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逗子听了文生家庭遭遇,既同情又气愤,当即流下了泪水,并且痛骂文生的后妈。但是,文生的表情却很木然,甚至疑惑逗子反映这么大。

    文生继续地说道:“从幼小起,我就是在这种强烈的内心孤独、压抑甚至恐惧中生活,日夜如此,从无间段。我失去而且远离了同学伙伴们的平衡心理,漾慕着他们美好的父母双亲家庭。

    但是,我内心的另一面又是昂扬向上的,始终不服气!我必经是成长中的小孩,内心充满盼望和希望,并且,被孤独和压抑的感觉越大,我的盼望和希望也就越强烈。

    我逐渐变得非常敏感,而很容易激动,但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

    有一天,我在古书上看到一句诗: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立刻很激动,牢牢地记在心里。又一次,我又在书中看到,一位伟人说:世界的未来是年青人的,希望在你们身上!我看了热泪盈眶,在心里把这话默念了很长时间。当然,我在书中还读到了很多鼓励年青人的话,我都如获珍宝藏在心里,成为我精神世界的支柱。总之,这些话都默默地激发着我的心火在燃烧!

    是的,我盼望着属于我的世界的到来。

    在没有接触到电脑前,我就幻想过我的拯救者,在无数个夜晚,我想像着我的拯救者是一位凌空大侠,这位大侠天马独行,雷电驰聘,长樱之剑善舞,所向披靡,他暴然斩妖降魔,救我出世,与他并肩作战……每当这样幻想,我就激动地在被子里偷偷流泪……

    二位老师,我先讲到这里吧。”

    二油说:“好吧,先讲到这里,我们要在太阳落山前翻过这座山,找个适合我们住的地方。文生,等晚上我们住下,你再接着为我们讲吧,我听着很好。”说着他就要收拾东西走人。

    “咦!”逗子正入神听文生讲,听说二油要马上走人,他就烦了:“嘛呀?二油哥,俺不是说你了,你老是给俺弄这别扭,死犟眼,俺听文生讲得正带劲,走什么走?在乎这一会吗?”

    逗子不动地方,拉住文生再要他讲下去。二油圆眼一瞪:“逗子,你知道吗?翻这座山要费很大劲,如果天黑前下不了山,来狼了咋治?”

    “哼嘿!胡说,现在哪来的狼呀?你以为这里是野生动物园哩!”

    “到晚上山风很冷,俺们都受不了!”

    逗子一听猛地起身:“俺说二油,咋能一切都依着你?这么着,咱俩还是再来一次`赐腚瓜’的玩法,让文生当裁判。”又对文生说:“兄弟,是这样,俺俩看谁先踢到对方的屁股,别的地方不能踢,谁先踢到就算赢,赢了说了就算。”对着文生一挤眼:“放心,俺腿长。”

    二油道:“文生闪开,我非把这家伙踢得回家找他老婆哭去。”

    于是二油和逗子两人就开始甩开腿找对方的屁股上踢。二人连拥带飞踢,耍着耍着就围着文生转上了。文生想躲也躲不开,二油和逗子都不好下脚踢,然而就在混乱舞动中,逗子逮上一脚,他没踢到二油的屁股上,反而踢到文生的屁股上,二油一看来了机会,照着逗子的屁股就蹬,不料也蹬在了文生的屁股上,仨人倒在地上大笑起来……

    仨人收拾行装开始翻山,顺过一道峡谷,又绕着一座奇峰。只见这峡谷:

    雾蒸万松崖为舟,

    骑鹰驾鹤云帆秀。

    嶒嵯深谷风声乱,

    燕鸣飞流深幽幽。

    再看那坐奇峯的形状:

    擎天一独峰,

    峥嵘惹天风。

    苍然露透瘦,

    鬼斧神雕绣。

    仨人来到山角下,就见山下如同飞来一座集市,十分得繁华,这里好象是山木花草的商品集散地,自然是商铺满大街,酒楼连成片,旅店比比皆是。

    逗子来了情绪:“刚才,有位大仙,据说是来修行的一傢伙,他说什么,下山找不到住的地方咋办?狼来了咋办?结果狼没来——是你来了吧!”

    仨人一笑,二油说:“逗子,来时可是你说的,不住野村小店。”

    “瞪足你那十万里的大眼珠子看清楚,这里是野村小店呵?!”

    “算你赢了,你说了算,看你的按排行不?”

    逗子肚囔道:“昨天开支大了点,还真得要找个小店住下哩。”

    文生笑了。

    仨人商量好,花费aa制。

    到了集市上,呵!各种物品太丰富了,处处成堆,件件耀眼,那掏钱算帳的,一溜溜排成队。

    在一个大摊位上,摆着无数手串镯子,有玛瑙的,玉制的,木制,什么的,应有尽有。逗子直了脖子,他要为媳妇买对手镯戴,他立刻打开手机视频窗:“婷婷玉立先生。”,他是这样称呼他媳妇的:“婷婷玉立先生请看,要哪对镯子。”

    视窗内,婷婷玉立说:“老公~~,什么的都行,只要是你买的就行~~,你不知道,咱俩结婚后,俺还没离开过你一晚上呢,这俩天俺都找不到感觉啦,晚上失眠~~”。

    “呵!俺不挺好的吗,别挂记俺,说,要哪对?”说着,逗子摇摆着手机向摊货上照。

    手机里传出婷婷玉立斩钉截铁地话:“什么都行!我告诉你,晚上住店,别和女店员搭话,知道吗!”那边关机。逗子作个鬼脸也关了机。他偷眼一看,二油和文生正在不远处的书摊子看书。

    逗子指着一对镯子,问摊主:“多少钱?”

    摊主盯住逗子:“老板,这是绿玉的,栓马山洞中釆集制作的。如果您要……一千八百元就够了。”

    “开……开开什么玩笑?一千八?那你这一摊子还不卖个几亿!”

    摊主一摊手:“先生说这干嘛?开口要钱,就地还价,是天经地义的事……要吗?”

    “八十!”

    “一百!”

    “九十!”

    “行,拿着!”

    逗子买了手镯,心里踏实高兴。嘚,回去说六百,哈!

    逗子找到二油和文生,见文生卖了本书,书名叫《大神荣登记》逗子一看,挑大拇指说:“高深!”

    文生说:“大神们都是才高八斗,用心深刻。”逗子一撇嘴道:“那是!将来也让俺儿子学学。”于是他也买了同样一本。

    二油对文生说:“我外行,认为的不一定对,我认为网络小说大神,除了才高八斗,用心深刻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要素,那就是助缘,就是那句老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象咱现在一样。”

    “油老师说得对。”文生点头说。逗子接过二油的话茬说道:“生活中的人吗,我认为还要学点科技,譬如我,干过木匠,打过洋铁壶,还会修修手表……”

    “那叫科技呀?叫手艺!”

    “对呀!手艺不就是艺术吗?”

    “哈,差远了。”二油摆摆手。

    仨人说着话离开了集市,他们要先找家旅店住下。仨人来到旅店街,逗子扬头四下察看,用手一指:“就这家了!”

    ……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