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逗子和文生醒來,发现随身的物件一件不少,俩人坐在一座密林的地上。ωヤノ亅丶メ....

    逗子和文生环顾四周,十分地吃惊,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夜,冷风嗖嗖,抬头望去,只见空中秋月高悬,林木婆娑,远处传來狗吠的声音。

    逗子和文生对视,看清对方后,彼此点点头,又急着摆头寻找二油。

    文生忽然看见,在几十米远的地方,立着一个孤伶伶的人影,虽然辩不清头颅模样,但从身段上看,很像二油。

    文生指给逗子看,悄悄对他说:“那不是二油老师吗?”

    逗子伸直脖子,向那个人影看,看不清楚,他甩两下头再看……咦……应该是。

    那个人影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逗子又伸着脖子盯着那个人影,悄悄地问:“是……是……二油哥吗?你咋了,咋不过来呀!……”

    那个人影还是一动不动,逗子心境一锁,又问:“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呀!”

    只见那个人影转身而去,如同漂浮一般。

    文生碰逗子一下,俩人站起來慢慢地挪步跟上去,那个人影越走越急,逗子和文生也越跟越紧……

    唉呀!逗子和文生同时发现,他俩不知不觉跟着那个人影进入了一座墓地。月光下,这座墓地清楚地显露出一个个坟包,各坟包上冥幡翻动,燐火粉飞……

    就见那个人影在一座坟包前站住,转过身來,逗子和文生这次看清楚了,果然真是二油!见二油头发直竖,脸色煞白,身穿一件长布衫,袖子很长,几乎垂到膝盖,双脚*着。

    这个二油指着他脚下的坟包,向逗子和文生连连作辑,接着,就见他如同垂入地面,身子越來越矮,最后竟然沉入了地下……

    看到这一幕,逗子的两排牙齿凸出嘴唇,嗒嗒作响,文生则抱住一棵树身;哆嗦得树叶沙沙抖擞。

    逗子的泪水一串串流到胸前,文生也哽咽地哭出声來。

    这时,在一棵树冠之上,发出一串不停的唱念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逗子和文生仰面看去,只见对面一棵巨树的树冠上,端坐一位白发飘然的老人。

    逗子和文生一看,这不是在笑嘴大裂谷底中;那位佛庙中的老和尚吗!逗子和文生一屁股坐在地上,逗子忍不住哭叫道:“老和尚呀!俺二油哥这是怎么了?”

    老和尚看着逗子和文生说道:“二位施主,不必如此惊慌悲痛,听老纳给你二位讲。

    你们的二油哥缘本是天界灵战佛转世人间來修行佛法,灵战佛在刚刚辞世前,特吩咐老纳來向二位施主交待明白。

    这位前世的灵战佛,因为与你二位缘分足兮,这一劫即來本世点拨二位施主醒悟。

    眼下,灵战佛的的肉身已结束人间的使命,入土为安,而他的灵魂己随外星人到维摩星系的大荒星上,重塑灵战金刚不坏之身,修行灵战佛法,将來功德圆满,要于宇宙太空中,斗妖除魔,以求宇宙太平安稳。

    二位施主,刚才外星人把您二位送到这里,与二油的幻影告别。

    二位施主知道吗,灵战佛临辞世前,没忘记与你们兄弟的一场情义,他还会惦记二位施主,将來,二位施主有何难事,只要在心中向他叙说,他就会灵现在你们面前,帮助二位施主。

    二位施主,你们已经各自得到了改变命运的灵物。但是切记,一定保存慎用,好自为之,将來无论如何发达,都要坚持正义,乐善好施。

    切记,一旦心恶淫邪,灵物之能必被天意废弃,你们也要得到罪恶的报应!

    切记切记!……”

    老和尚说到这两眼一睁,说声:“阿弥陀佛!”立刻化为一道金光,闪烁而去。

    逗子和文生见老和尚祥云而去,这才幌然大悟,原来二油哥是天人度世,來拯救我们二位的!

    逗子和文生想起这些天与二油哥的日日夜夜生死与共,不由地十分悲痛,尤其是逗子想起与二油几十年的情份,不禁又泪流满面:

    兄弟情谊几十年,

    荣辱与共酿悲欢。

    吵吵闹闹心自喜,

    分分合合现奇缘。

    文生也长吁短叹,泪流不止,心想:虽然我与二油老师相处短暂,但从一见面就很投缘,感觉二油老师一定并非寻常之人,果不其然,在与二油老师近一个月的相处时间里,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一路垂范自率先,

    野地遇险巧过关。

    勤奋隐忍情自高,

    每逢困难毅更坚。

    逗子和文生,俩人面对二油显示入土的地方,深怀感恩之情,长跪不起……然后洒泪而别。

    ……

    逗子和文生商量好,先送文生回家。原來,这里离文生的家不过二十里路程,俩人考虑着各自怀揣着灵物,为安全起见要连夜回赶。

    一路上,逗子和文生进行了长谈,当谈到二油,外星人等等不可思议的事和一些冒险的情景,二人约定秘不外传,连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告诉。

    就这样,逗子把文生送到村口,说了声随时通过手机联系,就与他告别分手。

    且说逗子走到第二天的上午,大约九点钟,就回到了那个来时与二油吃肉串的集市。这时,逗子感到既困乏又很饥饿,他就进了一个买早点的小店,要了两只烧饼,一碗豆付脑,他吃着喝着,眼皮就“打起架來”。

    忽然,逗子觉得对面坐下一人,那人笑哈哈地拍了他一下肩膀:“兄弟嗨!”

    逗子猛一睁眼,就见对面坐着一猛汉,大槐头,瞪着一双“狠”眼,看上去有四十冒头的岁数,好像面熟……

    那人哈哈笑着高声道:“兄弟,真是贵人多忘事哩,把俺忘了吗?”

    “噢!~”逗子抖擞精神,但看着这人,一时又想不起是谁了。

    “大强呀!”那人眼珠子逼视着逗子道:“想想,两年前。”

    “对了。”逗子一拍额头想起來了:“在丰盛居酒店……”

    “对哩,对哩!”那人又拍逗子一下:“想起來了吧!”

    逗子心想,怎么遇上他了呢?真巧!

    逗子想起,那是两年前的事,有个街坊托他找个干装修的人,要为家里铺木地板,逗子就通过一个朋友找到了这个叫大强的人,这个叫大强的人是个工程包工头,专干些家庭装修的活,逗子就是个中间介绍,为街坊帮忙,分文不取。

    本來,逗子的街坊和这个大强己经商量好了价格,但干完活后,逗子的街坊嫌大强手下人干得不好,所以就只给一半价钱,大强见赔了本,当然不愿意,双方争吵了两次,最后也没平衡,这大强就暴躁起來,派了几个人,要去街坊家里,把铺好的地板破坏掉,逗子的那个街坊岂能愿意,就找到了逗子……

    眼见的一场纷争就要升级成打仗!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