的命根,是冥冥之中來投缘报达他夫妇的,逗子惊叹不已,天呢,春树己这么大了,那春根春芽是谁,过去媳妇是流过产,还是双胞胎,那么他俩还能回來?呵!难到刚才俺和媳妇“忙乱”的那一阵,又把这俩孩子的魂钩了来?!呵!哈!俺真得进入了神秘的穿越,谁知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第二天的早上,逗子和媳妇起床,打发春树去上学。然后关上门,逗子弄拧开那白酒瓶,婷婷玉立打开矿泉水桶,两人各自下鼻子一闻,大吃一惊!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