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一鸣的嘶鸣声,惊天动地,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痛苦。当那闪电激荡在他身上时,那种被电击的感觉,使得他想颤抖,但却被铁链束缚着,无法颤抖!

    任凭那一丝丝电流穿透他身子的每一个细胞,进入他的骨髓,汇入他的血液,让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痛苦!

    逸尘无比纠结,他知道北太玄等人此行前来,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若是现在出手拯救莫一鸣,那么就意味着违反了宗门规矩,若是不出手,那么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一鸣受苦,这般感觉,如同千万只蚂蚁在他内心爬,异常难受!

    “还有九次,只要承受了这九次,就算过了!”

    在这般时候,逸尘也只能在内心暗暗的安慰自己。

    咻的一声,一道长虹从天而降,出现时赫然是无恒的身子。

    他怒视着北太玄等人,高声道:“怎么,今天来西峰是想打架的吗?快放开的小鸣鸣。”

    “师尊难道不知道宗门规矩吗?”东皇子开口说道。

    “宗门规矩还需要你给我讲?这样对待我家小鸣鸣,是几个意思?”无恒越说越气愤。

    南旭阳自信十足,道:“既然师尊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我便拿出来给你看一次。”

    南旭阳说完,顿时通幽镜再次出现,里面的幻象浮现出来之时,让无恒看得一清二楚。

    无恒淡笑了一下,道:“连南明战场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真的是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你们跟踪我家小鸣鸣很久了吧,算计西峰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吧,真是害你们操心。也不知道我西峰何德何能,让如此上心。”

    “偷鸡摸狗的事情,这不是无恒师尊您最擅长的吗。我们现在只是按宗门规矩办事,还望师尊不要阻挡!”

    北太玄说完,手指对着天空赫然一指,顿时在那滚动的乌云中,一道更为狂暴的闪电呼啸而来,被其一甩间,直接激荡在那十字架上。

    这一道闪电击中后,莫一鸣的发丝直接竖立起来,身子在嘶鸣中,口中吐出的都是黑烟。

    他的脸庞也已经乌黑,但他的眼中满是怒意,内心极度不甘。

    “你们告诉我,修炼是为了什么!”

    他嘶鸣一声,牙关咬紧,望着北太玄与南旭阳等人,似要将他们的面孔,一个个的牢记在心。

    东皇子冷哼了一声,手指一指天空,从那乌云中,又有一道闪电训着他的修为之力被其一甩后,直接激荡在那十字架上。电流通过铁链传播,传向莫一鸣的身子,使得莫一鸣的全身上下,都穿梭着白色的电流波动。

    “啊……”

    莫一鸣的嘶鸣声,更加撕心裂肺,这种疼无法形容,甚至比血肉分开还要严重。

    与此同时,五虎急匆匆的赶到这里,看到莫一鸣那般受折磨的模样,眼中流下泪水,扑通一声跪在逸尘的面前:“宗主,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六弟吧。”

    逸尘深吸一口气,他知道现在自己骑虎难下,但又不知道如果拒绝五虎。

    “只要撑过十道,就算过了,现在他已经撑过三道了。”

    大虎哭着说道:“你看看六弟这个样子,能撑过十道吗。”

    实际上,逸尘内心也没有把握莫一鸣能不能撑过十道,毕竟北太玄等人此行前来,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们选择了天气最为恶劣的时候,这一次前来,其目的就是要莫一鸣死!

    但若现在出手,死的就不仅仅是莫一鸣一人了!

    若不出手,莫一鸣或许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即便是被废去修为,也是值得的。

    所以他闭着了眼睛,没有回答大虎的话语。

    大虎抹去眼角的泪水:“不救,我自己救!”

    大虎话语落下,猛地冲出,奔向那十字架。

    “真是兄弟情深啊,不过任何阻止雷刑之苦的人,都得死!”

    北太玄沉喝一声,在大虎还未接触到十字架之时,一股狂暴的修为之力顿时击中在他的身上,使得他喷出一口鲜血后,直接倒飞出去数米,倒在地上,睁着眼睛看着莫一鸣,似有不甘。

    “大哥!”莫一鸣在那十字架上,撕心裂肺的叫着。

    “六弟,二哥来救你!”

    “六弟,他们不救你,三哥来救你!”

    “六弟,四哥绝不会看见你受苦!”

    “六弟,五哥来保护你!”

    此刻,其余四虎的脑海已经一片轰鸣,他们已经顾不得生死,既然大虎已经死去,此刻他们死的决心,更为坚定。

    所以在话语落下后,他们同时冲出。

    “不要!”莫一鸣嘶鸣一声。

    可一切都已太晚,当他们冲出之后,就被一股狂暴的修为之力击飞出去,最后砸在了大虎的身边,动弹不得。

    “啊……”

    莫一鸣仰天嘶鸣一声,其声音惊天动地,心底的痛比这雷刑之苦还有痛苦万分。他眼睁睁的看着爱护自己的五个哥哥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莫一鸣怒吼着,眼中带着疯狂之色,其疯狂之下还有一抹杀意。

    逸尘呆滞在那里,好像在忏悔着什么。

    无恒更是哭得泣不成声,蹲在五虎的旁边,努力的摇着他们身子,试着让他们醒来。

    “宗主,你告诉我,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这一刻,莫一鸣并没有问所有的人,而是将目光注视在逸尘的身上,使得逸尘的身子赫然一颤间,不由得脑海中回荡起了莫一鸣的这一句话。

    他不知道该给莫一鸣如何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他的确也不知道,自己修炼,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你们,如果今天你们不把我弄死,将来,我一定会让你们加倍奉还!”

    莫一鸣看向北太玄,怒视东皇子,又转头看向南旭阳,其语气带着坚定,让这三人听到后,都不由得身子一颤。

    “既然想死,那还不简单!”

    东皇子沉喝一声,与北太玄和南旭阳对望了一眼之后,手指顿时对着乌云一点,顿时在那滚动的乌云中,有三道狂暴的的闪电,汇成一道后,从天空呼啸而下时,如同发狂的巨龙。

    这一道闪电若是击中在莫一鸣的身子,即便不是,也定是残废!

    此刻,逸尘的神色赫然一变,一股战意由内心升起。

    “修炼是为了什么,若自己的弟子都无法保护,那我修炼,又何用!”

    逸尘怒吼一声,其身子有一股狂暴的修为之力蓦然间爆发,澎湃出来时,被他化为一道白色的光柱,对着那闪电一挥间,顿时那闪电化为了无数白光,溅射出来。

    “既然逸尘宗主都出手了,那这一战,不可避免!”

    钱进财冷笑一声,这一刻他已等待了许久。