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向大地,一望忘记的大草原上,有几个孩童正在打闹。这里的帐篷不多,只是熙熙攘攘。

    骏马在草原上不羁的奔跑,蓝天白云朵朵。雄鹰在这里展翅飞过。此刻,在这草原的中间,有一片清澈的湖水,与天相接,如同这草原上的明珠一般。在这湖泊之中,有一名壮汉,正带着一名中年妇女,还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在和湖泊之中打捞着里面的水产品。

    “咻!”

    忽然的,天空有一物体落下。

    “砰!”

    砸在了湖泊中,惊起层层水花。也吓得这船上的几个人身子一抖,小船也差点被掀翻。

    那中年妇女紧紧的抱着那孩童,目光望着壮汉,道:“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这壮汉摇了摇头,道:“没有看清,不过好像是一个人。”

    “人?”中年妇女一听,立刻焦急起来,道:“那赶紧下去救人啊。”

    壮汉闻言,应了一声后,纵身一跃便跃进湖泊之中,片刻后,气喘吁吁的将一名昏迷中的人从湖泊捞起。

    “果然是个人。”壮汉一脸高兴的样子:“来帮帮忙。”

    壮汉与这妇女一同将这个昏迷了的人抬上了小船。

    这昏迷了的人,正是莫一鸣。

    壮汉给莫一鸣把了把脉,转瞬后露出一个笑容,道:“还有脉动,还没死,只是昏迷过去了。”

    这中年妇女闻言,也是松了一口气,道:“那我们先把他弄回家吧,此人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看他这身狼狈样,衣衫破烂,定是被仇家追杀,怪可怜的。”

    这壮汉犹豫了一下,道:“可是……看此人穿的服饰,应该是南山之人啊。你也知道我们北荒与南山一直在开战,若是被他人知道,我们救下一个南山的人,是要被惩罚的。”

    中年妇女有些着急,道:“现在那还有时间去关心那些,救人要紧,我们部落离总部还很远,再说了,待他恢复以后,他自行回去就好了啊。”

    壮汉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待天逐渐黑透,这一家三口便领着莫一鸣往草原外的一个部落走去。

    这个部落并不大,不到百家住户,此刻只有一些还亮着烛光,大部分都已经睡去。

    壮汉背着莫一鸣,匆匆的进入房间之后,将其放在了床榻上,然后升起了火,房间很快升温。

    中年妇女在一旁忙碌的张罗了晚饭,用鱼煲汤。那孩童的眼珠子直转,好奇的打量着昏迷中的莫一鸣。

    “虎子啊,你千万不能出去说,我们领来一个哥哥。”

    妇女叮嘱着这个孩童说道。

    这孩童很懂事,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夜越来越深,房间内弥漫着饭菜的香味,不知是因为菜香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惊醒了昏迷中的莫一鸣。

    莫一鸣干咳了两声,身子极度虚弱,睁开眼后看见这里极为陌生,想要站起,却又无法站起。

    “你醒了。”壮汉微笑着说道,关切的眼神让莫一鸣望去之后,极为温暖。

    中年妇女端着热汤走了过来,道:“来,来,来,你身子这么虚弱,先把这碗鱼汤喝了。”

    中年妇女说着,壮汉便把莫一鸣扶了起来,然后用勺子小口的给莫一鸣喂汤,无微不至。

    孩童在那里高兴得手足舞蹈:“哥哥醒了,哥哥醒了。”

    莫一鸣喝了一口汤之后,感觉气色恢复了一些,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还是能听得清楚:“谢谢你们救了我。”

    中年妇女一边给莫一鸣喂着补汤,一边说道:“从天空砸下来,不死已是万幸了,必有后福。对了,你怎么会从那上面掉下来?是被人追杀吗?”

    莫一鸣点了点头,道:“嗯,被人追杀,对了,这是哪里?”

    “这是北荒。”壮汉回答道。

    莫一鸣一听,不由得身子一颤,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进入穿过那风沙之后,就来到北荒。

    “你是南山的吧。”中年妇女说着,又喂了一个热汤。

    莫一鸣见得这一家三口都没有坏意,点了点头,道:“是的。”

    “还想回去吗?”中年妇女继续问道。

    闻言,莫一鸣摇了摇头,眼神很坚定,道:“不想回去!”

    “这些天你身子不好,就在家好好休息着,我让虎子在家陪你玩,千万不能出去,如果被别人看见你是南山之人,传到总部的话,你可能就要被赶出去。”

    中年妇女说完,将最后一口热汤喂给了莫一鸣之后,便放下了碗,然后关切的看向莫一鸣,继续说道:“看你年轻不大,但从你眼神中,仿佛经历了许多事情一般。”

    这一句话,如激荡到了莫一鸣的心神,使得他身子一颤间,思绪万千,无数回忆涌上心头。

    “我恨南山!”莫一鸣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中年妇女微微一笑,道:“人生在世,日子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何必生活在仇恨之中,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下,或许就会释然。有些东西,既然无力挽回,就不要让其延续下去,那样痛苦的,还有更多的人,恨的,也一样。”

    莫一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中年妇女叹息了一声,他能从莫一鸣刚才的眼神中看出莫一鸣承受了太多,可是她又不知道莫一鸣究竟承受了什么,她只是隐约觉得,莫一鸣的这一次出现,与南山肯定有着不可抹去的关系。她见着莫一鸣的眼睛流出泪水,并未说话,而是默默的起身,道:“虎子,你今天晚上就陪着哥哥。”

    虎子点了点头。

    这中年妇女便与这壮汉走了出去。

    待他二人走了出去之后,虎子脱了鞋子,一下就跃到了莫一鸣的身边,轻轻的抹去莫一鸣眼角的泪水:“哥哥别哭,阿妈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莫一鸣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虎子,道:“你叫虎子?”

    虎子点了点头,道:“是啊,是阿爸给我取的名字。哥哥饿不饿啊,虎子给你弄点吃的。”

    莫一鸣摸了摸虎子圆溜溜的头,道:“哥哥不饿,哥哥以前也有五个哥哥,分别叫大虎、二虎、三虎、四虎、五虎。”

    虎子咧嘴一笑,道:“我是小虎。”

    莫一鸣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后来,哥哥的这五个哥哥都死了,都为了哥哥死了……”

    莫一鸣说着,眼圈再次红了起来。

    “哥哥不伤心,哥哥还有小虎,小虎长大后保护哥哥,不让别人欺负哥哥。”

    “多谢小虎。”

    “对了,哥哥,你知道为什么南山一直要与我们北荒打仗吗?”

    “哥哥不知道,哥哥不喜欢战争……”

    “虎子也不喜欢,虎子喜欢天天跟着阿爸阿妈,不喜欢打仗。”

    “南山大吗?哥哥?”

    “很大。”

    “对了,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哥哥叫莫一鸣……”

    “以后虎子就叫你一鸣哥哥,一鸣哥哥,你给虎子说说南山有那些地方好玩,据说那里修仙的人很多。”

    “南山啊……到处都是山脉,不像北荒,是草原与荒漠。南山有很多宗门,有很多村庄,也有很多部落。”

    ……

    夜越来越深,虎子已经睡着,莫一鸣也渐渐的沉睡过去。

    第二天正午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似迎来了什么喜庆的日子,小虎醒来用力的摇着莫一鸣:“一鸣哥哥醒醒,祭祀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