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上文书咱说道,逗子在早餐店遇到个名叫大强的人,这人是个工程承包头,逗子曾和朋友一起与他喝过两次酒,但交往并不深,在最后那次喝酒散席的时候,逗子又酒后多话,就惹出个麻烦事。

    这三年,大强联系不上逗子,想起他就气恼,今天不期而相遇,就要“理论”一下。

    大强劈手抓住逗子的衣领喝道:“姓逗的,今天终于碰上你!我问你,你说的那位叫什么二油的人呢?!”

    “喂!打住……”逗子连忙在嘴上竖起食指:“吁……吁……哥们,眼下提谁都行,就是别提俺二油哥,如果让他听到,找上你可够你`喝一壶’的!”

    说着,逗子下死眼钉住对张强,让他松手。又说:“那事与二油哥没关系,俺全负责!”

    大强低声道:“什么毛病?你特玛说话办事也太离谱,你知道我妹妹那样,为什么骗她说,要给他介绍个男朋友?这几年她信以为真了,过一段时间就问我为什么你介绍的人不来见面,我怎么回答?你特玛换了手机,我联系不上你,也打听不到你,你说,今天咱该怎么办!”

    逗子把脑袋一拨弄:“什么怎么办,人家不同意就是了,再说了,你妹妹那样,比我媳妇婷婷玉立还婷婷玉立呢,能这么容易找上男朋友吗?”

    “啪!”大强一巴掌掴來。

    “啪!”逗子一掌掴去。

    要说逗子眼下可不是过去那样了,他经过一月的磨练,变得浑身有劲,胳膊根壮。在两人互掴耳光中,大强也挨了逗子回敬的一掌,感到了逗子的力量,他一下子捂住脸,愣愣地瞪着逗子,觉得出乎意料之外,他立刻要抓桌上的东西砸逗子。

    早餐店的老板怕在自已店里出事,立刻上來拉开双人,逗子灵机一动,现在不跑更待何时呢,他一把扯起旅行包,撒退就跑出早餐店,那速度只狠爹娘少生了两只脚……

    ……

    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人,逗子用力地拍着自已的嘴唇,心中默念道:让你再多话,让你再喝酒!接着就想起了他的二油哥,不尽又流出泪水:二油哥呀,今后你一定要暗中保护俺呀!

    ……

    逗子的媳妇婷婷玉立,正在小书店内卖书,忽觉门口一暗,风尘扑扑进來一人,就见逗子迈步进店,返身关上门,撂下背包就急着从背包内,搜出三棵小树根,举在媳妇的眼前,笑眯眯地直晃悠。

    婷婷玉立见丈夫回來了,激动地刚要拥抱,逗子却在她面前晃悠起三棵小树根。婷婷玉立看着这三棵不起眼的小树根,她神态变幻着,最后定格在拧眉瞪目上:“这是什么?是人参?”

    “咋人参?灵物,宝贝!二油哥说的!”

    “这叫宝贝?人参呢?”

    逗子一边摇摇头,一边闻闻小树根,这三棵小树根经过二十多小时,有些干澡了,发出一种异样的幽香,令他有些激动。逗子再把小树根举到婷婷玉立鼻子下:“你再闻闻多么香!”

    婷婷玉立接过小树根闻一闻,就丟在桌上:“它香是香,能值多少钱?我再问你,你弄的人参呢?”

    逗子一摊手,无奈地遥遥头,婷婷玉立一瞪眼,喝声问道:“你和二油到底干什么去了?就弄了三根这个來?!”说着,婷婷玉立立刻启动手机拨号码。逗子连忙捂住媳妇的嘴巴:“媳妇听俺说,别给二油哥打手机,再说你也打不通。他去执行重大任务了!”

    “什么重大任务,你的话我能信?屁!”婷婷玉立一把拉下逗子的手说。

    手机连通了,但是,手机却没有铃声,也没有拒绝声,手机里静悄悄地,似乎进入虚空,逗子和媳妇盯着手机,屏声静气。

    稍一会,听到手机内传來恰似风中金丝震颤的滑音,这声音由远而近,越來越大,在书店内环绕立体,直钻两个人的脑子,这声音既像外太空的呼唤声,又像从深地下发出的幽灵声,婷婷玉立从没听到过这种刺激神经的声音,她浑身一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婷婷玉立连忙关掉手机,狐疑地问逗子:“什么声音,这么瘆人!二油为何不接手机?”

    “对!”逗子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媳妇说:“他不会接手机,也没回來。媳妇呀,这事你就先别问了,以后我再对你说好不好。”婷婷玉立小心地点点头,再也不追问下去。

    突然,婷婷玉立猛向逗子身后缩,她指着刚才丟在桌上的三棵小树根,嘴巴滩涣,浓发直抖。

    逗子一看,脑袋直晕。

    就见那三棵小树根闪出一阵阵微妙的金色弧光,紧接着支升扎须,站了起來,它们一个挨一个,毛须“联手”竟然跳起了舞步!接着发出轻微的唱念声:

    金洞小树根,

    微妙感灵深。

    太宇圆融道,

    源自赤子星。

    那三棵小树根如同三个小人,在桌上翩翩起舞,逗子和他媳妇惊得眼珠子快要掉出來了。又听小树根继续唱念道:

    遥遥荒古一念心,

    冰冰水火运魔神。

    灵战疾风雷声动,

    暴云翻卷扫是非。

    那三棵小树根唱跳完了,又重新倒在桌子上,再也没了动静。

    逗子和婷婷玉立互相拍脑袋,又向屋外观察,明白一定不是在梦中。

    婷婷玉立第一次经历这样诡异的事,在过去她怕过谁,现在整个人都让恐惧感占领,她对逗子的虎劲顿然消失了,吓得气喘吁吁,茫茫然不知所措,她不错眼珠地盯着那三棵小树根,搂住逗子,将头偎在逗子的怀里,悄悄地说:“老公呀~俺怕呀,它们不就是传说中的妖物吗!咱抓紧把它们送给大款,大富贵的人,他们那些人命大造化大能欺得住,或者,干脆扔掉算了!我最怕伤着咱儿子。”

    “送人?扔掉?连门也没有呀!你不是天天嫌俺没出息,没能力养活你娘俩吗?宝贝來了,你倒怕成这样,不正是应验了一句成语!”

    “什么?”

    “`叶公好龙’呗!”又说:“婷婷玉立,很多事情俺一时不能对你说,你知道吧,这三棵灵根來路很神奇!是灵物信物善物!决不会伤害咱一家人,咱也不能用它作任何坏事,咱先把它们放在家里供着,不但不能送人扔掉,也决不能卖钱,我坚信,将来咱家一定要有神奇的事发生!”

    婷婷玉立看着逗子,逗子眼睛里放着神奇的光泽。

    此时,逗子夫妇两人也无心在店里待下去了,逗子小心翼翼地把三棵灵物揣在怀里,俩人关上店门,互相搀着胳膊向家走。左邻右店的熟人惊奇地看到,逗子和他媳妇俩人一脸庄严,昂头挺胸地迈着方步并排向前,熟人见了都面面相觑,不知他夫妇俩发生了什么情况……

    人有灵气境界升,

    高台阔步一路行。

    它日春江水喧哗,

    宾客迎门舞长龙。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