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逗子见二油要让自已当众活吃麻雀,眼珠一转就说:“二油哥,看你这办法真是癞蛤蟆爬水坑……太笨!看我的吧!”

    二油认为逗子有什么更好的奇妙吃法,就把麻雀递给逗子:“你来,你来,可要活吃才行呀!”逗子连忙双手捧过麻雀,他突然奔到客厅门口,说声:再见!一张手,那麻雀就飘出门外,一翅飞向远方。逗子回到餐厅哈哈一笑指着二油说道:“你修的是那门子经?还想妄杀性命!”

    二油子就指着逗子说他耍癞。

    二油子和逗子的这一段逗乐,无意中,却让文生来了灵感,只见他凝神一想,眼晴就放了亮,低头自言自语道:“有了!应该这样写:当年灵变山的狐眼仙师专修《鸟翼经》,《鸟翼经》是一部绝世凌空真经,依据这部旷世奇经,一旦修成正果,必然肋生两翼,一飞冲天,端坐于祥云,如如释然。狐眼仙师心耕严谨,每日树上打坐,每当他打坐时,但见彩云笼罩树头,枝叶晶晶发光,百鸟齐聚集,是啄动天籁音。这位狐眼仙师三年后修成究竟圆满,自然是一飞冲天,祥云端坐,百鸟圈唱,香气缭绕,成就了仙人与彩鸟合一之境界…”

    大家如听评书,一愣一愣地,听他讲完,个个称奇,都说这小子出口成章。

    此时,二油酒劲上湧,大喝一声:“好!”他问文生:“这都是你那本《天地玄幻》书中写得?”

    “对,要写进去,我刚才受到二位老师捉放鸟的启发,来了灵感就构思出这一段。”

    “好!好文才!”二油瞪着眼道:“不瞒兄弟你说,俺也是逮住好书不放手的人,但是俺读的大都是些议论书,像厚黑三味,夫妻斗嘴十三法,路边遭愚计,钩心斗角忍着计等等……俺喜欢这类的书,俺也有心写点东西,但又苦于心无点墨,如果咱一同去中南山,俺也沿路向你学学,写点小品文发到网上当一回网络作家。多好!”

    文生一听很高兴,立刻同二油握手,端起酒盅敬二油和逗子一个酒。

    呵!大家笑声满堂,拍起了巴掌。

    “唉?二油哥,不对吧?”逗子斜视瞅着二油,非常俏皮地说:“俺记得你发过誓,说这辈子搞`单蹦’,刚才怎么听说在读什么`夫妻斗嘴十三法’!”

    “俺那不是为了教育你这家伙吗!”二油子哈哈大笑。

    话说,就这么皴劲,说到夫妻,恰巧逗子的手机就响起来了,铃声是一个小孩的录制声:俺妈来叫你了!快快快!俺妈……

    二油一听又哈哈笑,逗子听到铃声,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脸就变了色,他一把捂住二油的嘴,急用眼示意大家别出动静。

    逗子跑到客厅打开手机,看到视窗中,婷婷玉立就瞪着那种;对逗子而言是特有的“法官”眼睛。这眼神如同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极具穿透力,又像锤子,击在逗子的心上。二油溜到逗子的背后“哧哧”直笑。逗子连忙再走到客厅外的廊擔下,瞪着二油不让他捣乱。

    “怎么,二位大商人,又喝上酒了~”视窗内婷婷玉立说。

    逗子一笑:“小酒,小酒也~”

    “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你们忘了去干什么了吧,见了人家的酒就不要命!找死呀!”

    “不找死,找什么死呀,找人参,对,去找人参~~”

    “喝得不轻快~没人管了,耳朵也支升起来了~够自由得吧?……俺告诉你,等你回来,一定老实报帳,俺倒要看看你的酒钱一共花了多少?!”

    逗子一咧歪身子,不知如何回答……见二油指着他笑弯了腰,就把脖子一梗,眉毛一皱,冲着手机厉声道:“咋了咋了?毛病,找揍不成!男子汉喝酒不正常吗?等俺回去三拳两脚打你个乌眼青!算帳?算个俅!”他吆喝着,作了一个狠狠关机的动作,其实,他早己关了手机……呵!。

    二油见逗子这般训媳妇,还真信以为真了:“呵?行呀!啧啧啧,还真没看出来。”

    两人又回到酒席上。

    高队长招待客人一惯非常热情慷慨,见二油和逗子没有停酒的意思,还认为这二人酒量特大,就同那二位赔酒的人卯足了劲,轮流把盞向二油和逗子直顾敬酒。

    二油和逗子几乎同时“短了舌头”。

    逗子首先感到天旋地转,身子发软,他见有位陪客……不是一位,在他的眼里形成两三位,甚至更多……都一个动作地端着酒盅向他摇晃,敬他酒,逗子把头摆得有些速度:“哦,你们都来了……再让俺喝……俺就……啊!”没等说完,就依愣歪斜地向屋外跑,文生忙追上他,搀扶着他来到一棵树下,逗子张圆了嘴,尽情地呕吐起来,他醉得不轻,一边吐一边对文生说道:“媳妇呀~,俺再也不喝了……”说着居然还带出哭腔。文生当然没醉,他几乎没喝酒,看到逗子这样一付“尊态”,禁不住“咯咯”地笑起来……

    二油也让酒`治’傻了,他瞪着圆眼,一眨不眨,眼前处处在玩“飘移”,他那大厚嘴唇慢慢地开合,露出两排大板牙:“高……队……谢谢盛情款待,不亏是这位逗逗……铁哥们……不喝……啦……不……”说着,他就起身摸到沙发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的清晨,二油和逗子一觉醒来,吓了一跳,两人脑袋都“断了片”,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家弄到屋子来睡了一晚上。

    二油和逗子感到很惭愧,不知说了多少遍丟人呀!再不喝啦!

    逗子一想到他媳妇在视窗中的那眼神,那神态,就抽了自已一个嘴巴:“俺要再喝酒是条小狗。”

    ……

    在高队长的按排下,文生随从二油和逗子一起去中南山,高队长要用车去送。逗子同意,二油和文生却不同意,文生认为,他从小没吃过任何苦,从未体会到人生的艰难,徒步去中南山才有意义,一方面能够煅练身体见世面,更重要的是他想,沿途所见所闻,一定能激发出他的创作灵感,有助于他的小说创作,再者,文生愿和二油在一起,他觉得二油一定个很有个性内含的人,他对二油去找外星人有着极大的兴趣。在文生的心目中,二油可能就是高人!至于文生对逗子的看法,他认为逗子是个可爱的大好人。

    嘚!仨人商量一定,仍是徒步前行,计划着一个月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中南山。

    三位有心青年,

    各怀才艺梦幻。

    徒步神游山川,

    向那中南山脉。

    一路别有洞天,

    不畏吃苦艰难。

    顺利未必收获,

    嵯跎方能凯旋!

    仨个人一路聊着天,二油叮嘱走得别太猛,接受昨天腿抽筋的教训。仨人走到中午,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座高山,一条大河。这里前不巴村后不巴店,没有桥也没船,这里是原始地貌,一个未开发的地方,连个人影也没有。

    逗子当即一皱二锁眉,就对二油说:“俺说咋地,你非要走着,看你如何过这条河?”

    ……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