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

    逗子说:“哥唉,你既然决心走一趟,八匹马也拉不住,俺想问你是天上去,还是轮子去?”

    “哪能呀,为表示俺诚心,必需陡步走去!俺不管它山高路远,也甭计较沿途艰难,诚心是最快的速度;是最直的捷径。何惧它心志苦炼!……”

    “对!哥唉,你既然有这德行,俺也不勉多说几句,身上带点现金,不要放进包里,也别掖在兜里,更不要惴在怀里。”

    “那放在哪里?续进鞋垫里?藏在帽沿里?要不干脆塞在裤裆里!”

    逗子再呷口酒,两条飞眉一皱:

    “哥唉,俺经过认真考虑,再加上经验启迪,终于得出了结论,你还是把现金放在手机套里,并保证手机不离手,瞪着一路走,头撞大树别在乎。哥呀!一路上遇到村野小店,咱尽量避开它,见到美女就扭头,碰见凶人即转身,那涂脂抺粉的,都已过五十,小巧白嫩的要钱又捎带着命。渴死别喝化工厂流出的水,饿极了别吃过时的馍,打听路要找八十岁以上的问,见了笑脸的,注意你的包,看到丧脸的人,家中一定有悲哀,穿贵重衣服的可能是骗子,喜欢挥手的不定是官员……”

    “行了行了,天哪!兄弟打住,吁……吁……!”二油不耐烦了:“兄弟,总之一句话,不是咱的.咱不要,别人要咱得.咱也不给。谢谢提醒,哥我都记下了。”

    二人结了帳,出来酒馆,让夜风一吹更加兴奋,二人又围着一个街边的花坛转圈:

    “那是什么?”二油手指戳天。

    “哥,那都不认识?俺从小就认识它,比你离它还近点,它叫……月亮。”

    “不对,他不叫月亮,叫它独眼龙,另一只让……天……天狗吃……啦!”

    “什么天狗,你见过?”

    “怎么没见过?地上有啥天上就有啥?奶奶。”

    “奶奶。”

    俩人一个倒在花坛旁的木凳上,一个坐在了地上,风有些凉。一只野狗遛过来嗅嗅,直着眼就走了:这俩家伙不好惹。一只瘦猫过来,气得吹胡子瞪眼,狠不能跳上去挠人,因为那木凳原本是它晚上的睡榻,树上有只什么鸟呱唧呱唧嘴,就感到地面有些振颤,不远处大步走来一人,看影子就知道这位多胖大,看不清是男是女,头发有些乱,亮着大巴掌。

    二油和逗子牙缝里咝咝悠悠,正不知梦游何地(儿),就听见半空中响起炸雷,二油从凳上跳起来,逗子却歪在了地上下来人一伸手,揪住地上这位脸旁的什么东东,逗子猛爬起来:“唉哟!耳朵耳朵,我的耳朵!”眼前分明站着他的媳妇,恰似怒目金刚,又像索命女郎。

    “耳朵耳朵,慢点嗨……”逗子一溜大蹲步跟着媳妇是`那厢去了’。

    二油也醒了半拉子酒,摇摇头嘿嘿一笑:“这就是成家的好处……”忽然,他又鼻子一酸,心里好像不是嗞味,他抹了把脸再摇摇头,就向他的小书店走去……

    两天后,一个大清早二油给逗子发手机视频:“在吗?”

    “在!没死!”

    “看俺这套行头还行吗?”

    逗子逗起眼:“呵!行啊!”

    只见视频中的二油是“容光焕发”,额面倍亮,大圆眼珠子斜视着,杀力十足,那张阔嘴紧绷着,不用说一定吃得不轻快。再往身上看,一挂的明牌猎装,脚蹬越野踢踏鞋,肩背绿色旅行包,一只军用水壶一条白色毛巾,右手柱着木拐杖,左手拎着酒葫芦。

    “哈!真去呀……”

    “!”

    逗子左右瞅瞅,低声对手机道:“哥呀,一定要带上充电宝,找到恩人给俺打回个电话哈,祝你一路平安!”

    “没问题,兄弟,也祝你全家幸福,再见!”

    那边手机挂了,逗子一脸茫然,心想二油真特玛神了!逗子刚撂下手机,他媳妇婷婷玉立就堵在卧室的门口,一脸严肃:“谁呀,这么早打手机?”

    “噢,是二油哥。”

    “什么事?又去喝酒!”

    “哪呀,人家去访问高人,顺便在原林中办点人参来卖。”

    “啊?……你怎么不去?你知道这里一两人参多少钱?”

    “?”

    “快和他一起去,干正事我支持你,只靠这小书店能养活俺娘俩吗?快给他打电话!”

    啊?!俺娘唉……逗子狠不能抽自已两个大嘴巴子……多说了一句话……哪有什么人参的事,节外生枝!

    逗子的两眼溜溜转,就对媳说:“婷婷玉立呀,是这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俩铁了这么多年,这么好的事他怎么不叫上你?我给他说。”婷婷玉立掐起桌上逗子的手机,逗子想去夺,媳妇一搡,逗子即后仰到沙发上:坏了,要出大事了,逗子没法,急得直揪头发也!

    “喂,二油哥~~”婷婷玉立那声音酸不嘀,柔不唧,谁听了都够受的:“二油哥~~听出俺是谁了吗?……呵,你弟媳婷婷玉……挺好吧,前天晚上都怪俺~~那地黑,俺都没瞧出是你来……俺打手机是这么回事……”

    二油正兴奋地大步流星,走在去市郊的公路上,接到婷婷玉立的手机,有些意外,在手机中,婷婷玉立向他提到去釆集人参的事,让他一机灵,他捂住手机,脑子迅速地思索一阵,偷偷一笑明白了:逗子怕老婆远近闻名,他在媳妇的眼里毛病多,一贯不柱壮,常常乱支应,还爱在媳妇面前摆谱自已的朋友有多能,肯定是这么回事!俺可不能戳穿这个窗户纸让逗子陷入那“耳朵……耳朵!”外带跪搓板之痛,再说,逗子和俺作伴去有什么不好!至于人参一事,回來的时候在山林中买几斤,大都是真货,还很便宜,嗨!逗子无意中出了个好点子!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想到这,二油就对着手机说:“弟媳你真有主意,一定让逗子不虚此行,好呗,让我给逗子说说。”

    逗子正惴惴不安地准备着媳妇的最后“审叛”,就见媳妇眼睛一亮,把手机递给他,大巴掌拍他头,我这就给你拿钱去!”

    逗子拧眉瞪目,疑惑地从媳妇手中接过手机。他打开视频悄声道:“你答应了……能行吗?……哦?……噢……呵!……”逗子嘿嘿笑了,因为他早想奔向远山呆几天了。

    嗨又嗨!逗子一拍巴掌站起来……

    一个小时后,逗子和二油在公路上相见,二油嘻嘻哈哈地迎上他。俩人互相又是击掌,又是捶胸,然后并肩大步向前走。在逗子的心中,找外星人是二油另一码子事,散心购参才是他的正事……

    (下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