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书读者不得模仿书中情节,都是写着玩的,别当真呀!)

    (书接上文)

    话说,二油领路,带着逗子、文生俩人七绕八拐,再向西南方向走,中途歇了两歇,聊了些闲话,彼此更加了解。ω δwww..快到中午时候,一座高山,一条大河迎面而来,冷气袭人。

    就见这座山,

    壮阔它无边。

    尽展似画岫,

    崖松风摆手,

    云崖秀屏障,

    飞燕任自由。

    奇峰擎天起,

    嵯峨露峥嵘。

    高树耸绿发,

    枫叶好年华。

    云雾动山腰,

    河水绕山流。

    再看这条河,波涛汹湧,奔声如雷,万丈瀑布从天落,水击深潭八方飞。那激荡水潭清澈见底,寒气逼人,潭水之中,杂色的是各种鱼,绿色的尽水草,咕碌碌水泡一串串,荡悠悠片片花叶游。

    看到这番情景,文生很兴奋,他问道:“两位老师,这是什么山?哪条河呀?”

    二油子连忙掏出地图,瞅一会,手指一点说:“这山名叫大石山,河的名叫大水河。”

    逗子听了一脸苦相,指着二油喊道:“嘛呀?俺那亲哥,你带的好路,放着车不坐!……这会还什么大石山,大水河,是山能没大石头?是河能没大水流?你等于白说。”

    “咋了?这是俺起的名?”

    文生连忙说:“二位老师,我们这里很多高山大河都是无名的,为什么呢?因为过去的老名太粗俗,象死狼山,臭椿崖,王八岭,狗儿洞等。还有化共河,死魚滩,迎风十里臭什么的,现在都治理好了,这些名字也就过时没人叫了。但是有些地方,新起的名字又叫不习惯,老百姓叫来叫去叫乱了套,干脆随便叫,叫习惯了再说。”

    “对呀!”二油说。

    逗子一甩胳膊:“对呀。俺看你二油咋让俺俩过这河!”

    二油道:“逗子,别遇上点麻烦,就急眼过不去,那些玩旅游的人想找这么个原始山河还难呢,他们拿钱过河也会乐得蹦高。”

    “你行,你有办法。”逗子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二油从背包里掏出把斧子,这斧子戴着一只刃套。二油拔下来刃套,露出十分锋利的斧刃,他递给逗子说:“去砍些你那胳膊粗细的树枝来,咱作一只大木筏过河用。”

    又叮嘱说:“别老逮住一棵树砍哟,能把树砍死!”

    “嘛呀?!”逗子不接斧子,他一蹦老高:“嘛呀老油,你明知道俺是旱鸭子,当年为你好玄没憋死在河里,这会要乘什么烂筏子过河,看这河水直蹦高,能过得去?俺不去……”

    二油就把斧子丟在逗子的脚下。随后问文生:“你不是旱鸭子吧?”文生说:“我不是,五岁就会游泳了。”

    “好!咱不管他。咱俩去找树条编绳索。”二油和文生来到一棵大树下,这棵树满树都垂着细枝条,二油最熟悉这种树枝条,韧力十足。二油向树上观察一番就爬上树,他从腰间掏出一把刀割断枝条扔下,让文生抱到河边浸泡。

    二油在树上,看到逗子在那边也上了树,奋力向下砍树枝,他每砍一下,看着二油就咬牙切齿地喊:“俺砍死你!砍死你!……”二油指着他哈哈大笑。然后说:“加油干吧,编好筏子咱们就开饭。”

    逗子的粗树枝和二油的细树条都凑够了,仨人就合在一齐,在二油的指点下扎木筏,关健的部位都是二油亲手绑扎拴牢。木筏近二米宽,长约三米多,四周扎起围栏,腚下能坐着,每人面前还有挂背包的横担兼扶手。

    木筏扎好了,逗子先上去坐坐,他冲着二油咧嘴笑:“行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文生也上去坐坐试试。

    二油问:“咱是现在开餐,还是过河再吃?”

    逗子和文生都很兴奋,逗子说:过去吃,过去心里就踏实了。于是二油就仔细选择一处较平缓的河面,仨人把木筏抬到水边,先用一根绳索把木筏连接在一棵树上。仨人都手持当划桨用的木棍,二油先上去,对逗子和文生讲了如何用木“桨”划水的办法,逗子和文生都点头说明白了,随后上了木筏。

    木筏不离岸还可,离了岸逗子可就紧张起来,等二油割断了连接木筏与小树的绳索,木筏立刻成了“任飘摇”,首先就转了两圈,逗子就开始大呼小叫。

    二油猛喊:“都照我的动作,我喊一二,到三时一块用力划,我划这边,你俩也划这边,我划那边,你俩也跟着划那边。”

    文生大声喊:“好吧!”

    逗子喊:“要血命啦!”逗子为了排解恐惧放声怪叫,和水涛撞击山石的声音合在了一起,一个似地狱呻吟,一个像狼嗥。

    二油和文生忙着划“桨”,那筏子不听使唤。这段河面有二十几米宽,虽然表面看似平缓,水下却暗流涌动,木筏总是打转。

    逗子死死抱住背包和扶手,那扶手本來就是绳索拴住的,此时左摇右晃前倾后歪,不上十来次,逗子就开始难受了,肚子里比这河水还欢,立刻哇哇呕吐起来。多亏二油力气足也,他担心筏子散了架,就甩开膀子叫着劲:一二,一二!一阵阵猛划。最后,虽然那伐子按他的预定目标斜飘出百十米,但终于卡在对面岸边的几块探水石头中间,固定下来,那几块探水石连接着岸上的山坡。

    仨人静了下来,大口都喘着粗气,都能听清各自胸中“扑腾扑腾”的狂跳声。

    二油回头看,文生搭拉着头,逗子呆着眼直向水里瞅,嘴巴一张一张地吐不出东西来。

    二油稳住筏子,让文生先上那探水石,再把逗子拉上探水石,逗子一腚坐在石上:“俺娘唉,俺还活着,服了!”

    文生喘勻了气。对着水面又来了灵感:“当年狐眼仙师未得道时,单桨渡天河,破浪四百里,那时水中妖怪四起,爆激水恶周天弥彻,那四水精名曰击水魔娘无头鱼,喷流龙子三只眼,扬沙邪眼毒一汁,甩泥蝌黑尾刀。这四怪霸占天河无数时光,岂容狐眼天师摆渡成仙……就围住狐眼天师战在了一起!……”

    “唉……厉害了。”逗子垂着头高挑大拇指。

    仨人上了岸,回头看那木筏都吃了一惊,那木筏原本是方的,此时却歪扭成胡乱样。

    仨人坐在山坡上休息,也是凉晒衣服。逗子翻腾着自己的背包,指着二油子说:“二油,大发了,你不但差点要了俺俩的命,还泡了吃的,你那烧饼也会完蛋了,现在罚你作饭,看你这顿饭怎么做?”

    “唉?逗子,你又不讲理,刚才在河那边,俺说吃了再过河,是谁说的过河再吃呀?如果你在河那边吃了饭,河中间不吐死你才怪!”

    “那你说现在吃什么?”……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