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

    文生的意识被洞中闪出的一道白光“拽”了过去,他立刻感到全身就像一盞慢慢熄灭冷却的烛光,最后,烛光火苗跳闪一下即熄灭了,他失去了知觉。

    文生的头歪在电脑前,两只胳膊垂了下来!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文生听到有人悄悄地呼唤他:“文生醒醒,醒醒,我是你的二油哥天龙飞侠。”

    随着呼唤,那种微妙的金丝颤滑声音再次响起,文生的身体就像通上了电流,一股暖流遍布全身,万亿细胞重新活跃,他的意识又回到了脑子,有了感应,他再次听到心音强劲有力的节奏,刹时浑身燥热放出一身大汗,但是他的眼睛睁不开。

    那个声音再次呼唤:“文生文生醒来,我是你的二油哥,天龙飞侠呀。”

    “你是二油哥天龙飞侠,二油哥我怎么了,我在哪?”

    “文生,为了我们之间更好的合作,我们通过闪能技术改造了你的神经系统,现在,你己经具备两套神经系统,一套是你原生的,另一套是我们为你精心配置的,同时还把你的金笔化解成`灵子’元素,溶解在你的胸部,形成妙笔生花的影像,这些在你的身体中都非常美妙的成功兼容。

    在这个过程中,你必须涅槃重生,所以你刚刚经历一场死而复生的过程,放心吧文生,你完全成功了,你己经复苏,变成一个激情四射的文艺青年,一个更强大的你,你己成就了文艺大仙的基本素质!

    文生,你现在是在急救中心的抢救室内,有十个医师正围在你的病床周围,目瞪口呆地看着你死而复生,你慢慢睁开眼吧。”

    文生眨了两下眼,他先慢慢睁开一只,又睁开另一只,他两眼直视天花板,缓缓地举起一只手,口中來了词:

    妙笔生花开我胸,

    激情四射一文青。

    自古神笔酿大梦,

    魑魅魍魉歌鬼声!

    大家好呀!

    ……

    “俺娘唉!”

    “天呢!”

    “要血命了!”

    “炸尸啦!”

    文生听见在他的上方,发出一片轰然的呐喊声,只见眼镜子们闪闪放光,有圆的方的.三角形的什么的脑袋,先是撞在一起,又四下分离,眼镜子们乱飞,所有的嘴巴们尽量张大,个个目瞪口呆……

    空气凝固了,所有的眼睛盯住床上这位。

    文生一个机灵,头一晃说道:“怎么了先生们?难到死去活來有什么奇怪的吗?你们这些命帅们,难道没见过死人?没见过活人?没见过死去又活來的人?”

    一个“大板牙”开了口:“这位死……死人……不对……这位活先生……”

    “医档上注明,他名字叫文生。”一个瘦子提醒道。

    “大板牙”道:“文生先生,像你这种情况我见过几例,但你的情况太……太邪乎了,仪器显示你具有两套神经系统,对你的新一套神经系统不识别,透视还显示,你的胸内形成了四个字:妙笔生花,昨天你被送來时,心脏已停止运转,没了气脉,但是,你的另一套神经系统却照样运作,而且十分活跃,说明你没死,所以我们没有放弃你,也没敢釆取任何措施,只好二十四小时无间段检测,直到你的身体意外地重新启动,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的确没见识过,所以我们惊疑。”

    “是啊是啊!”所有的头都在点晃。

    “哦,谢谢你们了!各位老师,其实俺更不明白,这么着吧,你们可以去问俺二油哥,他明白。”

    “?”……

    亲爱的读者,发生这种事件,对一般人來说不觉得邪乎才怪!

    听到二油这名字,门外大步跨进一人,这人的头发擦着门框的上沿就走进來,文生一见喜出望外,竟然是逗子!在逗子的身后还跟着文生的爸爸和他的二叔二婶。

    逗子攥住文生的手:“兄弟呀,你可回來了,可把俺和你爸和你叔婶吓坏了!”

    文生连忙坐起來。

    文生的爸和二叔二婶泪汪汪地抱住文生,二婶说:“文生呀,多亏了你这位逗子大哥,昨天他要找你急着商量开店的事,给你打手机你关了机,他就找了你來,可是怎么敲门也敲不开,我们觉得不太好,打开门发现你晕迷在电脑桌上,我们就连忙送你来到了急救中心,你晕迷了一整天,终于醒來了,你这孩子呀,怎么一睁眼还來了首诗?呵呵……”

    “奇了怪了!”文生的爸和二叔异口同声地说。

    逗子说:“二婶,俺兄弟这叫学问,哈!”

    那位“大板牙”道:“文生先生,你刚说的要我们去问你的二油哥,他是谁?”

    不等文生说话,逗子就说道:“二油哥呀,他在另一个世界,你也找不去!”

    逗子的话把大家说得一头雾水,面面相觑。

    “另一个世界?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板牙一锁眉头,他当然不明白其中的奥秘。

    “怎么乱七八糟?……”逗子还要说,文生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对“大板牙”说:“我是说着玩的,别当真。”

    逗子还要说什么,忽然一阵钻心的奇痒袭上身來,逗子立刻一阵乱搔:“唉哟……呵……哈……”逗子连忙跑出屋去,他摇头晃脑,咝咝哈哈,一阵狂搔,稍会,骚痒突然停止,一个声音响在他耳边:“哈,再让你多话!”

    “是二油哥!”逗子一把捂住嘴,他大吃一惊,是二油哥在对我说话!他连忙来到楼梯的踏步间,悄声问空:“二油哥,我正急着请教人呀,你给我的那三棵神根显灵了,俺媳妇在作汤时,把其中一棵在清汤里,想试试它的功效,哈,那汤立刻变得白糊糊稠糊糊,样子纯美,飘出的香气混合了茶酒参肉的古味道,俺形容不好,反正味纯甘美,胃里舒服顺畅,还怪醒脑得,俺孩子喝了,说记忆力提升,俺媳妇说她多年的偏头疼症,失眠症都好了,当时就见效,还能维持二十四小时。而且神奇的是做完汤后,捞出这神根来,居然完好如初!你说你说,二油哥俺不说了,还是你给俺说两句吧。”

    “那三棵神根分红黄白三色,你熬汤用的是哪一色?”

    “啊呀二油哥呀,我用的是白色的那一棵。”

    “对了!”

    “那红黄两根呢?”

    “自已悟去,到时你自然明白。”

    “你看你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和媳妇笨,告诉俺不行吗?”逗子央求着,忽然猛得捂住嘴:看我这张臭嘴,现在还给二油哥抬杠?他已是天上的神人!于是改口说:“二油哥,你说得咋这么有道理,俺和媳妇商量着想开个煲汤店,外带卖烧饼,你说咋样,指点俺几句。”

    “煲汤店,卖烧饼……哈……”

    那声音留下一串笑声,渐渐的远去了……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