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力道来得太突然,使得这戴着面具之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身子便被那挣脱开来的提炼抽飞了出去。

    这一幕,使得众人大跌眼镜。没有人知道,莫一鸣身子出现这股突兀的力道,从何而来。

    这股力道,明显要比这戴着面具之人强上一些。

    也因此,束缚在逸尘身子周围的无形之力也随着那戴着面具之人的倒飞而消散。在他出来的一瞬,他立刻就感受到了此刻从莫一鸣身子传出的修为波动。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这股修为波动并非是来自于莫一鸣本身,而是来自于外界,但究竟是来自于谁,他并不知道。

    那戴着面具之人勉强的站住之后,看向站立在天空的莫一鸣,忽然冷笑一声:“没有想到,你小子身上的法宝倒是挺多。但这股修为之力是外界留下的吧,我倒要看看,这外界留下的修为之力能支撑多久!”

    此人说完,没有太多的招式,也没有默念什么,仅仅是一掌挥出间,在其前方,出现了一张巨大的手掌幻影,这幻影似蕴含了无穷的天地之力,好似能镇压天地。

    唯有莫一鸣知道,此刻他发出的,正是烟灯给他体内留下的最后一道意念之力,这道意念之力维持的时间不会太久。

    当这手掌幻影呼啸而来的一瞬,莫一鸣也没有太多的招式,仅仅是一拳挥出间,一个白色的拳头幻影呼啸而出。

    “砰!”

    两股修为之力撞击在一起,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炸响之声,更有大量的修为余波,向着四周扩散的同时,掀起了地上碎石飞溅,整个西峰,如同爆炸一般,卷起了层层波浪。

    而随着这声音的回荡,莫一鸣的身子依旧没有移动,反倒是那戴着面具之人,踉跄的退去几步,但并无大碍。

    “再来!”

    稳住身子之后,这戴着面具之人猛地一踏地面,整个西峰猛地颤抖一般,甚至有无数大石滚落。在其后方,大量的尘土与碎石飞溅而起,被他用修为之力束缚住后,继而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这骷髅的眼睛中燃烧着两团蓝色的火焰,看去极为妖异。

    在其成形的一刻,立刻向着莫一鸣咆哮而去。

    这一击,让莫一鸣明显的感觉到比上一击强上许多。莫一鸣此刻双掌挥出,两张手掌幻影再次幻化而出,与这骷髅头形成了撞击。

    又是一阵狂风破浪,整个西峰再次震颤起来。

    但莫一鸣并没有打算与他继续战斗,他知道烟灯的意念之力不会维持太久,他必须要利用接下来的时间,继续逃亡。

    他要……远离南山!

    所以,在那戴着面具之人再次退去之时,莫一鸣身形一化间,直接来到五虎的面前,一把将五虎收入百川袋内。

    “五个哥哥,我带你们走!”

    莫一鸣沉吟一声,没有去理会身后的人,脚掌一踏间,顿时化为长虹冲上天空。

    借助着烟灯的意念之力,再加上此刻乾元宝扇被他操控在脚下,眨眼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追!”这戴着面具之人一声令下之后,只见北太玄、南旭阳和东皇子,还有魂玄机四人冲出。

    可有了烟灯意念之力的帮助,莫一鸣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此刻疾驰中,仅仅是数息的功夫,已经将后面的人拉到几十里之外。

    莫一鸣就这样疯狂的疾驰,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去那个地方,他只知道要远离南山,远离这些是非。他似乎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出现,都会给身边带来伤害。

    脚下是无穷无尽的大山,此人莫一鸣已无心观赏。他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只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将五虎的尸体,好好的安葬,不让他们受任何打扰!

    魂玄机等人在后面疯狂追赶,虽然不能看见莫一鸣的身子,但却知道他逃亡的路线。

    很快,半个时辰就已过去,在这半个时辰后,莫一鸣已经明显的感觉到烟灯的意念之力渐渐的消散,他的速度也开始减慢。而此刻在他脚下的,已经不是那连绵不断的高山,已不是那绿树葱葱,而是隐约的出现了一些荒漠的地皮。

    “我虽然拉开了一些距离,但以现在的速度,要被他们追上的,定会很快。我必须得先找一个地方藏起来。”

    莫一鸣下意识的看向四周,此刻荒地越来越多。根本没有合适的隐藏地点,于是他又继续前行。

    两个时辰之后,依旧不能看见任何适合隐藏的地方,而就在这个时候,莫一鸣忽然察觉到背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触碰到。

    “莫一鸣,我看你还能逃多久!”

    这无形的力量应该是神识的扫视,只能察觉到,却不能造成伤害。而那戴着面之人的声音,也随之回荡开来。

    莫一鸣一惊,心想着他们越来越近,于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的速度加快。

    但这根本无用,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那戴着面具之人。

    渐渐的,莫一鸣能感觉到一股越来越强的威压,这威压使得他骤然回头望去,能看见一道黑色的长虹正疾驰而来。

    这黑色长虹的速度着实太快,眼看就要来到莫一鸣的身边,莫一鸣很清楚,只要此人现在抓住自己,他必死无疑,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保命的法宝。况且豆豆还没有苏醒。

    而在莫一鸣的前方,竟然有一处漫天风沙的城墙,好似一个屏障,不让外人进入。此刻这风沙呼啸的声音,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令人闻之丧胆。

    莫一鸣并不知道这风沙后面是什么,但前后是死,他并没有多想,身形一化间,直接冲进这风沙之中。

    当莫一鸣冲进这风沙之时,只觉得天昏地暗,一下就昏迷过去。

    那戴着面具之人来到这风沙面前,脚步蓦然一顿,眼睛微眯:“自寻死路倒也省事,这风沙后是焚仙崖,进入不能使用任何修为之力,处于昏迷状态,掉入此崖,不死也残废。此地已属北荒,即便不死,北荒的人,也不会放过你……”

    此人沉吟一番后,衣袖一甩间,便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