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二油和逗子喝完酒,乘着点酒劲又上路了,两人出了镇子,过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河,就沿着公路向西南方向走。走了大约十里路,来到一个分叉路口,叉路的不远处显露出一座村庄。

    逗子走着走着,猛然像踩上狗屎,急抬腿呲牙咧嘴,丝丝哈哈,他双手抱住小腿,倚在一棵树身上就开揉——他的右腿抽筋了。

    二油停下脚步,指着逗子哈哈大笑:“不行了吧……”

    突然,二油自已也眉毛一皱:“唉哟嗨……!”他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揉起腿肚子来。

    路过的人们瞪着这二位,还认为他俩不是撸架,就是被车撞了。

    两个人吭哧了一陣,腿肚子终于缓过劲来,愣怔一会,似乎再没勇气走下去。

    忽然,逗子的脑海里“蹦出”件事来,他指着前面的村庄对二油说:“哥唉,俺想起一件事,那村叫xx村,有位同学的妹夫的姨姥姥的什么人,在这个村委会里干村长,咱还是到他那里好好休息以下,借宿一晚上,先别整你那什么空手捉麻雀了,咋地?”

    二油一听直翻白眼:“俺说逗子呀,有个成语你知道不?叫`望风捕影’,你别给俺整这些没用的,反正你总是朋友遍天下,个个齐天大圣。你说的这是哪门子弯弯绕关系,十二杆子也够不着!”

    “唉?我说二油,你心里没数,别怪俺胸中有灯。你及然这样说,咱到那村,俺一准找到那位村长,这么着,俺找到后,你给人家送份礼咋样?”

    “行……好!走!”

    “走呗!”

    于是二油从地上站起来,逗子也离开树,两人试着走两步,还行……

    二油和逗子走进了那座村庄。呵!真是一座好气派的村庄,只见别墅排排成行,红瓦白墙绿树成荫,街两旁,轿车停放有序,院子里枝蔓花香,狗子汪汪。

    村委会设在村庄的中心广场,一溜大瓦房有村委会,医疗室,图书室,敬老院,儿童所。广场上还有十几架健身器械。

    二油子坐在广场木椅上,摆手让逗子去找村长,逗子就走向村委会的办公室。

    二油刚掏出手机,手机正巧铃声响起:夜深了你还没入睡,小红嘴飘飘来到了你的窗外……

    “谁呀。”二油打开手机,有人视频,是个苹果脸堵满了视窗,那嘴上的红色唇膏涂得够厚:“油大……大老板,嘴大吃四方先生,听说你和逗子访高人去了,怎地不叫上俺呀?”

    “哈……是大……大苹果脸呀!”二油作个鬼脸:“大……俺路上又不缺苹果啃,叫你干啥嘿嘿……”

    “啊呸!你个倔嘴驴,孬胖子,小心路上被蛇咬了,老虎吃了,等俺再见到你扭死你!”

    “哈……”

    这时,就见逗子果然领着一人向这边走来,这人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威猛汉子,他爽朗地笑着,大步近前来握住二油的手:“唉呀,二油老板呀,欢迎光临!”

    二油连忙站起,一边同这人握手,一边看着逗子。逗子向二油挤挤眼,介绍道:“这位就是村长高阔宝。”又向高村长介绍二油:“油大老板,批发书商。”

    “不用介绍,呵呵……”高村长道:“一看油老板就是个有学问有能力的人,看这额头!”

    “一般,一般。”二油应着,干咳一声,心想:逗子这家伙不知在人家面前咋又编排俺,嘚,这份礼算是送上了。

    高村长很热情,一手拉着二油,一手拽着逗子,说去家里喝茶。二油道:“高村长,你先走,我和逗子说句话就去。”

    “好,俺去家里沏好茶等着二位。”

    “一会见。”逗乐道。

    高村长走了……

    “咋样!”逗子眉毛一飞,对二油指示道:“快去买礼物吧哈。”

    “咋会事?”

    “什么咋会事,喝过两会酒呗。”

    “逗子,俺算服你了,你在人家面前编排俺是大老板,看这礼品咋买!这么着,我负责买酒,你负责买烟。”

    “呵,你认为俺傻呀,别来这一套,俺买酒,你买烟。”

    俩人吵吵着,走进一家村店,最后是二一添作五,一共化了八百多元。

    从店里出来,二油提着烟酒,一颠一颠地走,逗子抱了一箱啤酒,一瘸一拐地迈步。二人出了店直奔高村长家去。

    高村长迎在自家大门楼子外,一看二人买的东西,连口说咋这么客气,家里什么没有呀!

    村长的客厅漂亮气派,一挂红漆木雕家俱,壁上挂满字画,不亚于一个字画展厅,据村长说,他这些字画皆为大官名人所题,显耀处,竖立着一人高的巨石,上面镌刻着“泰山敢当”四个大红字,那字可不咋地,似乎是钢笔字放上去的,村长声情并茂地介绍,这字是那谁,谁谁……书赠与他的,到底是谁,终于没说清楚,三人仔细瞅那落款,似乎是那谁……谁呀?

    仨人正在猜,忽听院内有人干咳一声,高村长连忙迎出去,接进一年青人。只见这位年青人个子不高,身板清瘦,鼻子上架着一付高度近视镜,薄嘴唇抿着,鼻垂悬胆,面色白净,给人的印像是个文弱书生。虽然看上去他只有二十几岁,但神态老重持诚,一脸的严肃庄重,感觉比实际年零要大十岁左右。他衣服穿得也很过时,脚上穿的是军用绿布鞋。他进了门就坐在沙发上掏手机。

    高村长连忙制止他:“文生,先甭看手机,俺还没给你介绍呢。”然后对二油、逗子说:“二位老板,他叫文生,是我的亲侄,大专毕业,回村委工作,但这孩子志向高,一心爱文学,现在一股脑筋在写网络小说,网上发表了什么?”他一指文生,文生就说:“书名叫《天地玄幻》,是灵异。”文生听他叔说他写小说,立刻有点兴奋。

    “对,是《天地玄幻》,”高村长说:“俺抽空看了点,感觉写得不错,有几十人打赏了。二位老板,俺是说,文生的父母小学都没上完,没文化,教育不了这孩子,就把他托付给俺。俺是说,他要去中南山访高人指点,恰巧刚才俺听逗子说你们也去中南山,咋不结伴而行,缘份哪!放心,费用不用你们管。”

    然后对文生说:“文生,我和这两位老板是朋友,应是兄弟相称,你称他俩叫叔。

    二油和逗子听了高村长这番话愣了神。啥?到中南山访高人!逗子笑了:“高大哥,你说缘份半点不假,我这二油哥也是去修行,去找他当年的救命恩人,外星人飞鹰。”

    二油刚要止制逗子说下去,只见文生一下站起来。他走到二油和逗子的对面,“扑嗵”一声——他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