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二油说:“吃饭还不容易?到什么地方吃什么饭,该咋吃就咋吃。”他让逗子和文生把背包里面带吃的东西,包括自已的烧饼,咸鸭蛋、罐菜和袋装肉通通拿出来,把泡坏的食物扔掉,把剩下的摆在干净的草地上凉晒。然后,二油提起一根粗树枝招呼逗子和文生跟他回到岸边那几块探水石上。

    “干嘛?”逗子急问。

    二油说:“你俩人蹲下,瞅瞅水里再说。”

    逗子和文生就蹲下向水里瞅:“鱼!鱼鱼!”二人不约而同地叫。

    “只是鱼吗?”

    “咦!有水蛇!”文生说。

    “还有鳖哩!哈哈……”逗子惊呼道。

    “对!…”二油举起棍子:“我数一二三,到三时棍子就猛抽在水里,它们有一秒时间的昏迷乱蹦,你俩就用巴掌甭管它是谁,打它上岸,注意别伤着手,咱没手套懂吗?”

    “这叫啥事?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逗子激情道,示意二油快下棍子:“俺可是最爱吃鳖了。”他说。

    “啪!!!……”

    呵!这一棍抽在水里,只见水花飞溅,探水石之间的小巷湾里炸了营,乌龟王八蛇鱼都飞了起来。

    “哈,唉,唉哟!……”

    逗子和文生叫着,四肢胳膊乱扑打,文生把一条鱼拍到岸上,逗子眼眍,双手就抓住一只大鳖不松手,那大鳖和逗子对了眼,认识吗?又觉得有些熟,这鳖似乎也是逮么就吃么的角,下嘴就是一口,正叨住逗子的食指尖,逗子急忙甩手,把那只鳖甩到岸上,定晴一看,自己的食指肚缺了个小口,有血向外冒。逗子呲牙咧嘴是笑也是哭:“咦呀!”他大步迈到正在草丛中翻滚的鳖旁,跺它一脚,那鳖一缩头不动了。

    逗子攥住食指再回到探水石。二油走到另一处探水石之间再击一棍,水中又飞出几只什么,文生又打上岸一条鱼,逗子见眼前一条飞物,左巴掌急打,呵!这条鱼够大,他一巴掌竟然没打动它,那鱼就落在他的怀里,逗子一个激灵,猛得起身,用衣服兜住那条大鱼,嘻嘻哈哈跑向山坡上他们休息的地方,把那条大鱼丟在地上。

    “够吃得了吗?”

    “够了,够了!”逗子和文生喊道。

    仨人收拾“战利品”,逗子发现那只咬了他手指的鳖不见了:“奶奶,咬了俺想溜!门也没有,非吃了你不可!”逗子恶狠狠地转圈寻找。

    文生喊:“在这呢?”

    “哪?”

    “石头缝用藏着呢!”

    逗子奔到一山石处,猫腰一瞅:“呵!这家伙,老老实实给我出来!”

    逗子再也不敢下手,找支木棍把鳖从石缝里挑出来,一脚一脚地把鳖踢过去。二油让他俩找些干草落叶和小木棍,找块空地准备点火,把鱼和鳖们收拾好。

    不一会,逗子抱着一怀树叶回来,那树叶如同荷叶一般大小,然后,他用树叶一层层把收拾好的鱼和鳖包起来,再让逗子和文生到岸边湿地弄些泥巴來,厚厚地焙在包着树叶的鱼鳖外面,最后点燃干草落叶和小木枝烘烤……

    仨人又用削了皮的细木枝串起那些烧饼之类的食物,再削上几双木筷子,打开罐头肉菜。正好,鱼鳖烘烤熟透,散发出阵阵浓香味,仨人熄灭余火,打开泥叶,呵,一顿丰盛的午餐开始了。二油打开自己的酒葫芦,问逗子喝不?

    逗子想一想:“俺只喝三口,多了不喝?”

    “哈,你想多喝也不给你,这是高度酒,还要给你受伤的指头浇上点消消炎。”

    逗子指着二油对文生笑着说:“这哥们鬼点子就是多!”

    逗子看着烤熟的鳖,拧目瞪目一逗眼:“还有你这个鬼鳖,吃了我一口肉,落到这个下场不是?!”

    仨人哈哈大笑,二油喝了一口酒,把酒葫芦递给逗子,指着鳖道:“兄弟,也要让它消消炎,你不懂,它有怨气!”

    逗子接过酒葫芦,在鳖肉上撒了点,用筷子挾了点鳖肉吃:“哈!什么味,呸,这一消炎咋吃?”他把鳖递给文生,筷子点着二油道:“太坏太坏。”

    文生尝了点,觉得味道还可以,他要递给二油,逗子一把抢回來:“他吃,门也没有,鳖身上有俺的肉血,他吃等于间接吃俺!他不能吃。”

    二油和文生都笑了。

    逗子放下鳖,向食指上倒酒,酒落在伤处,疼得逗子直咬牙。

    仨人吃着喝着,二油问文生:“你才二十冒头,比俺俩小不少,这么吃苦能行?路途还很远呢。”

    文生说:“俩位老师,我什么苦都能吃呀!”说着,他不由地长长地叹息一声,神色很惆怅。

    二油和逗子再次感到文生有着不同寻常的;超乎他实际年零的沉重感。二油问:“按照现在的生活水平,在你这个岁数不该吃多大的苦吧?”

    逗子点点头,也有同感。

    “唉!……俩位老师,及然话到这个份上了……我说说吧。

    俩位老师,我爸妈在我五岁的那年就闹翻了,俩人天天打骂。最后我妈离家出走。

    后来两人离婚,我妈嫁给了别人,我爸也娶了别人。在我们村,按照传统,男孩要归父亲,所以我一直跟着我爸生活。

    我现在的这个妈睥气很急暴,也很阴险。她对我太不好了。她时常找岔训斥我,反正我在她眼里没有好的地方,她还经常威胁吓唬我,让我恐惧害怕。

    我爸在外打工,几个月甚至半年才回家一次,只要我爸回来,现在的这个妈对我就表现得很好,好像换了一个人。所以,那些年,我日夜盼望着爸回家,我一听见爸的声音或者有人谈起他,就会激动地掉泪。因为我现在这个妈总是打击我,我又不敢对别人说,也敢对我爸说。我爸总是来去匆忙,没心思顾忌我。

    我自小就憋着一肚子话,很受压抑,性格懦弱,我觉得我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从不敢表现自我,甚至不敢大声说话,我就像一支被人抛弃在角落里的小癞猫,小心翼翼地看着别人的脸色。

    我在十三岁那年的一天,因为一件事,这个妈严重地误会了我,我就很激烈地不活了。我当时吓得跪在地上求她饶了我,我跪了有一个多小时。我两天都不敢睡觉,想起她要上吊就打哆嗦。

    这件事把我吓死了,我也想到了死,我在梦中无数次梦见我的亲妈,我认为我的亲妈她……她……对我太狠了,那时我还小,又不能去找爸,也不敢对爸说这些。

    但是,我学习很好,更爱读小说。后来我在网络游戏中找到了`另一个我’,我这才发现,我的`另一个我很強大!我家没有电脑,只是到一个富裕的同学家里去玩……”

    文生说到这,被逗子的哭声打断了,只见逗子一手捂着脸哭起来:“呜……兄弟呀……得玛,你现在那妈找揍不是!要让俺媳妇知道这事……”

    二油制止道:“逗子,干嘛你这是,让文生说完行不?”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