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威压着实可怕,光是那掌印出现的一瞬,天空乌云便翻滚起来,甚至这整个西峰,都有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使得这些感受到的弟子,一个个呼吸略显急促。ωヤノ亅丶メ....

    即便是逸尘也是如此,在这手掌幻影出现的一瞬,他的身子传来一股强劲的抵触之力,甚至那手掌还在接触到他,在他周围的大地,直接凹陷下去,呈一张巨大的手掌模样。

    逸尘此刻已经来不及多想,此刻只能全力反抗,他双手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掐诀,嘴中默念着什么,不知道是在念着什么术法,又好似在启动着某一种天地法则,向上推出时,在其上方,赫然的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诡异字体。

    与其说是字体,倒不如说是某一种符文,旋转间散发着阵阵白光,与这巨大的手掌幻影,形成了抵抗。

    纵然如此,这手掌依旧缓缓落下,逸尘发出的攻击,依旧没有取到太大的作用,只见这手掌压下后,顿时大地掀起狂风,将周围的大量修士直接吹散,而逸尘脸上也随之涌现出痛苦之色,费力抵抗后,其双脚已经陷入地下,正在缓缓下沉。

    成缘碧一脸慌张,此刻她已来不及多想,双手向后一甩,身子向前一倾间,四条白色的丝带顿时从她身后呼啸而出。

    这四条丝带原本并无什么奇异之处,但蕴含了成缘碧的修为之力后,就如同四根锋利的冰柱一般,直击这巨大的手掌幻影。

    可显然成缘碧的修士之力明显不够,当这四条丝带刚刚接触到那手掌幻影的一瞬,这手掌幻影不但没有丝毫的损伤,反倒是那四条丝带齐齐化为粉碎。而成缘碧的本身,更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后,倒飞出去。

    这手掌幻影并没有继续向前压去,而是反手一挥间,强劲的力道直接将逸尘扇倒飞出去。

    “所有人,都停住。”

    在逸尘倒飞出去的时候,这手掌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句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如具有震慑之力般,随着这声音的回荡,那手掌幻影渐渐的消失,从内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衣带着面具之人。此人出现时,就有一种与众不同之感,让人望之敬畏。

    实在是此人的修为果然不俗,刚刚与逸尘交手时,仅仅是那么简单的一击,逸尘却毫无还收之力。

    要知道,逸尘的修为,是可以战胜北太玄、东皇子和南旭阳的!可是,此人竟然如此轻松的击败了逸尘,此人的修为,究竟可怕到了那一种程度,没有人敢去妄加猜测。

    或许在这里,唯有北太玄、南旭阳、东皇子、钱进财以及魂玄机认识此人,此人正是他们的宿主!

    所有人都定住了,他们望着此人时,有一种惧怕之感,不敢出声,更不够动弹。

    他们很清楚,此人若是想杀他们,仅仅是动动手指!

    逸尘倒在地上,口中有鲜血溢出,他很清楚他的修为在化神后期,此人的修为,绝对在无量!

    他想站起,但试了几下后,却始终无法站起,这并不是因为他受伤太重的原因,而是他周围似有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

    “别挣扎了,你是站不起来的!”这戴着面具的人看向逸尘,淡漠的说道。

    “你是谁?”逸尘好奇,但更多的是不甘与愤怒。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来只是为了莫一鸣,我要把他带走,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

    此人说完,径直的望莫一鸣的方向走去。

    “不要动我的小鸣鸣!”无恒一惊,身形一化间,顿时出现在此人的面前。

    但此人连头都没有回,仅仅是反手一挥间,无恒的身子便倒飞出去。

    此人并没有去注意无恒伤得重与否,他看着神色有些呆滞,眼角还带着泪珠的莫一鸣,淡声开口:“怎么,还在伤心?”

    莫一鸣并没有回答他,但心中的怒意已经到了极致。

    “给过你机会了,可你不珍惜。机会只有一次……”

    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莫一鸣,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这戴着面具之人,这一看,让这戴着面具之人不由得心神一颤。

    这种眼神就好比一把无形的利刀,还未接触,就已扎入内心深处。这种眼神,是由无尽的怨恨与不甘所化!

    “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莫一鸣说着,看了看北太玄等人,嘴角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些天的疑惑,忽然迎刃而解。

    “我说得对吗,魂玄机?从那天你叫我加入南明,我否决后,你说雷啸有危险,然后让我进入南明战场,北太玄、东皇子、南旭阳他们紧跟其后,看见我救人的一幕,插手了凡间生死之死。所以这一次雷刑之苦,你们几乎带走了所有宗门的弟子,来到西峰,就是为了此战。而你们也需要一个靠山,这个靠山,真是他吧。”

    北太玄、东皇子、南旭阳、魂玄机四人听到后,不由得面红耳赤起来。一个个变得哑口无言。

    “我莫一鸣真是让你们煞费苦心啊,竟如此处心积虑的对待我。”莫一鸣说着说着,忽然仰天一声大笑。

    “你很聪明,但你不识时务,即便是如此,西峰从今日也不再是逸尘所管了。”这戴着面具之人冷声说道。

    “归谁管,已经不重要了,宗门的规矩实在束缚我太多,修炼若是为了自己,又有何意义。而是你们,既然要针对我,那便针对我,为何……要杀我五个哥哥!为何!”

    莫一鸣的话语说到最后,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要跟我走。你知道的,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的话,我可以轻松的将你带走……”

    这戴着面具的人说话似乎没有给莫一鸣留退路。

    “哈哈!”莫一鸣大笑一声,继续说道:“你们杀了我至亲之人,还要我莫一鸣跟你们同流合污,你当我莫一鸣是谁?是故作沉稳的魂玄机?还是傲慢无比的北太玄?还是心机重重的东皇子?亦或是墙头草南旭阳?我呸!”

    莫一鸣说完,往这戴着面具之人吐了一口口水。

    “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戴着面具之人的声音,开始变得愤怒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便送你上西天!”

    此人说完,五指握紧,再次张开间,其手掌内顿时有一团蓝色的妖艳火焰升起,这火焰升起的一刻,周围瞬间变得干枯起来,即便是流淌在地上的血,也瞬间变成了血块。

    逸尘一惊,知道这团火一旦放到莫一鸣的身上,那么莫一鸣定然会灰飞烟灭。

    “一鸣!”谢无常离莫一鸣有些距离,此刻他不顾一切的快速冲出。

    无恒已顾不上身子的伤势,身形一化间,再次冲出。

    在众人还在担忧之时,忽然的,莫一鸣的身子,迸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