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梦呓镜中情,

    心境寄幽冥。.『.

    嵯跎多少事,

    沉思警钟鸣。

    书接上文:文生睡去也作了一梦,梦见忽忽悠悠走进一处园子,抬头望见迎门的影壁墙上,龙飞凤舞题写着四行诗句:

    清泉美景花中行,

    秋韵柳色满池清。

    水波荡漾笛声起,

    仙女笑容与花融。

    嗨呦!文生感到这首诗很美,不禁再读两遍,牢记在心中。

    过了影壁墙,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园内一池清泉,泉水微波轻漾,晃如明镜,叮叮咚咚,鱼草游行。泉池周匝垂柳依依,鸟语花香,亭榭楼阁,飞檐斗拱。

    这里的一切景致熠熠生辉,浮动着一派浪慢神迷的气芬。

    文生四下寻视一遍,十分纳闷,园中仅他一人游逛,非常寂静。

    文生走到一处竹林间,顺着曲曲弯弯的麻石甬道前行,见竹林的尽头,闪出一座红色古楼,这座古楼白墙红柱,寂然而立。

    突然,文生口瞪口呆,就见古厦的飞檐上,悄悄地飘下一位娇艳的女子和一个女童,这位仙女雾发似云霓,面如桃花,内穿绿色紧身衣,外系一件大红色披风,披风的下摆在微风中轻轻舒展,她的怀中乖巧地趴着一只小玉免,玉免长长的耳朵不时地抖动着,“露睺”着一对红色眼珠,盯着文生看。

    “玉兔仙子来了……”那女子开口向文生招呼道。文生打个激灵:是在叫我?

    文生停住脚步,透过竹林的缝隙向四下观望,十分地疑惑:这里没别人呢,她是在叫我,叫我什么玉兔仙子。

    “玉兔仙子呀,请您到这边来。”那仙女玉手轻指,笑吟吟地再次招呼文生。

    文生顿时闻到一股香气迎面扑来,一种异常的亲切感吸引着他,不由地向那位仙女走去:

    香气撩心旌,

    林鹊唱竹枝,

    悄然风送意

    但觉醉痴痴。

    文生走到仙女面前:“请问仙女您是在叫我吗?为何叫我玉兔仙子。”

    仙女玉齿轻启微微笑道:

    “我乃是掌空仙师身旁的玉兔仙女。先生有所不知,你于梦中穿越了时空,沿着古灵隧道,来到天界的竹泉梦园。

    玉兔仙子,五百年前,我们俩人曾经有过一段美满的夫妻姻缘。那时,我俩人勤奋持家,乐善好施,倍受街坊四邻的尊敬。但是,街坊上有个衙内刀笔吏,性格刁蛮欺诈,仗着有文化,县太爷是他的亲叔叔,他又是衙里办事的人,就仗势欺人,专干欺压百姓的恶事,只要他看到老百姓谁家的田产比他好,就会千万百计弄到手。这家伙无中生有,伪造地契是拿手好戏。

    当年他瞅准了我们家的一块好地,就故计重演。他无中生有地说,我们家的那块好地是他家祖上的,并拿出伪造的地契,一纸将我家告到县衙。他卖通管事的衙子,最后将我们那块好地霸占。由于我们不懂文字,更不知官场衙内的黑暗,所以吃了大亏。

    当我们夫妻百年善终后,灵魂升到万虚空境,陪伴在掌空仙师的左右,化作他身边的一对玉兔,你作了玉兔仙子,我作了玉兔仙女。

    后來,你发现那个当年的刀笔吏再次投生到人间,取名叫文窦沙,就耐不住复仇的念头,决意要到人类时空,誓愿舞文弄墨,与他一解当年的文牍情仇。你常常跪在掌空仙师的脚下,苦苦哀求他同意你到人间。

    掌空仙师慧眼透视,知道虽然你处万空之境修行,但在你的心中仍然纠结着一种扯不断,理还乱的文仇笔怨,恶缘不散,命中注定这一世要到人间与文窦沙经历恶文缠斗,所以,最后同意你到人世间走一趟。

    于是你就投入人间,直到今天。你看,你写得网络小说《天地玄幻》一书中充满了腾腾杀气。

    玉兔仙子,那个文窦沙眼下也在写网络小说,不久,你们将会在网络上遭遇,进行一场`文伯血拼’!

