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话说,二油、逗子和文生仨人向西南方向走了两个多小时,二油忽然停住脚步,张大鼻翼四下嗅动,逗子和文生也立定脚步,逗子见他这付表情好笑,笑哈哈地问他:“昨了?闻到骨头味了吗?哈……”

    二油今天打定主意,不与逗子抬杠,就说:“我闻到了鬼笑沟的味道。”

    “吩!又来了!鬼笑沟?听着就惨人!”逗子双手一摊坐在地上:“二油哥呀!俺和文生陪着你走一趟,及便吃苦受累也无所谓哈,可你别总是这么一惊一诈地吓唬俺们。”

    “别唠叨,走吧!咱们马上就到。”二油甩手指指前方。于是仨人又走了一里多路程。越向前去,地势越來越陡。

    果然,眼前横出一道深沟大壑断住了他们的去路,阵阵浓烈的地热潮湿气雾,从沟壑内翻卷滚动着迎面扑來。

    仨人走到沟壑旁边,抓牢树身探头向下看去,立刻被眼下的景物震撼了。原来下面又是一座奇异大峽谷。

    就见这峽谷深不见底,看对面距离不远,但左右望不到边际。峡谷里雾气缭绕,蒸腾如云,十几座巨石峰柱在云雾中钻出头來。峰柱之间是茂密的绿树、奇枝花叶,处处藤萝枝蔓,横遮竖拦,一行行大燕鸣叫着上不遨翔,亿万只蝙蝠雾一般翻飞。峡谷的四壁,笔直如刀削一般,一条河水顺流跌落下去,沟底回荡着吼叫的水声,如同奔雷。

    文生查看手机上的卫星定位图,他的眼前一亮,对二油和逗子说:“二位老师,我查到了,这里就是著名的笑嘴大地缝。资料上说,这条裂谷形成于二百万年前的一次地球大地震,那次地震波及三大地理板块,暴发出天大的能量,它们互相冲撞辗压,重新定位,结果在这个地区形成巨大的裂谷地缝。

    据探测,这条裂缝深达三百米,底部虽然弥合,上部却一直张开长达二百公里长的口子,最宽的地方约二百米,两边的尽头咬合。

    从高空看,大峡谷细长弯曲,两头翘起,很像一支大笑嘴,所以地质学家称它为笑嘴大裂谷。奇异的是,每当刮起大风,裂谷中万树摇动,就会发出几十里外都能听到的;犹如哈哈的怪笑声,所以当地老百姓习惯称它鬼笑沟。

    关于鬼笑沟疯传着很多鬼怪的事件,至今是个谜。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在裂谷的中部位置。

    这条裂谷到目前为止,是地球上尚未开发的;保持原始生物琏最完善的地方,简至就是个聚宝盆,下面宝藏无数。”

    “唉哟喂!”

    逗子听鬼笑沟是聚宝盆,下面宝藏无数,兴奋地站起身來,张大眼睛惊喜道:“真的?”

    二油道:“这下面一定是聚宝盆!人参,人参娃娃,人参什么的……全会有的……”

    “还它二大爷呢!你认为俺傻呀!就是有宝贝,谁又敢下去弄上点來?!哼……空想呗!”

    二油说:“当然我们要下到沟去一趟!我难道白干了三年地质探测队!”

    “啊?”逗子一听:“别吹,俺看你的!”

    二油手指着峡谷边沿的一个地方:“你们看,那不是有人下去过吗!”

    仨人顺着二油手指的方向看去,瞪起惊诧的眼睛:沟沿里爬上一个人来,只见这个人头顶破草帽,肩背一只麻袋,腰间别着把小砍刀,一看就知道是位采药农。这位采药农一边向上攀登,一边操着浓重的地方戏口音高声唱道:“……天军一到呀~~风尘马踏声啊~~奔袭八百里呀~~横扫十万兵唉~~唉嗨一唉嗨……”

    这药农爬上地面,忽见迎面站着三个人,就打量着他们问:“你们是干啥的?來旅游的吗?”

    二油忙上前笑着招呼:“老大哥你好呀!我们是來玩的,你这是下去釆药呢?”

    “是哩,一看你们就是外地人來旅游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俺们当地人就是靠这座峡谷过活哩,三家倒有两家來这里釆药贩卖,这下面遍地是宝。”

    仨人点点头。

    二油道:“俺们也想下去见识见识,老大哥,下去有路?”

    “路多着哩,据上两辈子的老人讲,在古代下面还住着很多人家呢,还有寺庙,就是眼下,那庙里还有位守佛的老修行人哩。”

    文生一听惊喜道:“有修行人,真的?”

    “咋是假的,前段时间俺还见到他哩。”

    逗子伸着脖子问:“老哥,下面有人参吗?”

    “有哩,那要到沟底的密林深处才能见到,据人说他见到过,有一种人参娃娃半夜还能走呢,对哩,那个守庙的人就见到过,你们去问他。”

    “老大哥,我们怎样才能下去呢?如果下去了,怎样才能上来呢?”

    “这还不容易,愿怎样下都行哩,你们是不是担心掉下去呀,想掉也掉不下去哩,就是故意跳也跳不下去!”

    “为什么?”二油问。

    “你们想呀,崖壁上长满了万年的紫藤枝蔓,还有崖壁上伸展出的无数的松柏,它们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封闭不透,你们还要向下开路才能行得通呢,我没法给你们说具体咋走,你们下行会自己明白,如果都能下到谷底了,还愁上不来,再说哩,还有一条地下岩洞,只通地面,那个老修行人会告诉你们。

    有一条,见到蟒蛇一定躲着点喽,别搭理他们,他们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仨人听着这位药农的话,只是点头称是。

    那位药农说完了,扭身就走了,仨人向他摆手:“再见了老大哥!”

    那位药农不答话,口中又唱道:“釆菊东篱下呀~~,悠然见南山哟~~”飘然而去。

    ……

    仨人目送着药农远去的背影,默然不语,心中直纳闷:这里的确前不巴村后不巴店,就是个局部的无人区,这位老哥突然得出现,还这么及时,好像冥冥之中专门來点拨我们。

    仨人回过神来,二油对逗子和文生说:“你二位咋地?”

    文生先说:“二油老师,我要去寻访那位守庙的修行人。请他指教一番。”

    逗子翘起大拇指,指着自己道:“俺要去找人参娃娃,啪个照传给俺媳妇看,别让她认为俺光玩哩。”

    于是仨人决心一定,要一探峡谷大地缝!

    ……

    话说天地万物,不缘不相聚,也是自然的运作造化。

    接下來,二油领着逗子和文生,顺着裂谷的边沿查看,在一处地方发现了一个奇迹,在这个地方,竟然有人工开凿的一段台阶,通下深幽的裂谷下面,这段台阶斜顺着崖壁有一定的坡度。崖壁上挂满了紫色的藤萝,仨人小心翼翼地手抓藤萝,脚踏台阶慢慢下行,下行了约有一百多米,台阶逐渐模糊,但崖壁上伸展出一棵大松柏,仨人必须趴到这棵松柏树枝上,才能再探究向下的路……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