    玉兔仙子,掌空仙师派我來显现在你的梦中,让我如此告诫你,一定小心为妙……”

    “请问玉兔仙女,这个文窦沙的网名怎样称呼?他写得是什么书?……”

    玉兔仙女不答话,口中占出两段诗:

    刀笔狂袭众心,

    鬼魔剿杀驰奔。

    乱军从上而落,

    挥剑血桨粉飞。

    ……

    良善何须顽斗,

    正义略胜一筹。

    玉兔灵妙岁月,

    妙笔谱写春秋。

    ……

    文生一时难解其中之意,待要问个明白,却见那玉兔仙女双拳一抱,对文生说道:“切记,切记!”而后一纵身,携那童女飞去。

    文生大叫:玉兔仙女您上哪?带上我去吧!

    文生刚要向前迈步,眼前的空气如同爆炸,把他一下“打趴”在地上……

    ……

    文生大叫着醒来,大汗淋沥,他竭立冷静下来,回想起刚才梦中的情景,不觉暗自吃惊:咦?什么玉兔仙子,玉兔仙女,五百年前的好夫妻,还有文窦沙,这梦怎么和真的一样?文生连忙四下看看,自己分明是在旅店的床上睡觉。

    文生见窗外天色大亮,连忙穿上衣服,他虽然做了一晚上的梦,但精神却很充沛。

    他去洗盥间,见逗子己经在那里了,二人一同洗盥,文生同逗子打招呼:“逗子先生,昨晚睡得可好呀!”

    “好?……好……个逑!”逗子一边忙着刷牙,一边愤愤地说道:“这是啥破店,半夜里闹鬼哩!”

    “怎么,逗先生也作恶梦了?”

    “恶梦?恶梦倒没作,却碰见活女鬼。嗨!不说这些。反正俺要马上离开这个鬼店。”

    ……

    仨人又重新上路,二油今天像变了个人,一见逗子就满脸堆笑,因为昨晚梦中逗子冷冰冰地把他仍进水里的事,他还记忆犹新,他很疑惑且忐忑不安。

    二油一把夺过逗子的旅行背包:“兄弟,俺帮你拎着。”又抢过逗子的水壶:“俺也帮你提着。”再把自已的拐杖递到文生的手里,说:“你还年青,容易疲劳,你先柱着。”文生不要,二油就硬塞给他。

    逗子很高兴:“呵!这才是当大哥的样子。”走了一会,逗子歪头斜眼看着二油道:“不对吧,俺怎么觉得太阳达西边出来了呢?俺说二油哥,昨天晚上睡得高兴?屋里进去什么人了吧?”

    二油低头无语,一会笑着说:“兄弟,昨晚俺考虑了,你二位跟着俺一路步行,既累又花钱多,实际上就是赔着俺一起吃苦受罪,俺真有些过意不去!今后路途还很遥远,也不知还要遇上啥事,俺一定尽到责任。应该的,应该的。”

    文生说:“二位老师,我昨晚作了一个梦,不可思议,梦中情景事理太深刻了!我一路上也要多学见识。看來,我在网文上早晚有一拚!”

    “呵!两位文化大仙,俺逗子是头脑简单,四肢長大。俺逗子没长远打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听你二位这样说,俺也要跟着你二位多学些文化知识,别老是让俺媳妇,用她那胖大的手指戳俺的脑门,说俺没脑子,没心机啦,哈……”

    哈哈……仨人哈哈大笑。

    仨人一路上说笑着,不知不觉己经走了两个多少时。前面不远处,一条自然形成的;长达五十公里的大地缝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据地质学家们考察,这条巨大的地缝,形成于两百万年前一次地球大地震,当时两块地理板块,暴发出天大能量,相互冲撞辗压,下面填实,地表都翻转开了嘴,当地人把这个地缝叫着鬼笑沟,因为在高空中看,地缝的样子就像一只开口大笑的地嘴。这地缝:

    哈天大地嘴,

    獠牙怪石林,

    万灵阔口生,

    世界称第一。

    奇保藏此处,

    探幽不见底,

    无数谜奇事,

    风谣传无尽。

    但是无奇缘,

    相见不相识,

    人无尽情游,

    三生难相遇。

    ……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